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车祸
    身震颤,刀剑却死死的插进了黑板之中,可见力道之大。

     这一次,老师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额头上冷汗直流,双唇颤抖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下一次,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刘海之下,陈羽眼神精光闪烁,默默的走上讲台,拔下刀子,安静的坐在了座位之上。

     整个教室安静如初,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短暂的静默,那来时惊叫一声,跑出了教室。

     陈羽扫视了一眼,面无表情,一股脑的趴在了桌上。也许是昨晚上没有睡好的原因,一阵阵的困倦袭来,不知不觉中,陈羽居然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短信息的铃声响起,陈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手机,信息是江一姗发来的。

     【出来,我在老地方等你。】

     陈羽看完短信和,微微一笑,随后走出了教室,直奔操场。

     “喂,你小子来上课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陈羽刚刚到了操场之后,迎来的就是一阵咆哮。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江一姗。

     “我也是刚来半天好不好。我来的时候你们已经上课了,难道你让我大摇大摆的去找你?”陈羽辩解道。“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陈羽奇怪的问道。

     听了陈羽的话,江一姗眉头一皱。“呵,能不知道么?你可是名人了。第一节课就把二中最坏的老师吓破了胆,同学们都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江一姗有些不悦的说道。

     听闻此话,陈羽默默无语。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居然也传遍了整个校园,自己还怎么在学校混下去?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有了这次教训,让那些“苍蝇、臭虫”不会再轻易招惹自己了。

     “喂,我说我的江大小姐,你这次约我出来不会就是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吧?”陈羽看着江一姗,开口说道。

     江一姗一听陈羽此话,顿时很是生气,她一把拉住了陈羽,对陈羽进行了严厉的“斥责”。“什么?你居然说是小事情,你初来学校,可知道这张孝广什么来头?”

     江一姗的话说的很是明了,张孝广不好惹,而这个张孝广,不是别人,正是被陈羽吓跑的男老师。

     一听江一姗的话,陈羽顿时来了兴趣。“来头?什么来头?”

     “听说人家在东洲省都有关系的,要不能如此横行霸道?而且,在学校里,还有林栋梁给他撑腰呢。你这一次惹了他,恐怕要有麻烦了。”江一姗带着责备的口气说道。

     听了江一姗的话,陈羽心中已然明了,敢情这个张孝广是雷家帮的人啊,至于那个东洲省的关系,用脚趾头想想就清楚了,肯定就是雷思远了。

     看着江一姗关切的目光,陈羽心中一阵暖意。不过存心还想戏弄她一下。“那也没办法喽,反正该做的我做了,不该做的我也做了,我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你总不会让我去找他给他下跪磕头吧。”陈羽双手一摊,干脆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着陈羽如此的不着调,江一姗气的直跺脚。“哼,我就知道和你说白费口舌,不过你记清楚了,这段时间要小心点,这个张孝广可是出了名的小人,你今天让他出了丑,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江一姗气归气,但是却一直在叮嘱陈羽。

     陈羽听闻,重重的点了点头。

     二人就此别过之后,陈羽继续回到了班级,做起了自己的乖宝宝。直到临近放学的时间,整个教室内没有一个老师踏进半步,就这样,整个九班的学生,都稀里糊涂的上了半天自习课。

     下午,四点五十分。

     就在陈羽继续呼呼大睡之时,。同桌徐子轩轻轻的捅了他一下,递过来一个纸条。陈羽睁开朦胧的睡眼,上边写着一行字,”晚上八点,南郊罗城公园见!“而留言者,是一个令他根本想不到的人物。

     ”搞什么鬼?怎么跑那么远?“陈羽没头没脑的嘀咕了一句,顺手将纸条丢在了桌子之上。徐子轩看了看还在睡觉的陈羽,将纸条拿了过来,看了看。

     晚八点,天气闷人异常,似乎就要下雨了。

     以往格外热闹的罗城公园,今晚出奇的宁静。天空上,乌云渐渐笼罩,遮住了最后一点月光!

     陈羽如约来到了小树林中,百无聊赖的靠在一棵树边,等着江一姗的到来。

     八点半,沉闷的天空惊雷响起,陈羽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江一姗的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闻此语,陈羽无奈,只好独自溜了回去。

     回家的路上,狂风大作,街上的行人无几,陈羽蹬着自行车,独自骑行。

     大雨倾盆,陈羽弓着腰,眯着眼,雨水依旧不住的顺着头发流了下来,遮住了自己的视线。

     路口处,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疾驰,明亮的车灯照的陈羽睁不开眼。陈羽一边用手遮光,一边费力的推着自行车,向前走。

     许是夜色过于黑暗,许是雨水挡住了视线,面包车没有减速,冲着陈羽疾驰而来。

     待面包车临近,陈羽突感一阵寒意,他放下手,眯着眼,面前一片光亮,看不到任何东西,有的,只有马达的轰鸣。

     ”不好!“陈羽心中一惊,急忙闪身,横着窜了出去,身子直挺挺的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上。

     ”哗啦啦。“碰撞的声音,面包车和自行车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寒无疑问,面包车完胜!

     ”嘎嘎!“尖锐的刹车声,面包车停住了!

     ”喂,着急奔丧啊,开这么快!“这时候,后面一个声音传来。陈羽挣扎起身,向后望去,一名路人正站在路口,冲着面包车吼道。

     ”轰轰!“马达再次轰鸣,银灰色的面包车急驰,瞬间消失在街边昏黄的路灯下。

     ”喂,孩子,你没事吧?“那路人来到了陈羽的面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阿姨!没撞到人!就是擦破点皮。“陈羽咧开了嘴。

     ”呵,没事就好,现在的人开车,各个跟奔丧似的。你自行车坏了,要我载你一程吧?“路人好心的说道。

     ”啊,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谢谢阿姨!“陈羽打了个哈哈说道。

     ”哦,既然这样,你小心点,回到家,擦点药酒,睡一觉就好了。“那阿姨笑着说道,然后推着自行车继续前行。

     大街上恢复了平静,刚才的这一幕,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是水波上的涟漪,惊起一道波纹,随后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陈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去找自行车。在距离自己摔倒十米远的地方,一堆废铁躺在那里,仿佛告诉着人们,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陈羽低头检查一番,发现这自行车根本就不能用了,索性将它拉到了路边,开始走路前行。

     现在的陈羽,满脑子都是刚才的车祸。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诡异至极!若是自己稍稍有些躲闪不及,恐怕躺在那里的就不是自行车了,而是自己。

     进过长时间的思索,陈羽得到了自己那个从刚开始都不愿意去相信的答案,这场车祸,是有人故意制造的,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

     陈羽相信,这样的事件,不是偶然,而且,在不就的将来,它会以某种形式,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