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救人
    有了许小杰之前的教训,雷无锋不敢开快,硕大个途锐一直以十几迈的速度向学校挪动。

     在途径一个巷子口的时候,雷无锋忽然看到巷子深处有几个壮汉正殴打一个老头,那老头一身中山装,长发披肩,竟是拘留所里的邋遢老汉。

     雷无锋连忙停车,等他跑到巷子里的时候,那几个壮汉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奄奄一息的老汉昏迷在地。

     连忙将老汉弄上车,回学校已经不方便了,雷无锋直接开车去了平栗县。

     等到了孤儿院,天色已晚,阿罪见院门口来了一辆崭新黑色大车,还未等她提剑出去,却见雷无锋从车上下来,还驮着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

     阿罪连忙迎了出去:“怎么回事?”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先帮我把他弄到我那屋。”

     将老汉平放在床上,雷无锋从单肩包里取出银针,开始为他行针治疗。

     老汉的状态非常不好,对方虽然没有杀他却将他的丹田打碎了,手脚也都打折,手筋脚筋全都给挑了,明显是要他生不如死,用心实在恶毒。

     幸好被雷无锋碰见,不然他的下场定会凄惨无比。

     骨折好处理,手筋脚筋也不是什么大事,可那被打碎的丹田却非常棘手,尽管雷无锋医术了得,却也没办法完全治好。

     经过雷无锋不遗余力地救治,老汉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雷无锋正用真气修复他的丹田,这才看清了雷无锋的修为。

     老汉不由一震:当日拘留所里我竟没能看出,他小小年纪竟已是玄阶初期,而且他的真气精纯无比厚重异常,果然如我当初所猜,此子绝非等闲之辈。

     看着雷无锋满头大汗的样子,老汉心中感动:只有一面之缘他竟能如此付出,此子的心性当真难得,与我那孽障徒儿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十八层地狱!

     等到终于稳固住老汉的伤势,雷无锋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见老汉已经醒来,他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醒了,感觉好点没?”

     老汉想要起身,本以为自己起不来,却没成想竟能直接坐起来,身体居然恢复如常人一般,除了丹田的伤势,其他已经基本无恙。

     他不禁又是一惊:我分明记得手脚的筋骨都已经被人弄断,居然这么快就好了,这医术未免也太神奇了吧?此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汉一边道谢一边查看了一下手脚上的伤势,若非是狰狞的伤疤和伤口里淡淡的酥麻之感,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曾被人断过筋骨。

     “谢少侠仗义出手,此等大恩老周头我无以为报!”

     见老周头要行礼,雷无锋连忙将他扶住。

     “可别,您是前辈,这我可受不起,您这不是要我折寿嘛。”雷无锋又道,“只不过举手之劳,前辈也不用太过在意,只是你的外伤虽然已经无碍,但丹田的伤一时半会我还没法治好。”

     老周头悲切道:“能这样已经是上天垂怜,我已经不敢再奢求了。”

     雷无锋宽慰他说:“你也不要灰心,丹田的伤还是能治好的,只不过需要等我的修为再精进一步,然后找到三转续元草,就有望能恢复如初了。”

     老汉不禁瞪大了双眼,丹田被破乃是无解之伤,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伙子竟还有治愈之法,莫非他是华佗转世不成?

     “真的可以?”

     雷无锋点点头:“虽然很难,但有希望。这段时间每隔四十九天我会用真元为你修固丹田,七次之后,你的伤势就会有所恢复,不过并不能彻底治愈,你的武力值只会停留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时你只要每日保持修炼,伤势就不会再恶化,等到以后条件具备,我就能为你彻底修复丹田了。”

     老周头喜从悲来,眼眶湿润:“大恩不言谢,少侠……”

     雷无锋连忙打断他的话:“算我求你,咱别少侠少侠的叫了,我叫雷无锋,以后您就叫我小雷,我呢就叫你老周。再者,我帮你治病也不是图什么恩德回报,当初拘留所里咱老哥俩就聊得投缘,见你有难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你若当我是朋友,就别总大恩大恩的,倒显得生分了。”

     老周连忙点头,心中直叹:现如今如此仗义的小伙子已经很难再见到了。没想到我老周竟能有幸结识了雷无锋,当真是上苍怜悯,命不该绝。

     不过,雷无锋越是仗义,老周却越不能留下来。

     雷无锋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嘱咐道:“你别瞎走啊,若是你现在离开,你的丹田就彻底废了。”

     “可是,我继续留在这里迟早会害了你,我不能这么做。”

     雷无锋虽然不知道老周的修为到底是个什么品阶,但想来也是绝对不俗,如此看来,他的对头肯定也是个厉害人物,没准是传说中的天阶高手。尽管如此,他也不能放任老周出去自生自灭,那样的话他当初还不如不救了呢,既然救了自然要救人救到底。

     “你的仇家到底是什么来头?下手也太歹毒了。”雷无锋问道。

     老周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最好,以免惹祸上身。”

     见他不愿说,雷无锋也不便追问,继续嘱咐道:“我看得出来你想离开不想连累我,但是我觉得你呆在这里反而更安全更不会牵连我。”

     “此话怎讲?”

