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收买人心
    此时此刻,陈羽的意识早就散入纳戒之中,开始有一番的寻找。

     在妖界,陈羽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美食配美酒,当然还要加上美妙的仙乐。在自己储存的乐谱中翻来覆去找了个遍之后,一个发灰破旧的乐谱,引起了陈羽的注意。

     陈羽草草一看,惊奇的发现,这首曲子,只有七个音,果然够短!

     在识海中试听一遍之后,陈羽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碎了。什么美妙音乐、余音绕梁似乎根本不着边际。

     “我去,这也叫曲子么?”陈羽吐了吐舌头。随后翻过琴谱背面,看了看注解。

     【取名:《惊梦》,乃是秦代音乐名家高渐离所作,失传已久。惊梦共七音,但是主要考验的是弹奏者对音节的把控和手上的腕力。】

     牢骚归牢骚,虽然陈羽很不屑,可是现在让他再学一个曲子,完全是不可能的了,再说了,听现场这美妙的乐章,自己就算是学上个三年五年,恐怕还没有人家用脚趾头谈的好。

     《惊梦》就《惊梦》吧,我只希望不要把我自己惊到。“陈羽心中想到,随后便耐着性子在识海之中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卧槽,这,这怎么这么难听,好刺耳!“

     ”哇,不行,受不了了,耳膜就要破了!“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陈羽感觉到这苦难才刚刚开始。

     十分钟后,小女孩一首《长歌行》从起初的平淡渐渐来到了高潮,时而如清泉叮咚,时而如大河咆哮;时而如泣如诉,时而惊天泣鬼,慢慢的,高潮过后,恢复了那原本一抹抹的平静。

     一曲终了,曲终而人未散,余音萦绕,不绝于耳。

     伴随着最后一枚音符在空气中消散殆尽,平静的人群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爆发!

     掌声如雷!

     就连那站在对立面的白燕也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

     看着如此好的现场效果,陈羽有些担忧的扫视了众人,却一眼就瞄到了正鼓的起劲的白燕。

     ”我靠,你这么快就叛变了!“陈羽用十分”恶毒“的眼神看着白燕,嘴里念念有词。而此时,白燕似乎也发现了陈羽的”不友善“,她看着陈羽,尴尬一笑,吐了吐舌头。

     ”哼,卖萌也没用,等这次比完,老子非要打你的屁股!“陈羽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掌声散去,人群归于平静,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到了陈羽的身上。

     陈羽微微一笑,从椅子上缓缓站起,径直朝着那古琴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是,让众人感觉很是奇怪的是,这陈羽还未到古琴前面,便停下了脚步。他微微转身,站立在了放置着文房四宝的桌子面前,缓缓的拿起了桌上的毛笔,然后沾满了墨汁。随后,居然转身离开了。

     “滴答、滴答!”那饱满的墨汁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炸开了花。

     “喂,他怎么回事?”

     “是不是傻了?”

     “我们比的是琴,又不是比画,他拿毛笔做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犹如那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人感觉奇怪。

     此时的陈羽,缓缓的闭上了眼,开始激发自己的内力。这是一个考验腕力的表演,自己必须等待最有利的时机。

     几分钟后,很明显感觉自己体内一股力量上涌!那种力量,就像是积蓄了数年的火山熔岩一样,马上就要破除桎梏,一飞冲天。

     “喂,他在干嘛啊?”

     “是啊,还不开始?”

     众人的议论再次响起。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此时的陈羽攥紧了拳头。

     “唰!”一道残影飞过,接着,便是古琴的震颤!

     “嗡......”尖锐的叫声直接刺向众人的耳膜,在场的人起初是一惊,随后,全部都条件反射似的捂住了耳朵。

     “嗡......”声音继续扩散着,窗外,高大的白杨哗哗作响,几只受惊的鸟儿吓得四散奔逃!

