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薛老师谈话
    后半节课整整四十五分钟,悄悄议论的声音就没停止过,这可是大新闻,校花顾婉君竟然名花有主了,并且绯闻男猪脚不是什么高富帅也不是各种二代,而是正坐在他们身边的吊丝男:雷无锋!

     难道这天下的好白菜都逃不过被猪拱的命运吗?无数男生扼腕叹息。明明都是猪,为毛人家就能拱校花级别的白菜,而我,却只能拱长了毛的老酸菜!

     在嗡嗡低语的人群中,雷无锋的三个室友可算是倒了大霉了,不时地有人问这问那搞得他们根本没法听课。

     “疯子的保密工作做得太绝了,我真是什么不知道啊。”

     “你们一个宿舍的都不知道,鬼才信。从实招来!”

     “晕死!你们放过我吧,当事人就在那儿坐着呢,你们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这种事,当事人能有真话吗?你当我傻啊,快点招供,不然大刑伺候!”

     而此刻,作为绯闻当事人的雷无锋却对所有的议论声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地听课。

     薛欣在下半节课中全程黑着一张脸,醋坛子被敲了个稀碎,她很不高兴。

     下课的时候,雷无锋和顾婉君都非常默契的没有再去找对方而是和各自的伙伴去吃饭。

     刚出了教室,吴争辉三人便杀出重围来到雷无锋的身边。

     “疯子,到底咋回事啊?你和顾婉君好上了?”

     雷无锋连忙解释道:“别瞎扯啊,不像你们想得那样,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

     “不对呀,你和顾大校花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老早以前就认识。”雷无锋如实回答。

     “之前盛传的与顾大校花在小面馆吃削面的男生不会就是你吧?”

     “好像就是我。”

     就在这时,雷无锋的电话铃声适时响起,他连忙借此机会逃出室友的追问。

     人们狐疑道:“这电话不会是顾大校花打来的吧?”

     “绝对是!现在风口浪尖他们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碰面,只能电话联系暗地里私会!”

     “听起来好有道理啊!雷无锋,你竟敢私会女神,我要杀了你!”

     和他们猜测的不一样,这电话并不是顾婉君打来的,雷无锋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

     “雷无锋吗?我是薛老师,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挂了电话,薛欣板着一张脸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这都午饭时间了,什么事啊这么急着找我?带着疑惑,雷无锋敲响了薛欣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

     语气这么严肃,一听就不是好事。

     “薛老师,找我啥事啊?”

     薛欣冷着一张脸:“第一,是要谢谢你那晚救了我。”

     “薛老师不说我都已经忘了。”雷无锋尴尬一笑,同时心道:这语气,哪像是道谢的样子。

     “第二,我要说说你,刚拿到国家奖学金就自满自负了?上课不好好听讲,还拐得其他同学也都没心思听课。”

     雷无锋忙道:“冤枉啊,薛老师,我上课一直都在认真听讲,更没有打扰其他同学啊。”

     其实薛欣知道他听的很认真,这么说纯粹找茬要发泄发泄心中的醋意。

     一听雷无锋还敢“狡辩”,于是薛欣便开启了老生常谈模式。

     雷无锋一瞧这架势连忙闭嘴,您说什么我都听着总行了吧。薛欣说了什么他没放在心上,反倒是薛欣那一双浑圆笔直修长的美腿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真是妖孽啊!光凭这一双绝美的大长腿就足以令无数人醉倒在石榴裙下。

     雷无锋没有偷偷咽口水已经算是定力超人了。

     目光上移,在黑丝的尽头是一条刚刚过膝的黑色铅笔裙,将薛欣那完美的身材衬托得更加优美,再往上,便是白色的衬衫,简约而大气,犹如白色的山茶花,无需浓艳的色彩却芬芳自流高贵自知。

     雷无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端详薛欣,这简直就是一场制服尤物的盛宴,特别是薛欣身上还有一股冷傲干练的气场,更加激起雄性生物的征服欲。

     薛欣一早就发现雷无锋在偷偷地打量她,而且似乎越看越入迷,眼睛都快拔不出来了。

     要是换作别人,她肯定会厌恶甚至发飙,但对于雷无锋,她却有一丝丝窃喜。

     “看他花痴一样的目光,看来我的吸引力也不输给那顾家的小丫头。”

     不过,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哪怕是被意中人这么盯着也难免会不好意思。

     “咳咳。”薛欣轻咳两声,“好看吗?”

