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白燕的惊喜
    晚,十点。陈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宿舍。由于自己是“插班生”,学校宿舍已经分配完毕,陈羽因祸得福,自己便占用了一个宿舍,对此,陈羽很是满意,没有人打扰,自己晚上练功也是方便的很。

     回到宿舍之后,陈羽第一时间给江一姗了了电话。陈羽的判断没有错,江一姗果然对此毫不知情,而且,今天晚上,她一整晚都在图书馆,根本没有约陈羽出去的时间。

     草草的聊了几句之后,陈羽挂断了电话,对于晚上发生的事,只字未提,不为别的,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不会让人无故担心的。

     躺在床上,陈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很明显,今天的事情并不是一场交通意外,肯定是有人故意来谋害自己。可是,自己刚来这个世界几天?会和谁结下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陈羽思索再三,其实,能和自己产生矛盾的,只有两个人,第一个是富二代雷近峰,第二个便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张孝广。而这两个人,很明显都是在一条船上的。

     看来,或许自己表现的实在有些高调了。

     以后的几日,陈羽一改昨日那冷酷无比的作风,变得低调了许多,每天都是安安静静,斯斯文文,与刚来时狠辣的作风完全判若两人。也许是陈羽的转变太快,或许是修理了张孝广给长期被欺压的同学们留下了好的印象,陈羽很容易和班上的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不仅有了良好的人缘,更是半推半就的当上了班长。

     令陈羽感到奇怪的是,自从开学那件事情过去后,张孝广之后都没有踏进过九班半步,而他所教授的历史课程也换了一个老师。更加离奇的是,对于陈羽那次威胁老师的“恶行”,学校似乎根本没有深究的意思,而这件事情,也被慢慢淡忘掉了。

     几天的时间里,陈羽白天上课,晚上练功,每天就这样白天晚上连轴转,基本上也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好不容易挨到了周五的自习日,索性趴在桌上开始呼呼大睡。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正当陈羽睡得香甜之时,,教室的门突然间开了。

     循声望去,一个约么20多岁的女子站在了门口。此女子下身穿着淡蓝色运动短裤,上身是纯白T恤,足登黑色运动鞋,一只马尾辫高高翘起,运动范十足;再看面部,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口,唇红齿白,看起来是那么的匀称,是一个十足的阳光美人。

     “我,我操!白燕!”方逸仔细看了那女子一眼,一屁股差点坐到地上。

     “哎,她,她来干嘛?”陈羽捅了捅同桌徐子轩,急忙躬下了身子,躲在桌上的书架后面。

     “她?我们新班主任啊!”徐子轩奇怪的问道。看着陈羽如此胆小,徐子轩很是奇怪。很明显,从陈羽的表现来看,他对这个新老师似乎有些恐惧。

     “什么?班主任?班主任不是以前的吴老师么?”陈羽听闻徐子轩的回答,更是吃惊不已,眼睛瞪得牛蛋那么大。

     “这个就不清楚了,听说是校长亲自从精英班调来的。不过话说回来,从精英班调来的班主任,而且是一个年轻美女,乃是我等之福啊!”这徐子轩一副老夫子的模样,陈羽看的牙根直痒痒。

     “哎呦,还美女,你见过美女么?恐怕下面毛都没长齐呢吧?”陈羽嗤之以鼻。

     一听陈羽如此嘲讽自己,徐子轩顿时不服了,好歹自己也是十六岁的人了,虽说没谈过恋爱,但是这言情剧倒是追了不少,如今让一个“新来的”如此嘲讽自己,心中顿时不忿起来。

     “哼,我不知道你就知道啊?反正在我眼里,就是美女。”

     “切,你懂个屁,别以为看了几部言情剧就成恋爱高手了,连欣赏美女都不会,看美女是你们这样看的么?难道判断美女的标准,只有颜值么?”

     “哎呦,说的你好像谈过恋爱是的,那你说怎么判断是不是美女?”徐子轩一脸分不服气。

     “呵,还是我来告诉你吧。”陈羽看着徐子轩得意的说道,之前的倒霉相一扫而光。“看美女呢,第一是看脸蛋,你看咱们这位新老师,唇红齿白,细肢蛮腰、五官道也颇为精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皮肤有点糙,有几颗小痘痘在上面,但是瑕不掩瑜,这五官,我们勉强可以给上95分。当然,脸上的痘痘这都是青春期惹的祸,很明显的火大,等结婚之后,发泄出去就好了。”陈羽偷偷的说道。

     “为什么结了婚就会好?”徐子轩表示不明白,追问道。

     “哎呀,这都不懂,真该给你们普及性教学了,结了婚就二人就可以哪个了嘛,不就可以泻火了?”陈羽饶有兴致的说道。

     “结婚就可以那个?哪个?”

     “就是……,哎呀,我勒个去,小屁孩,你问这么多干嘛!”

     “好吧,不问了,那第二看什么?”

     “第二,当然是看身材喽。身材讲究的是前凸后翘,屁股大生儿子,屁股小生女儿,哎,你再仔细观察观察咱们的阳光美女,你看她适合生什么?”

     “她嘛,看起来没有我妈的大,应该生不了儿子。”徐子轩细心的观察了一阵儿,回答道。

     听了同桌的回答,陈羽挑起了大拇哥,“嗯,不错,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那第三呢?”

     “第三,当然是看气质了,你看我们的老师……哎呀,你又踩到我的脚了,你这小子,我在给你理论呢,你总是偷偷摸摸的踩我干嘛?”陈羽头缩在书架之后,越讲越是兴奋,似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了,可是,他突然感觉徐子轩一直在不断地踩他的脚,这让兴致盎然的陈羽很是不爽。

     陈羽很是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同桌,可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同桌不再是眼神中满是希望的凑在自己的耳边听自己的高谈阔论,而是腰板倍儿直,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的讲桌。

     “哎呀,你看你这孩子,做事情有始有终,来来来,我们继续,难道你不知道话说到一半会憋死人的?”陈羽拉扯着自己的同桌,又要开始长篇大论。

     “喂,这位同学,你在讲什么高深的理论?”正当陈羽想和继续和徐子轩畅谈理论知识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自己的身后出现了。

     听到这个声音,陈羽着实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讲台,上面空无一人,然后一种不祥的预感传遍全身。

     “哎呦,这不是白燕老师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陈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率先站起来问好。

     “嗯,请多关照!”白燕看了陈羽一眼,笑着说道。“陈羽,你们聊得这么起劲,在说什么?”

     “我们啊,我们在说学习,学习方法......”陈羽说道。

     “报告老师,陈羽同学再给我讲鉴赏美女的经验,他说了,一看五官,二看屁股,三看......。”还未等陈羽说话,他身边的男生回答道。

     “我勒个去!你他妈的什么都敢往外说啊!”陈羽急忙捂住了他的嘴,看着白燕尴尬的笑了笑。

     “你他妈的真心不是来砸老子场子的?”陈羽很是鄙视的看着同桌,现在恨不得把他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