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难得糊涂
    六点钟,玉华台,行政厅会议室。

     陈羽得到应允之后,随即敲门而入,然后安静的坐在了白燕的旁边,。

     “胡省长好。”陈羽看着面前的这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心中也是充满好奇和吃惊。四十多岁的年纪成为了东洲省的副省长,前途无量。

     对此,胡海军微微一笑。事实上,从陈羽刚刚进门,胡海军就私下里在打量着他。五官精致,菱角分明,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眸,却给人以无比深沉的感觉。

     “年轻人,应该多一点朝气。”陈羽刚刚落座,胡海军看着旁边的王国权,似乎很是“无意”的说道。

     听闻此话,白燕心中一紧。她心中清楚,这话是说给陈羽听得。通过对陈羽的接触,她已经隐约感受到了陈羽身上的那种与一般大男孩不同的气质。

     陈羽看了胡海军一眼,微微一笑。

     “我想,三叔短短二十年间由校长变成省长,靠的并不是朝气吧?”陈羽看着胡海军,二人四目相对。

     此言一出,别说是在一旁的王国权,就连白燕都大吃一惊。她轻轻用手捅了陈羽一下,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而陈羽,依旧是面带微笑,似乎毫不在乎。

     “哦?”胡海军听闻这话似乎并没有生气,而是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那你说,我混迹官场20年,靠的是什么?”

     “多一份沉稳,多一份老练,还有……”陈羽说道这儿,可以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但说无妨。”胡海军说道。

     “还有就是,多一份糊涂。”

     “多一份糊涂?”胡海军看着陈羽,随后哈哈大笑。“想不到,今天让你一个学生给我上了一课。”胡海军说道。“你可知道,你并不是第一个放弃精英班的学生。”

     听了胡海军的话,陈羽微微一愣,随后旋即一笑。“呵,我明白了。”陈羽很有默契的看了胡海军一眼,点了点头。

     事实上,早在二十八年前,胡海军的学生时代,他就曾经放弃过直接进入京都大学保研的机会,而是直接选择了回到东海市二中工作。

     “明白就好。”胡海军点了点头。说实话,这个年轻人,他喜欢,很对他的口味,因为从陈羽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老四啊,你走的这些日子二中可是发生了不少事情啊,你明天赶紧回去,把这些琐碎的事情处理掉。哎,对了,陈羽的事情你去办吧。”胡海军看着旁边的王国权说道。

     “嗯,好的,三哥。”王国权点了点头。

     公事处理完毕后,几人开始了聊起了家常。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胡海军的秘书推门而入。

     “胡省长,晚饭准备好了,已经送到卧室了。”秘书轻声言道。

     “哦?晚饭都准备好了,今晚吃什么?”胡海军问道。

     “老,老三样,都是您平时来东海市时必吃的小吃。”秘书说道,说着说着,似乎是有些心虚了,声音越来越低。一遍说,一遍看着胡海军的脸色。

     “嗯,好了,知道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待会再说。”胡海军摆了摆手,说道。

     秘书听了胡海军此话,甚是尴尬,随后摆了摆手,退了出去。

     再看此时的陈羽。刚开始一直是默不作声,一听到了用餐时间,瞬间有了精神,那眼珠子提溜乱转。而这一切,都被白燕看的一清二楚。

     “喂,你小子在琢磨什么呢?”白燕看了陈羽一眼,问道。

     “没什么。”陈羽笑着说道。“哎,你三叔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啊!”

     听了陈羽的话,白燕无奈的点了点头。“三叔为官二十多年,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但是却很是好吃!”白燕说道。

     “好吃?”陈羽追问道。

     “三叔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要求自己的秘书把当地的特色小吃买回来,一饱口福。这个癖好,在整个东洲省基本上是众人皆知的。但你看这次,这东海市老三样三叔吃了不知多少次了,三叔有些抵触情绪也是应该的。”白燕解释道。

     听了白燕此话,陈羽倒是心里乐开花,正愁没有什么办法让胡海军上钩呢,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喂,你三叔有什么特别爱吃的么?偏向肉类还是素菜?”

     “什么都无所谓啊,只要是有特色的,应该都吃吧?”白燕挠了挠头说道,“喂,你小子要干嘛?”白燕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三叔开心一些。”陈羽说道。

     “你有办法?”白燕狐疑的看了陈羽一眼。

     “当然有。”陈羽满脸的自信。“可是……”

     “真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你要是不相信你来好了?你有办法么?”陈羽反问道。

     对此,白燕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办法倒是有一个,可实施起来有难度,我缺一样东西。”陈羽回答道。

     “什么东西?”白燕追问道。

     “一个厨房。”

     “呵,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个简单。”白燕很是轻松的说道,随后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会员卡,交给了陈羽。“拿着这张卡,直接去玉华台后厨。但你小子记着,天别给我捅漏了。”白燕威胁道。

     “捅漏了天?那可不一定,漏了你就去堵呗!”陈羽看了白眼一眼,很是轻松的说道。随后向胡海军打了声招呼后,走了出去。

     离开行政厅后,陈羽径直走向了三楼的餐厅,在路上,陈羽掏出了白燕给的那张卡,仔细看了看。这张卡通体黑色,看起来与普通的会员卡无异,在最中央位置,上边写着白燕的名字。

     “这小丫头不会在忽悠我吧?”陈羽将卡通体看了一遍,确实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两分钟后,陈羽三拐五拐的来到了后厨门口,而在那陈羽彻底见识到这张黑卡的“威力。”所有见到这张卡的人,对陈羽是毕恭毕敬,这样的反应,让陈羽对这张卡产生了怀疑,当然,更多的是对白燕这个黑卡持有人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