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英雄救美
    雷无锋回到宿舍,结果并没有看到吴争辉,打过电话才知道,这家伙竟钓鱼去了,要到明天早晨才回来。

     雷无锋不想浪费时间,去面馆吃了晚饭后便一头扎到图书馆里,直到闭馆的时候才出来。

     夜里,清风徐徐,拂过肌肤令人格外的舒爽,雷无锋隐隐感觉到天罚雷法第一重的瓶颈似乎有了些许松动的迹象。

     反正回去也是睡觉,不如趁着清风舒爽在外面修炼一番。

     想到此处,他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跃跳到树上,就在树叶的掩饰下开始修炼。

     薛欣也在闭馆的时候才从图书馆里出来,本来这个假期她打算回楠京看看父母,但临行前却接到电话,老妈给她安排了几场相亲,她最讨厌相亲,便取消了回家探亲的计划。

     出了图书馆,看着月光下空旷的校园,薛欣顿时感到阵阵冷清和孤独。

     随着孤独在心间蔓延,她不禁想起了她那已经故去的男朋友。当年的他既潇洒又贴心,无论才干和相貌都是同代人中的佼佼者,不到三十就已经是陆军少校,每当两人携手走在路上都会吸引无数羡慕的目光。

     可是,两年前,他却在一次任务中牺牲,让所有的美好都沦为回忆。

     薛欣此后为了离开令她伤心的楠京,便回到学校当起了老师,并一直单身至今。

     想到了前男友,薛欣悲从中来,那夜里的清风却不解风情,一再撩拨她悲恸的心弦。

     算了,这么早回去也是冷冷清清,不如去喝一杯吧,或许借着酒精的麻醉不会让今晚辗转难眠。

     薛欣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吧,她极少来这种场所,喧闹的音乐虽不合时宜,却正好可以敲碎她心中的孤独。

     点了一杯威士忌,薛欣坐在吧台边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从薛欣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修长的美腿、傲人的双峰,在职业装的映衬下变得无比诱人,再加上她眼中淡淡的忧伤,如此一个寂寞美人若不搞到手实在是太浪费了。

     旁边的同伴看出了他的想法,笑道:“文哥,又有想法了?不过那个女的看起来蛮正派的,怕是不好上手啊。”

     文哥眉头一挑,有难度才有成就感:“黄毛,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看你文哥如何戏走花丛。”

     说着,在黄毛等人响亮的口哨声中,文哥端着酒杯来到薛欣的旁边。

     “美女,威士忌如果加上冰块,会更适合你此刻的心情。”

     薛欣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依旧自饮自酌。

     文哥出师不捷也不气馁,换着法的和薛欣搭讪,但薛欣却当他是空气,连看都没看一眼。

     半个小时,喝完三杯威士忌,薛欣直接转身离开,像她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文哥的不怀好意,她的前男友都没有得到过她的初吻,又怎会遂了文哥这种人的意,简直是天方夜谭。

     文哥起身挽留,却只得到了薛欣的一记白眼。遭到如此冷遇,他的面子实在是过不去,盯着薛欣的长腿还有那纤细的腰肢,文哥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将黄毛招呼过来便尾随薛欣出了酒吧。

     “文哥,你是想玩硬的?不太好吧?”黄毛嘴上这么说可脸上却是一副兴致勃勃的神情。

     文哥露出一抹淫笑:“只是小小怡情一下而已,她一个女人,这样的事谅她也不敢声张。都是老套路了,放心吧。”

     两人一路尾随薛欣走进了津海大学的校园,薛欣有些醉意,并没有察觉到漆黑的背后竟还有两个心怀叵测的人。

     再了一个小道就是音乐广场,再往前的那栋宿舍楼就是教职工的单身宿舍,薛欣甩了甩长发,心想着或许今晚能够睡个好觉。

     可是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往旁边僻静的树林里拉。

     薛欣大惊,本能的想要挣扎,但她一个女人家又怎抵得过两个男人的力气。她想叫但那只手却将她的嘴捂得死死的,只能听到声音在喉咙里歇斯底里。

     眼见自己进了小树林,薛欣开始绝望,现在学校里本就人少,夜这么深了,路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再进了树林……她不敢再想象下去,一向刚强的她此刻忍不住内心的惊恐,眼泪夺眶而出。

     “玛德!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会儿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这个声音很熟,薛欣立刻想到酒吧里过来搭讪的那个男人,她真后悔去酒吧,可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难道自己真的要遭遇那样悲惨的事情吗?如果是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薛欣绝望得已经心存死志的时候,一个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宛如清晨古寺的钟声赶走了恐惧唤醒了希望。

     “这朗朗乾坤的,你俩做这种事就不怕遭雷劈吗?”

