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初入地狱
    暗红色的天空,在血色的天空中依然猩红耀眼的太阳和同时升起的紫色月亮,这里是哪里?自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而除了那遥远广阔的天空外,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围上了一群奇形怪状的“人”,他们的长相大多不符合正常人的审美观:坚硬的犄角、像蝙蝠一样的翅膀、尖锐的爪子和坚固的鳞片,以及各种颜色的皮肤。

     “这里是哪里啊?”这是一个疑问,当然他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到了那里,不过自己不应该去阴曹地府吗?怎么跑到地狱来了。

     “这里是地狱,你已经死了,迷惘的亡魂啊,有兴趣找份工作吗?这份工作可以让你免受炼狱之苦,干得好的话甚至可以成为魔上魔,当个有领地的贵族大老爷。”怪人,不,或者说恶魔中最高大的一个家伙站了出来,他浑身长满倒刺,背上还背着个巨大的锤子,那锤子柄都比自己整个人都粗。

     “等等,让我缕缕,我死了,然后来到地狱,为什么是地狱啊。”该不会是因为莫名其妙的错误让自己来到地狱了吧,那岂不是外交事件,不过仔细想想哪怕去了阴曹地府自己最后还是得投胎转世,似乎结果都一样,而且地狱似乎有公务员可以当?

     “因为这里是西宇啊,死在西宇的家伙,身前无大罪便死后堕入冥界,身前至少有一大罪便会堕入地狱,而你说的阴曹地府是东宇死后的事情了,你所生活的位面处于东宇和西宇之间,所以死后生灵判完罪过后便随机投入轮回之所,你应该庆幸现在的地狱在英明神武的撒旦陛下带领下实现了现代化改革,否则来到地狱你将会生不如死,最后转生恶魔,而如果你进入冥界灵魂则会被打得魂飞魄散然后成为冥河的一部分。所以我说阴曹地府的措施实在太仁慈了,不是吗?”

     等等,老哥你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搞毛啊,感情来到地狱和冥界都这么惨,我要回阴曹地府,我要见孟婆,我要见阎罗王,我为华夏立过功,我为了祖国流过血,你们不能这样!

     “安心啦小鬼,那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地狱随着改革开放现代化来后越发展越好,并且与多界有业务沟通,你如果愿意为地狱打工的话,身份是万界通用的,你在神界就是神使、你再冥界即为冥卫,你在地府即为鬼差,以后去阴曹地府办理投胎转世业务或者还阳业务都好办的多!”

     这恶魔大叔一看就是过来人,瞬间笑了起来,还露出一副我看好你,并且循循善诱起来:“如果不想工作那更简单,我们这边是非常自由的,只要你下炼狱慢慢偿还自己犯下的罪过即可。”

     这么皿煮?个屁啊,只要脑子没问题都会选择为地狱工作吧,谁想下炼狱啊,你这完全是只给一个选择啊,万恶的资本家。当然,其实也不错了,以前的地狱和罪人的关系是:奴隶主和奴隶,现在就是公司和员工,实在不行炒了老板不干。

     “我怎么会不干呢,大哥怎么称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果然还是得谦虚一点啊。

     那恶魔大叔听后,眼神一亮,掏出了一张羊皮纸,羊皮纸上用中文明明白白写着:契约者受聘于地狱,自愿为地狱工作,开展业务,工作内容如下……工作提成如下……契约者初为临时工,之后视情况转职以及升值。

     推荐人:阿贝拉克·贝赫里斯侯爵

     契约者:

     地狱的这种做法极大增强了工作效率,并且还是提成奖励和基础工资,再加上提成的灵魂点数可以兑换成各种东西,其中最令他眼馋的便是重获肉身返阳。

     “当然,为了保证员工的生命安全,本公司无偿为每位员工提供一次转生下位恶魔的机会,没有血脉选择权,完全随机,员工自愿转生,转生的地方由推荐人提供。”那恶魔大汉笑了起来,没想到他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样子居然是一位侯爵。

     “不过转生的话,你应该也有好处吧。”毕竟由见证人提供转生地点这大汉还大笑不已,肯定是有好处的,说不定他还私藏了不少。

     “当然,实际上员工收入的一成会归推荐人所得。”那恶魔大汉也不隐瞒。

     “等等,之前就觉得哪里不对了,为什么这份契约居然是用中文写的,你也用带山东口音的话跟我交谈?”自己果然是在做梦吧。

     “嘛,其实原因很简单,蛮荒时期东方发生了龙凤之战,凤凰一族打败,凤祖愧对凰祖,便离开凤凰一族来到西方,飞上那凡人不可攀登的奥林匹斯山,然后与那时的主流神族奥林匹斯神族达成交易前往地底获得栖息之地,飞累了的他躺下了,身躯化为地狱也就是塔耳塔洛斯,他即是地狱的意识,亦是地狱的本身。我们恶魔能在死后回到地狱复活乃至永生不死完全凭借于地狱的涅槃重生之力。”恶魔大汉露出了崇拜的目光看着脚底的地狱。

     哈,这种三流神话设定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原来这里的恶魔都是凤凰而诞生的吗?原来他们不死不灭甚至操着流利的汉语完全是因为凤祖的缘故吗?

     如果是华夏人是龙的传人,那么你们恶魔是不是凤的传人啊,感情真的是一家人啊,这种毁人三观的设定分分钟出现在这里真的好吗?

     此时的他完全是一脸蒙蔽,所以说地狱到底是个啥,凤凰的身体吗?有没有搞错啊,不过,自己似乎又发现了破绽,这一定是梦。

     “那使用羊皮纸契约,住在地狱的不是魔鬼吗?什么时候变成恶魔了。”对啊,在西方传说中

     “哦,魔鬼,那是多么遥远的话语,曾经的地狱还是那么弱,在地狱意识的带领下,我们杀死了魔鬼之主,那个只会暗中伤人的懦夫,剩下的魔鬼一部分臣服了,一部分跑到了更遥远的地方,臣服的魔鬼便转生成了恶魔,而地狱也掌握了那契约的存在,之后更在不断地扩大着,直到现在的样子,巨大且辉煌。”他总觉得再听下去自己会被洗脑,赶忙又看了一遍契约,发现没什么问题便在羊皮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伊妄。

     “那么把我转生成恶魔吧,我还敢着工作呢。”看着周围的其他恶魔,他们手中也拿着契约的羊皮纸,但似乎不敢上前,或者说在阿贝拉克说话后,他们便不敢争夺自己为他们工作了。

     “哦,多么有活力的少年啊,我又想起我刚从遥远的古代沉睡到现在醒后的无助感和空虚,果然我是老了吗?嘛,听说乌古贝莎亥那家伙被杀了我还是很心疼的,要知道我们争了一辈子,从地位到爵位、从实力到财富,可惜他最后死在那名为傲天·龙的东方修真者手中,只剩下一个在所罗门国家魔法学院学习的曾孙女孤苦伶仃留在世上,不过最后还是他技高一筹。”恶魔感慨起来,话语中充满沧桑,宛如一个爱好絮絮叨叨的老人一般,一般这种老人都是快要离世的那种。

     “您的曾孙子不如他?”伊妄揣测起来,事实上这应该是正常的吧,而且这两个老头相爱相杀了一辈子,真的不是真爱?当然,自己的话语应该可以刷刷这不知多大的恶魔的好感。

     “不,我娶了他的曾孙女。”恶魔大叔充满自豪地说道。

     “咳咳,这样你自豪个屁啊,老不正经的死鬼恶魔!”他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局,果然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了,被这个老滑头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