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任务第五天,言若水还需寻找到三件文玩,这次她没有犹豫,进入古玩市场就直奔昨天购买金丝楠老料手串的那一家店铺。

     昨天因为时间不够,言若水急急忙忙就赶去学校,店铺里有很多东西都符合言若水的任务要求,今日要具体看看。

     “老板,给我找性价比高的老料金丝楠,成交价能够在一万元之内的!”

     经过几天的学习,言若水明白光靠自己的眼力是不够的,很多东西还是要靠问,让店家推荐东西给她,为了不砸招牌,东西自然是比较信得过,这样可以省去她许多精力。

     女店主见到言若水,显然是认出了她,有点惊讶言若水买了一串手串还来店里购买其他东西,不过,谁也不会嫌客户东西买的少。

     “美女,还是和昨天一样要老料吗?对花纹有没有要求?”

     “花纹没有要求,但是料子一定要老,越老越好!”

     意向明确的客户!女店主心里有了底。

     将言若水安排坐下,女店主思考片刻,之后从柜台后的架子上取下几个笔筒,而后又从远处搬了几张茶盘过来。

     笔筒纹路众多,有山水纹的,有虎斑纹的,有水滴纹的,有火焰纹的,各种各样的纹路让言若水仿佛观看了一场视觉盛宴!

     但是相比茶盘,笔筒又不够看了。

     精美的开盘和雕工,自然的流线,甚至有一些地方保留着原木的错落不一,格外有一番风韵。

     茶盘之上,有的金丝只聚在一处,却被巧妙的设计成了整张茶盘的点睛之处;有的纹路多变,山水纹、水波纹两者相间,并配上隐约的龙鳞纹,雀屏纹等等,整张茶盘显得格外出彩。

     笔筒有笔筒的好,相对来说价格较低;茶盘有茶盘的好,极大又极富色彩,年份久远的几率比笔筒高数倍。

     正当言若水坐在货柜前细细观察这些东西的时候,背后传来了脚步声。

     估摸着是店里的客人,言若水头都没抬,继续研究她的笔筒和茶盘。

     “若水?你怎么在这?”

     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言若水背脊下意识的僵了一下。

     抬起头,入眼的是李康建与他的现女友,只见女生眉头轻蹙,一张楚楚可怜的脸上露出不悦,敌视的望着言若水。

     这就是他的新女友?一朵白莲花?

     一时无言,空气里仿佛有一种尴尬在漂浮,还是李康建最先反应过来。

     “若水,这是我女朋友杨柔柔,柔柔,这是言若水”

     带着现女友偶遇前女友,居然还友好的给彼此相互介绍,李康建的这一举动让言若水下意识的皱眉,难道他认为分手后的男女朋友还可以无所谓的做朋友?就算是为了照顾现女友的感受,也该装作不认识她吧,或者寒暄一下就走人,现如今这样一番举动,白莲花和她都十分尴尬,李康建看不出来?

     觉得分手就该保持距离的言若水对李康建的介绍十分冷淡的嗯了一声,而后低头继续看她的笔筒和茶盘。

     “康建,我们走吧”

     似乎明白李康建的不对劲,白莲花,也就是杨柔柔下意识的拉住李康建的胳膊,撒娇的提议道。

     李康建望着言若水白皙柔滑的后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后又察觉到杨柔柔期盼的眼神,心里一番纠结,最后还是和杨柔柔一同离开了。

     今天李康建突如其来的做派,让言若水心下不是很舒服,当初潇洒答应分手的人仿佛不是他,如今这幅模样是做给谁看?!

     李康建二人的小插曲让言若水分心了一阵,而后因为金丝楠笔筒和金丝楠茶盘的难以抉择让言若水将前面的情绪抽离,投入到了任务中。

     “这些笔筒都什么价格?”

     从众多笔筒中挑出成色看上去最老的几个笔筒,让女店主一一报价。

     “这个水波纹的笔筒五千块,这个火焰纹的笔筒六千块,这个虎斑纹的笔筒三千五,还有这个,瘤疤樱子的笔筒,虽然你说一万以上不考虑,我还是想让你看看,这个笔筒可是真不错,要价三万!”

     言若水拿起女店主推荐的笔筒,这是一款满瘤疤樱子的笔筒,在所有纹路中,瘤疤樱子是个特殊的纹路,在所有木头纹路里面是最少见也是价格最贵的一种,论起收藏价值,瘤疤樱子的收藏价值可谓一枝独秀,从来都只升不跌。

     好东西自然价格也贵,但言若水此刻买文玩不是为了自己收藏,而是因为任务所迫,她找的是老料,是古董,是有历史,有时间的东西,这个瘤疤樱子笔筒单单价格这一方面就超过了她的预期。

     “老板,瘤疤樱子笔筒确实贵了,你还是给我说说我选的几个笔筒,你给个最低价,让我考虑考虑”

     女店主见言若水对于瘤疤樱子笔筒确实不感兴趣,点点头将笔筒移到一边,又将言若水挑出了三个笔筒放到面前。

     “美女,我不知你对于金丝楠有多了解,但在这里我要和你讲清楚,我的价格是实在价,要是前段时间,这个价格翻上两倍我也卖的出去,是真心不能少”

     言若水摇摇头,“老板,金丝楠价格跌的那可是相当于一泻千里,而且你也说是前段时间了,前段时间的价格又怎么能与现在的价格相比,之前金丝楠价格好比黄金的话,现在就是比银子,当然我可能夸张了点,但事实确实如此”

     女店主一听这话,就明白言若水对金丝楠这一段时间的价格把握的清楚,但她到底是生意人。

     “美女,正因金丝楠如今价格跌入谷底,才是收藏的好时机,金丝楠在古代那可是‘帝王之木’,更有‘文人之材’称号,古代民间要是有擅用金丝楠木,那可是大罪”

     没等女店主说完,言若水接着道:“金丝楠作为‘皇木’,在皇室贵族心目中有举足轻重的分量,我说的对吗,老板?”

     女店主一愣,“对,你说的不错”

     原以为把金丝楠描述的高不可攀便可抬高价格,不想言若水也熟知金丝楠典故,女店主尴尬的笑了笑。

     不想浪费时间,言若水直接道:“老板,金丝楠现在是什么价我们心知肚明,你不用刻意说明金丝楠以前的辉煌,我们只看现在!你给个实价,我考虑一下,这次我可是想买三件金丝楠文玩,要是你价格对了,我就全在你这买了!”

     一记重磅炸弹砸下,女店主闻言精神一震,就按照言若水的要求来看,三件文玩,合起来的价格起码超万了,这是个大客户啊!

     思考了一会,女老板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