     雷无锋从树上跳了下来,今晚没能突破到第二重却遇到了这么个事,他打量一眼两个人模狗样的男子,又看了看他们手里的女人。

     咦?这不是咱的导员,薛老师吗?

     文哥和黄毛没想到深更半夜的在这偏僻的树林里竟还有个人,不禁吓得手一抖,薛欣终于逃出魔掌,跌跌撞撞地跑到雷无锋身边。

     雷无锋看见薛欣被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心中莫名泛起一阵心疼,他对薛欣的印象非常好,这位年轻的导员老师很有能力而且做事公允待人和善,所有的大一学生都非常喜欢她,没想到今天竟然遭遇了这种事,雷无锋的心中不禁燃起一团怒火。

     这时,文哥和黄毛终于看清了雷无锋的相貌,原来是个稚嫩的学生,胆子便又壮了起来。

     文哥威胁道:“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敢坏老子的好事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见对方依旧气势汹汹,而且还是二对一,薛欣原本稍稍定下的心又开始惊恐,她整个人已经不住地颤抖。

     雷无锋连忙将手搭在她的香肩上,一丝真元传过去,薛欣的状态才稍微好转了一点。

     没想到被撞破了犯罪现场竟然还敢这么叫嚣,雷无锋眉头一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两人掀翻,先打折双手,再往全身各处招呼。

     一顿老拳之后,雷无锋把目光放在了两人的“第三条腿”上,你们不是想要糟蹋人吗,那老子干脆就废掉你们的能力,看你们以后还如何做得了这种丧尽天良的恶事。

     雷无锋的手指在两人的小腹和大腿根上快速地点了几下,文哥和黄毛一开始以为雷无锋是要阉了他们,顿时哭得只喊妈妈,见雷无锋点了几下之后并没有采取什么激烈的手段,这才心里一松。

     雷无锋见差不多解恨了,便凶神恶煞地说道:“这里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给我说出去,听见没有!要是让我听到一丁点风声,我就直接把你们的小弟弟咔嚓喽。”

     文哥和黄毛连忙点头,就差下跪求饶了,这小子明明长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动起手来却真特么凶残,他俩甚至都开始怀疑雷无锋根本不是人而是午夜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

     雷无锋如此威胁倒不是因为他把人打成重伤怕负刑事责任,他是怕事情传出去会对薛欣的名声有影响。

     见这两人被吓得魂都快飞了,雷无锋这才让他俩滚蛋。

     文哥和黄毛如蒙大赦,拖着两条断手逃也似的跑出了树林,惊恐的两人庆幸自己才受到这么一点皮肉之苦,而不是被关进监狱接受法律的审判,不过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雷无锋已经让他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身体的某处已经被雷无锋断了经脉,以后就算是还有心想要作奸犯科却再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这时,一直坐在地上的薛欣站了起来,一把扑到雷无锋的怀里,嚎啕大哭,就算是再坚强的女人她也是女人,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不被吓到才怪,更何况,薛欣之前都已经绝望到想要寻死了。

     雷无锋这时候也没法推开薛欣,只能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柔声安慰她。

     不过,安慰了一会儿,雷无锋便发现事情有点不对,薛欣一直在念叨一个名字,好像是错把他当成了别人,而且听她说什么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死了之类的,好像那个人还是个已故之人。

     雷无锋心道坏了,这是明显惊吓过度的表现,如果不好好处理,有可能薛欣一辈子都会恍恍惚惚,按照老土话讲就是吓丢了魂变得半疯不癫了。

     雷无锋连忙采取措施,先令薛欣昏睡,让她被刺激的大脑得以平静,然后再用真元梳理经脉稳固住她的惊魂。

     忙活了足有半个小时,薛欣的脸色才终于得以恢复正常,昏睡之时也不再说呓语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雷无锋见差不多了,这才叫醒薛欣。

     薛欣醒来后,虽然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心神却已平复了不少。她对雷无锋连声道谢,暗自庆幸在小树林里遇到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从薛欣的话语间,雷无锋知道这位导员老师并没有认出他是她的学生,雷无锋也不说破,一直将薛欣送回到职工宿舍楼才转身离开。

     薛欣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雷无锋的身影,到了清晨她才终于睡着,可是梦里又满满的全是雷无锋,竟将以前一直霸占着她梦境的前男友给替换掉了。

     一觉醒来,薛欣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可惜当时竟忘了问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