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于爷的厚礼
    “挡箭牌?不是吧?这也行?万一以后顾婉君真和郭华好了,那你岂不是里外不是人?”刘墅顿时露出失望之色,心中对顾婉君也颇有微词。

     吴争辉却依旧很兴奋:“挡箭牌咋了,没准假戏真做就转正了呢。疯子,以后再有给校花当挡箭牌的好活给兄弟我也介绍介绍呗。”

     这时郭南南凑了过来:“疯子说啥你俩都信,什么挡箭牌,我看当时顾婉君的状态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他俩绝对有事。”

     雷无锋翻了翻白眼:“随你们怎么想,不过以后不要再叫我疯子了,请叫我箭牌哥。”

     “切!”三个损友顿时齐刷刷赏了雷无锋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

     今天下午没课,雷无锋打算继续泡图书馆,预计在坚持几个月,里面的书就被他全部啃光了,自从突破了天罚雷法第二重后,他的记忆速度更加变态,翻页的时候一眼扫过去就已经将书页中的内容刻在了脑子里。

     不过图书馆他是去不成了,因为刚下课他就接到了莫克文的电话,说来学校接他。

     “不用麻烦了,莫哥,我买车了,等下午我开车去凤临阁找你。”

     “不麻烦,我已经到你们学校门口了。”

     “好吧,我去校门口找你。”

     雷无锋跟室友说了一声就向校门口走去,他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小激动,暗自猜测于爷的厚礼到底会是什么。

     吴争辉三人互相递了个眼神,就悄悄跟上尾随其后,看看雷无锋是不是去和顾大校花私会。

     可才走了一段路,他们竟莫名其妙地跟丢了目标。

     “咋就跟丢了呢?我现在越发地怀疑他是和顾婉君约会去了。”吴争辉的话得到了刘墅和郭南南的一致认同。

     刚一到校门,雷无锋就看到了一辆墨绿色的宾利,莫克文正坐在驾驶室里向他招手。

     “莫哥,吃饭了没?我请你。”

     “咱先去个地方,回头再吃。”

     “什么地方?”雷无锋疑惑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个豪华别墅区。

     “到了。”莫克文带着满意的笑容将车开进了一座独栋别墅里。

     “莫哥,这是你家?”

     “不是我家,是你家。”莫克文笑道。

     “我家?”雷无锋一怔,“你说是,这栋别墅就是于爷送我的厚礼?”

     雷无锋之前也曾想过在津海买套房子让阿罪搬过来住,所以对房价也有一定的了解,津海市的别墅哪怕是联排的小别墅也至少要八九百万,更何况眼前这座三层楼的独栋别墅,而且这地段,出则繁华入则静谧,别墅区内的景致又都快赶上园林了,估计没个两三千万下不来。

     莫克文说道:“这也算不上于爷的厚礼,只能算是正餐前的开胃酒。”

     只是开胃酒,雷无锋这回真是被于爷的手笔惊到了。

     “这得多少钱?太贵重了。”

     “不贵。这个别墅区的老板以前受过于爷的照拂,所以只象征性的收了五六千万的成本钱,方便跟董事会交差。”

     莫克文说得风轻云淡,但雷无锋却有些凌乱了,只是象征性地收了点就要五六千万,那对外销售价不得飞上天了,几亿?十几亿?

     雷无锋偷偷吞了吞口水:敢情我是住在亿元级别的房子里,就我兜里这一千多万能养得起这样的房子吗?每年的管理费估计就得六位数。

     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能住进这样的房子,哪怕是开始修真之后,也没敢想过会拥有这般奢华的生活。但现在,奢华的生活就摆在他的眼前,唾手可得。

     雷无锋忽然觉得这份厚礼收的有点心虚。

     “莫哥,不行不行,太贵重了,真的太贵重了。”

     “这还贵重,相比京都的那些豪华别墅,这都算便宜的。”莫克文一边笑着一边在心里无奈暗道:这还贵重,小老弟,等你见到真正的厚礼就知道什么是贵重了。

     可这栋别墅真的算便宜吗?亿元级别的房产,无论放在哪儿都没人敢说它便宜。

     两人走进别墅,里面的格局设计得非常考究,从表面上你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无论你看向哪里都觉得舒服。

     “这几天你把喜欢的装修风格和你的想法告诉我,我安排人给你装。”

     雷无锋大概猜到了于爷的用心,但是无功不受禄,他可以收下这栋别墅,至于那个“正餐”就算了。

     “莫哥,谢了,也替我谢谢于爷,房子我收下了,但那份正餐我可万万收不得。”

     莫克文笑道:“这你可和我说不着,正餐于爷会亲自交给你,你到时候跟他说去,看他同不同意。”

