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这傻妞变精了
    蔚蓝的天空,像面透明的镜子清澈,洁白的云彩,如阵阵的白色的波涛,缓慢飘荡。

     就在这风和日丽之下,灵城高空,一道流光划过,其中还参杂着凄惨的叫嚷声。

     “我没说让你以身相许,我开玩笑呐,你别当真啊!”张天宝被火珊提在手中大叫,一路上看着那满面笑容的女人,就心冒寒气。

     他发现给对方用了舍利子之后,这女人貌似性格大变,本是一脸冰霜,变成了满面笑容,那笑容虽美,可落在后者眼中,无论怎么瞅,都满满的不怀好意。

     “这……究竟怎么回事?”

     张天宝有些抓瞎,暗叹这女人不会是吃坏了脑子吧?或者说,那舍利子能够祛除邪心,将她心里的邪恶一面给镇压了?

     只是……那笑容怎么瞅着没有半点慈悲,却反而越发的邪恶呢?

     后者隐隐凌乱,不管如何,他都觉得这女人没按好心,想着他大叫道:“你要带我去哪?我不就看光了你的身子么,摸了摸那啥么,又没让你开‘花’,大不了我也脱光光,让你看回来不就……”

     正说着,火珊突然低头,那双美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顿时吓得他连忙闭嘴。

     “杀气还在,这女人性格没变。”张天宝稍微放心,还想在说些什么时,二人突然落在了一座楼台上,低头一看,他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天鹤楼。

     “这…难道她是要抓我回去定罪?”见到自己故地重游,他一脸忐忑,毕竟坤岳峰叛变一事,是他造谣出来的,而且对方此刻来到灵城,貌似也是为了调查此事。

     “姐姐!”

     想着,张天宝连忙叫苦:“救命之恩我不要了,你放我回去吧,我啥都没看见,何苦为难我?好歹我也救了你的命,一功抵一过,咱们两清如何?”

     后者很郁闷,即使留有后手,可这种邪咒不到万不得已时,他也不愿动用,起码目前还不是时候。

     “大姐,说句话呗。”

     “长老回来了!”

     就在这时,天鹤楼内有人发现了火珊,忙是大叫一声跑来拜见。

     “见过九长老!”

     “给我准备一间厢房,我要休息。”火珊看也不看那些弟子,精致的面颊带着许些肃穆。

     “是,长老这边请!”

     一名弟子忙是带路,不一会就来到一扇房门前,道:“这是楼内最好的厢房,长老休息时,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您。”

     说着,那弟子狐疑的看了眼她手中的孩童,低声道:“敢问长老,此人用不用交给属下处理?”

     那弟子很清楚,被长老提在手中抓回来的人,绝不会是什么友人。

     “不用了,一会不要让人打扰我,我谁也不见。”

     “是,弟子明白!”

     吱呀~

     说完,火珊推开房门走进房间,那名弟子恭敬目送,见房门从里面关上,这次带着一脸的好奇离去。

     ……

     厢房内,火珊将张天宝扔在了地上,而后美眸眨也不眨看着他。

     后者坐在椅子上,看着对方闷声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你把我带到这来究竟要干什么?我劝你最好把我放了,哪怕你修为比我高,可一旦鱼死网破,你也讨不了好!”

     张天宝觉得这女人应该没有恶意,不然她刚才就已经把自己交出去了。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火珊抿起粉嫩薄唇,清澈的眼眸中,挂着许些皎洁。

     “你身上的法宝很多,而且品级不低,修炼的功法也很奇特,能从慕容屠夫手中逃跑,绝对不会低于王级心法。年纪轻轻,仅有九岁便踏入筑基,而且还是大圆满。”

     “不得不说,你让人有些眼红。无论是法宝、心法、资质,都会使人妒嫉。”

     “你也嫉妒?”张天宝笑了,小嘴一咧,摆手道:“我就是个小人物而已,你说的太夸张了,呵呵……”

     他笑的很生硬,眼神游离,显然不愿在这件事上议论太多。

     火珊见了微微一笑,而后不再多问,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的隐私,有的人更是视此为逆鳞。

     “你就是那个随处造谣的丹师,可对?”火珊面带淡笑,缓缓说道:“坤岳峰的几名弟子,其实都是你杀的。还有那陈锐,也是你动用手段乔装出来的,对么?”

     “……”

     听着女人的话,张天宝背后冒汗,他觉得,这傻妞变精了!

     “只不过我有一点好奇……”

     说着,她眼眸一挑,看向张天宝道:“你为何会知道慕容屠夫在那座荒山之内?你们之前应该没见过面,却能描画出他的外貌,并指出他的所在,莫非…你们暗中勾结?”

     “啊呸!”

     听到这话,张天宝蹭的下跳了起来,怒道:“那老家伙那么臭,谁愿意跟他勾结!就是跟头猪勾结我都不愿意跟他走太近,太味儿了!你可以怀疑我,但不能侮辱我的品味,情操!”

     张天宝很气愤,回想起那几乎八百年没洗过澡的老家伙,他都眼冒金星,胃里翻浆倒海。

     火珊微愕,看着前者气愤的模样,她唇角一扬,感同身受的点头道:“我相信你,想与他勾结,除非没有嗅觉。”

     “你坤岳峰的弟子的确是我杀的,那陈锐也是我假冒的,我当初就提醒过你了,山里有威胁,你不信,自己非要往里走,被人打了个半死,我还救了你一命。道爷仁至义尽,所以你不能恩将仇报!”张天宝开口提醒,生怕对方白眼狼,忘记是谁救了她。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我很感激,又怎会恩将仇报呢。”火珊轻声说道。

     “那你还把我抓来这里?算了,救命之恩就免了,赶快放我走吧!”张天宝昂头,哼声说道。

     “救命之恩,岂能不报?”火珊笑了,颌首轻摇,那意思是还不能放你走。

     “你什么意思?”

     张天宝挑眉,总觉得这女人变阴险了,学会了笑里藏刀。

     “当然是要报恩。”火珊目露皎洁,走到床边坐下,妩媚俏皮的勾起唇角道:“你看光了我的身子,玷污了我的清白,难道就想一走了之?明天我会带你回青云门,作为我的未婚……未来道侣,入赘青云。”

     “可……我还小啊!”张天宝愣了。

     “这跟年纪有关系么?”火珊不以为然,淡淡笑道:“修者眼里,年纪无外乎一串数字,你如今九岁,距离舞象之年还有六载光阴,不过弹指一挥间,待你成年时,我们在结为道侣也不迟。”

     “只是,这期间你要跟我呆在青云,不得擅自离开。”

     “你你……你这是囚禁!”

     听到最后一句话,张天宝气急,起身大喝:“你可以给我当婆娘!但,不能限制我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