     雷无锋连忙挺直腰板,一脸正色:“嗯?薛老师您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薛欣被他这副无赖相逗得不禁莞尔,瞪了他一眼:“都有顾校花那样的女朋友,眼睛还不老实。”

     虽然听着薛欣这语气似乎有点太对劲完全不像师生间该有的对话,但雷无锋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解释道:“我和顾婉君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且,我眼睛哪有不老实了,老师您刚才绝对是看错了。”

     薛欣暗骂了一声小无赖,心中却对自己的魅力更加自信了,被打翻的醋坛子也不再到处飘飞醋。

     理智彻底回归,她立马恢复起老师与学生间的疏离,理了理声线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可能有些偏颇,但老师希望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千万不要骄傲自满。耽误你吃饭时间了。”

     从办公室出来,雷无锋无奈地耸耸肩,虽然这次谈话有些莫名其妙,但也能大饱眼福也是一桩美事,不知道薛老师的老公是谁,当真好福气啊。

     薛欣倒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当时怎么想得竟一气之下把他叫到办公室来,亏我还自诩理智,没想到竟也有如此冲动的时候。而且,现在就算知道了他和顾婉君不是恋人关系又能怎样,老师还是老师,学生还是学生,我依旧还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吃完午饭,雷无锋回到宿舍便看到三个损友正摩拳擦掌一副刑讯逼供的架势。

     雷无锋理都不理他们,将单肩包往椅子上一扔,直接翻身上床。

     像他们这种四人标准间的宿舍,床都是在上层,下面是书桌和衣柜。雷无锋往床上一躲,他们就没法采取武力了。

     “嘿,这疯子,躲得还真利索。”吴争辉跳脚道。

     雷无锋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我都跟你们说了,我和顾婉君就是普通朋友,别不依不饶的,赶紧睡觉,下午还有课呢。”

     刘墅也翻身上床:“就算我们信你,旁人也不见得信,你可不知道,现在你和顾大校花的绯闻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之势传开了。”

     “他们爱信不信,让他们瞎传去吧,这种八卦新闻过几天就淡了。”

     郭南南和吴争辉也上床躺下,四个人开始了午休前的茶话会。

     “你和顾大校花真没事?”吴争辉问道。

     “真没事,至少现在没事。”

     “那看来是有苗头喽,不赖嘛,疯子,教科书般的吊丝逆袭啊。”郭南南阴阳怪气地揶揄道。

     吴争辉忽然来了精神,翻过身来,硕大的身躯碾得床吱嘎直响:“疯子要是能逆袭成功那可是好事,吊丝逆袭一旦开了先河,那对咱们来说也是极大地鼓励了士气。五大校花中既然有了被吊丝拐走的先例,没准剩下的就容易征服了。”

     刘墅无情地打击道:“容易征服也没咱们什么事,老老实实地睡你的觉吧,别睁着眼睛说梦话了!”

     雷无锋问道:“五大校花是什么玩意儿?我咋不知道。”

     “五大校花你都不知道?真扯!”郭南南道。

     吴争辉解释道:“所谓五大校花,就是津海大学公认的五个最美的校花呗。有顾婉君、王婷婷、颜昊、赵之雨,其中顾婉君和赵之雨都是咱经管院的,也数她俩的人气最高,特别是赵之雨,是其中唯一一个没有深厚背景的平民校花,靠做兼职模特勤工俭学自力更生,是四人里面人气最高的。”

     雷无锋诧异道:“咋才四个,不是五大校花吗?”

     郭南南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语气解释道:“你还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枉你还是经管院的大二学生,这第五个校花并不是学生,而是我们的美女辅导员,薛欣老师。”

     原来如此,雷无锋这才意识到自己真是疏漏寡闻了。

     想着薛老师那傲娇的身材、妖孽般的大长腿,还有那不经意间露出的嗔痴羞赧,雷无锋沉沉地睡去,这是第一次他与薛欣同时在梦中遇见对方。

     浪漫的梦境总是短暂的,当雷无锋午休起来伸懒腰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走进了津海大学的校园。

     这人便是云清道人。

     云清道人换去了一身道袍,将发髻也转梳成时髦的大背头,还戴了一副金丝眼镜,一眼看过去就像一个五十出头的教授学者。

     他此行做足了准备,来的目的自然是奔着雷无锋的那套阵旗和医术,有了这两样,他行骗……哦不,是行走江湖,就更有底气了。

     “这位同学,请问你知道雷无锋吗?”云清道人向一位过路的男学生礼貌问道。

     “知道啊。”现在雷无锋可是风口浪尖上的绯闻男猪脚,几乎满学校的人都听说了他的大名,更何况这位男生还是经管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