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张天宝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以前那些让他吃过亏的人,如今不是陨落,便是倾家荡产。

     眼前中年人太不要脸,身为半丹修士,竟一再试图抹杀他一个筑基小辈,为此让他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在那牙根中,还传来‘吱嘎’的刺耳声响。

     火珊眉头微蹙,回头不悦瞪了眼身后的小家伙,随后又将目光看向面前的中年人。

     后者也在看着她,此刻南宫莫策眼皮微垂,目露惊异,没料到青云门的长老会出现于此。

     一时间,他心头踌躇,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动手,即使法宝诱人,但这毕竟是青云门的势力范围,他南宫一脉纵然托大,也不敢在青云门的眼皮下与其敌对。

     就在二者沉默中,诺大的悦来楼也随之寂静。

     不知多久,南宫莫策率先抱起双拳,抿起嘴,朗笑道:“原来是火珊仙子,南宫莫策此番有礼了。”

     “你是南宫一脉的第五族老,南宫莫策?难怪敢在灵城生事,不知南宫族老所谓何事,为何要在此地大动干戈?”火珊声音清脆,不冷不淡,星眸中流露出一缕庄严,静静的看着对方。

     “呵呵,此人动手打伤我南宫一族的嫡系子孙,所以老夫自然要讨回一个公道。”南宫莫策笑容有些生硬,其实他想说是为了前者身上的法宝,只是这话他不能轻易说出口。

     哪怕今天无法在打下去,但来日方长。

     他相信前者手握在这等重宝,绝不会告诉其他人,只要对方一旦落单,他还有争夺的机会!

     “只是小辈间的争斗?呵呵,南宫族老还真是威风,一个半丹修士亲自出手打杀筑基小辈,你南宫家的荣誉,仅此而已?”火珊粉黛紧蹙,俏容上浮出不悦,冷嘲热讽道。

     “哼,我南宫家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指点!”南宫莫策面庞一沉,嗓音冷厉道:“火珊仙子此番出手,可是为保这孽畜不成?如此一来我南宫莫策便卖你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掀过,告辞!”

     话音一落,后者恼怒的转身离去,他要回去重长计议,所以不愿久留,免得露出破绽。

     火珊没有开口,看着前者走出悦来楼,张天宝却是在旁咬牙,纵然有再多不甘,也无事于补。

     对方不是萝卜白菜,是实打实的半丹强者,想留下他,唯有真正的丹境修士才能做到!

     不过他已经将对方模样彻底刻在脑子里,只要修为再进一步,早晚有一天能够将其斩杀!

     “老家伙,凡是让道爷记住的人,除了东皇,没一个拥有好下场,你也不例外!”张天宝心头哼哼,想着就有些得意的扬起了脑袋,当他收回目光时,双眼又正好对上了火珊的美眸。

     “呃…”

     看着面前一身庄严气息的女人,张天宝就有些呆愣,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原本还打算利用陈锐的身份和其接触,现在一看,貌似有点不太可能……

     前者既然能出手救自己,便说明她昏迷时,还保持着许些神智。

     “是你救了我?”对视片刻,火珊薄唇微动,嗓音轻柔。

     “是啊,我救了你!”

     张天宝点头挺胸,一副‘我是你救命恩人’的模样说道:“其实你犯不着谢我,小事一桩而已,千万别以身相许,不过你若坚持,我也不太好拒绝…”

     “咯咯……的确是不好拒绝。”火珊掩口,如银铃般的笑音传来,使人心神荡漾。

     张天宝微微入迷,他第一次看见对方笑,不得不说这女人笑起来十分好看,本就倾城绝色的面颜上,仿佛一朵鲜花绽放,冷艳夺目。

     然而,就在他为此有些痴迷时,前者接下来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浇过,让他哆嗦不已。

     “我昏迷时,不知是哪个家伙,将手指伸进我的口中,肆意玩弄,还将我一丝不挂的放在床上,随意欣赏……”火珊嫣然轻笑,只是那笑容落在后者眼中,怎么瞅怎么觉得恐怖。

     “有…有嘛,我怎么不知道?你…你一定是做梦吧。嗯,没错,一定是在做梦。”张天宝冷汗直流,头皮发麻,生硬的僵笑起来。

     接着他打了个哈哈:“那个…我还有点事,你的伤既然好了,就多加注意休息,我晚点在……”

     说着,他迈开步伐准备离去,只是没走几步,一股吸力顿时将他吸了回去,眨眼就被火珊提在了手上。

     “喂!我是你救命恩人,你不能恩将仇报啊!”张天宝气愤,回头看着那倾城面容,大声怒喝。

     “我怎么会恩将仇报呢?”

     火珊好奇,她偏了偏头,眨动那双漂亮的大眼眸,好像一名少女般俏皮一笑:“你不是希望我以身相许么,那我就要成全你啊,所以,跟我走吧。”

     话音一落,他莲步一迈,整个人消失客栈,出现时,她站在百米高空之上,眺望一眼西南方,便再次消失。

     ……

     直到二人离去,灵城也算是彻底恢复了宁静。

     悦来客栈门外的街上,不少人惊心,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们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在两股半丹气息的碰撞只产生了一次,若是再来两次,恐怕这条街道都会化为废墟。

     “我…我的客栈啊!”

     此刻,悦来楼胖掌柜肉疼无比的看着面前的建筑,好在客栈内有阵法加持没有倒塌,可内部却是千疮百孔,短时间内绝对无法营业,光是维修恐怕就要好损一笔巨大的数。

     店小二站在他一旁默默不语,心里却是暗爽,当半丹强者动手时他就跑了出来,包括整个客栈内的住客,这才没有伤亡的情况,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胖掌柜哪管这些,有没有伤亡又关他屁事?

     他只知道,自己苦心经营好几年的客栈,竟然变成了这副惨样,顿时让他对南宫一族恨之入骨!

     还包括那个小家伙,奈何这罪魁祸首的几人,如今却拍拍屁股离开此地,就是有苦水也无处去吐。

     看着胖掌柜那伤心欲绝的模样,不少人群都递出了同情的目光,紧接着他们各自散去,有的人另寻客栈,至于住店的费用,也是懒让他们退,就当施舍吧,谁让他那么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