     所说的正餐,自然是那天于爷让莫克文请出的那把逸龙剑,那可是无价之宝,把这一整片别墅区拿过来换,莫克文都不带正眼看的。

     于爷看人一向很准,莫克文相信于爷的眼光,也真心觉得和雷无锋投契,所以送这套别墅他觉得很正常,但是那把逸龙剑却实在是太过贵重了。

     莫克文倒不是不舍得,他明白于爷的意思,之所以不遗余力,就是为了拉紧他和雷无锋这位奇人的关系,为他莫克文铺路。他只是不想因为利益上过多的牵扯而使得友谊变了味道。但于爷这么说了,他也只能这么做。

     看完了别墅,两人直接来到凤临阁,此时正是饭点,于爷在四楼的雅室里备了一桌酒席,一直没提厚礼的正餐,三人只是有说有笑地吃了一顿午饭。

     酒足饭饱之后,于爷从一个长条形的大玉盒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红布包。

     雷无锋见于爷那郑重的神色,知道所谓的“正餐”来了。

     直到这时,于爷都没有提过一句这份厚礼的正餐,也没给雷无锋任何推辞的机会。

     见于爷和莫克文的神色都愈发郑重,雷无锋也不禁正色起来,而且他能感觉到这红布包里,似乎有一种冥冥的召唤在向他招手,这份奇妙的感觉犹如天道临身一般庄严肃穆。

     于爷将红布包郑重地交到雷无锋的手里,脸上露出了长辈的慈祥:“小雷,打开看看吧。”

     雷无锋没有拒绝,这里面包着的绝非凡物,就算要推辞,也先长长见识再说。

     观其形状,很可能是刀剑一类的东西。雷无锋缓缓地解开布包,果然,里面是一把通体殷红的长剑。

     这长剑不知是什么材质,剑身与剑柄竟是一体,殷红之中似有妖异的火焰在跳跃起舞,剑刃上的寒光似乎穿越了亘古的时空等待着新一任主人的命令。

     于爷静静地看着长剑,目光中暗藏着浓浓的不舍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后悔。这把剑的来历连莫克文都不太清楚,这是于爷唯一没有告诉给他的秘密,甚至那血淋淋的回忆就连于爷自己也不敢回望。

     这把剑赋予了于爷的家族数千年的昌盛,也因为这把剑所有昌盛都在一夜之间被付之一炬,只剩下侥幸存活的于爷,这个当年家族里的废人,带着这剑浪迹江湖。

     于爷在心中嗟叹许久,才开口说道:“这把剑,名曰:逸龙。因为存在的时间太过久远,具体出处已无从考证,不过据说它原本并非是红色,是因杀的人太多,被侵染成了这个颜色。”

     雷无锋不由一惊:“若事实真如于爷所说,那它剑下的亡魂只怕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他婆娑着剑身,心中甚是喜欢,不禁赞道:“好一柄逸龙剑!”

     忽然,就在雷无锋念出剑的名字时,剑身之上猛然燃烧起妖艳的红火,就仿佛原本藏在红色之下的纹路全部复活。

     雷无锋心中一惊,于爷和莫克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住了。于爷的脸色更是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夜火光冲天,逸龙剑在堕入魔道的父亲手里不断地挥向自己的族人,妖艳的红火将族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焚烧成灰,没有哀嚎没有咆哮,但无声的毁灭却令人更加的恐惧更加的胆寒。

     雷无锋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他下意识地看向于爷和莫克文,见他们的脸色同样震惊,这才确定这不是一个圈套。

     立刻回过头来,雷无锋却发现了一件奇事,那火焰在升腾的同时竟慢慢结成了莲花的形状,而且他的手分明和火焰是挨着的,却没有任何的灼烧感,反而有彻骨的寒意传来,犹如置于严冬冰窟之中。

     这时,于爷才反应过来,立刻叫道:“快放手!”

     雷无锋这才意识到松手,这本该是下意识的反应,却好似被人从本能中抹去了一样,居然没有想起来。

     可是,当他想松手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竟然不听使唤,不仅如此,他整个身体也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完全动弹不得,连自己的眼球都如同受到了别人的控制,不是他想看哪儿就看哪儿。而是别人控制着,要他看哪儿他的眼球才能转到哪个方向。

     于爷发现了雷无锋身体的异样,与那晚他父亲入魔的状态一模一样,他恍然大悟,原来父亲并不是堕入魔道,而是被逸龙剑控制,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可当时年幼的他竟在父亲自裁之后拾起了这把妖剑,现在又转交给了雷无锋,让惨剧再一次上演。

     于爷来不及悔恨,连忙一把将莫克文推出门外:“你快走!”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走,你和小雷还在这儿呢,要走一起走!”

     于爷吼道:“快走!不走就来不及了!走!走得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