     “我来的路上已经确定没有被人跟踪,他们也不会想到你当一个将死之人能直接从津海市跑到平栗县,所以短时间内他们追查不到这里,就算他们查到了你在这儿,我家附近还有我亲手布置的法阵,拖延的时间足够你和阿罪逃跑了。反倒是你这一出去更容易暴露目标,到时候他们看到你手脚上的伤竟然这么快就痊愈,反过来一查,没准更容易连累我。”

     老周一听确实有几分道理,而且他的老友正在闭关,估计一年之内就能出关,到时候他就能联系上老友,一切危机就会迎刃而解了。

     那就在这里暂且躲上一些时日吧。

     当晚,雷无锋将杀阵进行了升级又布置了一重困阵,这才回屋休息。

     阿罪没有睡,一直在屋里等着他。

     雷无锋将与老周的事从相识到这次相救仔仔细细都跟阿罪说了一遍,又顺便将买车的事也在里提了一句。

     “你确定没有被人跟踪?”阿罪比较赞同雷无锋留下老周的做法,但还是忍不住再确认一遍。

     “我当时下车的时候那几个壮汉已经走了,估计以为老周是个将死之人无需多虑又担心被人发现,所以直接闪人了。而且我的感知能力可不是虚的,放心吧。”

     第二天,雷无锋又为老周行了一次针,老周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好,估计明天再巩固一次就完全没有问题,只需每隔四十九天稳固一下丹田就行了。

     老周死里逃生,心情好了许多,来到小院里正看见阿罪在练剑不禁来了兴致。

     他虽然不修剑术,但他的老友却是剑道高手,耳濡目染之下,他的眼界自然也非寻常人能比。只一看,便知阿罪所练的剑法十分精妙。

     又看了一阵,老周已经心中有数,这脸上有两道疤痕的小丫头明显是在自己摸索,好多招式虽然看起来有模有样但个中精髓却略欠意韵。

     老周正愁欠了雷无锋的人情无处还呢,便决议从旁指导阿罪。

     这种好事雷无锋自然求之不得,他虽然也练剑术,但天劫剑诀乃是将剑技和法术融而合一的特殊之法,与纯粹的剑术完全是两个路子,他悟到的东西阿罪完全用不上。

     阿罪也希望有个师父指点,毕竟有人教导比起自己摸索要少走不少弯路。

     但老周却不同意阿罪摆他为师:“我哪里能做的了你的师父,我不过是看的多了有些眼界而已,等到我联系上老友,看看他能不能收你为徒,不过这个我也不敢打保票,那老家伙执拗的很,若非天赋绝伦他是不会点头的,所以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收到徒弟。”

     雷无锋还要在家里多呆一天,便给班长郭南南打了电话让他帮忙去薛老师那儿写张假条。

     薛欣一听雷无锋请假,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和顾婉君约会出去游山玩水了,心中顿时醋意满天飞,冷着一张脸才勉强准了雷无锋的假。

     等郭南南从办公室离开,她才陡然发觉,刚才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难不成对雷无锋的情愫已经发展到如此深的程度了吗?

     薛欣被自己心中的这句质问吓了一跳,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才从前男友的阴影中走出却又好像掉进了一个更加难以自拔的深渊里。

     刚才那激烈的心理反应已经令她无法再继续否认,她对雷无锋已经不仅仅是好感那么简单。

     可是,那层她难于逾越的师生关系又不禁让她头疼。

     这时,一个声音却在不断地追问着:“难道所谓的师生就真的是无法逾越的障碍吗?大不了可以不当这个老师嘛,反正当初回学校任职也不过是为了逃避现实的伤痛而已。再者,好不容易才又遇到了真爱,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与他擦肩而过?你已经失去过一次,不能再错过了,你应该主动才行。”

     薛欣揉了揉太阳穴:“主动?说来容易,但叫我该如何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