     再看屋内,临近门窗的学生们几秒钟的功夫跑了个精光,只留下了在场的评判、白燕、宋明浩,和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学生们。

     这声音,没有悦耳的旋律、没有欢唱的音符。

     但是,它却拥有着像是利剑异样的杀伤力。

     一分钟后,声音弥散开来,一切归于平静。

     跑出去的学生们心有余悸,一个趴在门窗边上,探查着屋内的境况。屋内虽然没有了那刺耳的声响,可是,象征着古老文化传承的古琴却也已经不成样子了。

     琴弦凌乱,金属制成的琴弦已然断了七根!

     没有了那刺耳的噪音,学生们纷纷回到了教室,边走边议论着,厌恶之声却是不绝于耳。而反观这著名的琴师李志明先生,看着这凌乱的琴弦,却是惊得久久不能说出话来。

     比试完毕,一个天籁之音,一个却是嘈杂刺耳,如此,高下立判!

     可是,就当在场所有人都认定一中学生赢得胜利的时候,这李志明却呆若木鸡,有些挣扎的缓缓挪动着脚步,来到了陈羽面前,眼神中,充满着惊奇。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李老师怎么回事?”

     “莫不是被吓出毛病来了吧?”

     看着李志明如此的形态,学生们纷纷表示不理解。

     “都给我闭嘴!”嘈杂的议论声让李志明很是烦躁,他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大声呵斥着。

     “喂,李老师,比试完了,要宣布结果了!”很明显,宋明浩不吃他这一套,他关心的,只是这个众人早已公认的结果。

     听了宋明浩的催促,李志明看了他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还用宣布么?很明显,陈羽赢了!“

     听闻此话,众人哗然。

     ”李老师,众目睽睽之下,你如此偏袒三小,恐怕会落下话柄吧?“宋明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了宋明浩此言,李志明并没有搭话。

     ”一个声音如天籁般优美,一个如乌鸦般聒噪,难道是李老师的审美与常人不同么?“宋明浩针锋相对的问道。

     听了宋明浩的话,李志明哭笑不得。

     正当李志明想要辩解,旁边的陈羽却接过了话茬:”哈哈,李老师,和这等不识音乐之美的人,没什么好解释的,俗话说得好,天才是孤独的,这种蠢材,也值得和他一般见识么?“

     听闻陈羽此话,宋明浩顿时怒不可遏,”你,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蠢材?“

     陈羽吐了吐舌头,”谁搭话就是谁喽?“

     此话一出,引来一阵哄笑。顿时让宋明浩感觉颜面无存。

     ”好啊?我倒是听听,你这个杂耍把式倒是如何赢得我们《长歌行》的,今天若是说不出个道道来,你们谁都别想离开。“宋明浩怒道。

     ”哎呦,耍流氓啊?“陈羽笑着说道,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李志明却开口说了话:“此曲名叫《惊梦》,是秦朝名仕高渐离所作,高渐离乃是秦朝伟大的音乐家,《惊梦》虽然乍听刺耳无比,但却内含七音,称作惊梦呢,关键就在一个”惊“字上,取令人惊醒之意。刚才众人的反应大家都看到了,还用我做过多的解释么?”李志明笑着说道。

     大家听完李志明的解释,均恍然大悟。

     在他旁边的陈羽听到此话,也默默的点了点头,这老头幸亏没有被宋明浩收买,否则,就真的没得玩了。陈羽暗自庆幸道。

     “其实呢,这《惊梦》一曲虽然简单,考验的却是对音色的掌控和腕力,虽然陈羽小同学足以技惊四座,可是,仍然有一些小瑕疵的,那就是......“李志明继续说道。

     听了李志明的话,陈羽突然接过了话。”李老师,其实,表面上虽然看是我赢了,但是我也清楚,这投机取巧的成分太多,其实,刚才奏《长歌行》的这位同学才真的是基础牢靠,功底也是非凡,要不然,这局算我们平手如何?“

     陈羽说完此话,众同学议论纷纷,就连宋明浩和白燕也是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这小子在捣什么鬼。

     可是,陈羽自己心里清楚,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收买人的心。在他看来,打到一个宋明浩轻而易举,而拉拢整个班级学生,却是难上加难。自己这样做,一来彰显大度,二来,可以收买人心,何乐不为呢?

     既然如此,这李志明也不再多言,如此,这局以平手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