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舍利残像
    女人最在意什么?

     答:清白。

     像这种资质天骄,修途不可限量的女人,更是嗜贞洁如性命。

     所以,张天宝在对方身上种下了一个邪咒,此咒也并没有任何危害,只不过……

     这种邪咒可以唤起女人体内的某种渴望,说白了也就是男女之见的那点事,只要一经催动,哪怕对方是九天玄女,也得跟吃了春药似的,放纵驰荡。

     没办法,如果种下别的邪咒,估计这女人也不怕,虽说接触短暂,但他清楚前者绝对是烈女那一类,就是种下万箭穿心的邪咒,估计她也能挺过去。

     所以张天宝抓准了前者的贞洁,一旦她要杀自己,只要自己催动咒法,不去解除,对方一辈子就彻底跟贞洁烈女无缘了。

     当然,咒法不是想种就种,好在前者如今防备全无,连半条命都快没了,只能任由他的摆布。

     种下咒法,张天宝也放心了许多,接下来便是将舍利子拿出,掀开女人的被子,闭上眼睛,刻意不去看对方白花花的身子,连忙将舍利子扔向女子腰间。

     “为了救你,道爷可是下了血本,你一定要知道感恩啊……”张天宝低声咕哝,随后双手结印,点像舍利子。

     嗡!

     只听一声嗡鸣,舍利子周身颤动,表面金光大涨,同时一股神圣,不容侵犯的威严从中弥漫开来。

     张天宝见状再次输送灵气,就在他源源不断的灌注其中,整个房间都是披上了万丈光华。

     甚至无形中,在那闪亮的金光内,一尊身披袈裟,正襟危坐,双手抚膝的古佛浮现。

     他雍容大度,慈祥端庄,神势肃穆,仅仅一眼看去,就给一人肃然起敬之意。

     张天宝心里清楚,这就是舍利子主人的本尊。

     “这高僧的修为,看上去深不可测,活着的时候,八成是名金刚境的牛人。”后者心头猜测,此刻那浮现的佛像,双眼正看着女子腰间的黑气。

     在他那神肃的双眼中,不存在半点杂质,哪怕女子身材美如天物,也不过是一具普通的躯体而已。

     正瞅着,佛像又是突然转头,将目光向着张天宝往来。

     “咦?”

     对上前者的目光,后者蓦然一愣,讶异出声。

     这货扭头了,在看自己!

     丫的,他应该已经坐化了吧?

     张天宝心头打鼓,虽说目光不掺杂任何情感,可就这么被直勾勾的盯着,还真是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意。毕竟自己是在那前者的坐化之物给人疗伤啊。

     好在,后者的担心多余了,佛像只是在他脸上看了几眼,而后再次回过头看向女人。

     “阿弥陀佛……”

     佛像开口,他双手合十,咏吟佛号。

     同时一股使人心神震荡的波动传开,仿佛涟漪般在房间内不断激荡。就在佛号远去时,佛像突然伸指一点,而后一道金光射向火珊腰间。

     当碰触黑气时,一声森然的惨叫从中传来,黑气像是遇到了何种可怕,不断的从火珊腰间升起,试图离开对方的身体。

     怎奈,金光丝毫不给它逃跑的机会,就在黑气离开女子体内,浮空的佛像伸手一抓,顿时就将黑气捏在手中,用力间,黑气仿佛挣扎般,带着凄厉的嚎叫,逐渐的蒸发在空气中。

     做完这一切,佛像再次呼了声佛号,随后那舍利子突然脱离了张天宝的掌控,直径飞向女子眉心,融进了她的体内,同时在她额宇间,留下了一个金色符文。

     直到舍利子融合完毕,佛像再次扭头往来,直勾勾的盯向张天宝,随着短暂的四目交对,佛像兀然咧开嘴,好像笑面佛,既慈祥又神秘的冲他一笑,随后化作金色云烟消失房间。

     佛像最后的笑容,意味深长,张天宝见了顿时一愣,只不过回过神时,对方却随着那一缕云烟,销声匿迹。

     “奇怪,我怎么觉得那和尚似乎拥有灵智?”

     张天宝习惯的摸起了下巴,方才为火珊驱除黑气时,他完全没插上手,全凭那佛像自己动手,很明显对方拥有着绝不是一缕残念那么简单。

     “佛界中,有佛身轮回一说,如果对方真的坐化,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表情变化,唯一能解释的,便是这和尚很可能是某位佛陀的分身轮回!分身坐化后,真灵重归三界。”

     “不过…那和尚又是哪个佛陀的转世呢?”张天宝挠了挠头,想不通干脆不去想,毕竟现在自己还很弱小,应该多考虑考虑当下。

     “种邪咒还在,看来那和尚没有动多余的手脚,倒是有点眼力见。”张天宝哼了哼,随后检查起火珊伤势。

     此刻前者面色逐渐恢复,不再苍白,满面红光,腰间的漆黑散去后,伤口也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见她生机回转,呼吸平稳,小家伙便甩起小手转身走出房间。

     他饿了,经过一番奔波,肚子已经开始表达了不满。

     推开房门,他一脸疲倦的大步离去。

     就在他顺手关好房门后,躺在那的火珊手指轻动,眼眸也在此刻微微的蠕动,她想打量四周,想看清自己在那,只不过正准备她坐起身子时。

     “阿弥陀佛……”

     一声肃穆威严的佛号,兀然在她脑中响彻。

     ……

     “小二,马上给我们准备五间上房!”

     悦来楼一楼大堂,数名青年男女大步走了进来,他们穿的绫罗绸缎,锦罗玉衣,各个脸上都是带着不凡,体内若隐若无的散发出一种盛气凌人之意。

     而这些人的领首,是名黑衣青年,在那黑色锦衣上,纹着一头妖兽,看起来十分狰狞。

     “实在抱歉几位客官,本店上房都已经住满了,目前只剩下四间厢房,您看几位……”一名伙计跑来,是之前接待张天宝的那名小厮。

     后者见眼前几人都是一身奢华与桀骜,半点怠慢都不敢有。

     啪!

     只是…还不等他话音落下,那领首黑衣青年蓦然伸出手,看也不看的甩出一个巴掌,霸道的将那小厮扇飞后余光一瞥,森然冷笑。

     “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睁开狗眼瞅瞅,本公子是住厢房的人?”

     砰!

     店小二砸在了柜台上,直接将那柜台撞翻。

     与此同时,门前的动响也瞬间吸引了一楼大堂内不少吃饭的客人,当他们将目光往来,看在那领首青年身上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

     “这是……”

     他们瞪起双眼,目光惊骇的看向青年黑衣上的纹印。

     那是一头身状如虎,头上三只铜眼,青面獠牙,尾长一丈八尺,四肢如象的妖兽!

     然而,正是因为看到这头妖兽,大堂内的人顿时不平静了。

     “这是西北巫山,南宫家族的标志!”

     有人惊呼,显出意外,明显这个家族在不少人的眼中,有着很大的分量!

     “南宫家族?就是那个与妖兽共存的家族?”

     “不然呢?这天下间除了南宫一家,还有哪个家族敢在巫山生存?前者衣服上的标志,正是巫山的妖王,裂虎兕!”

     “传闻南宫家族世代与巫山妖王交好,所以南宫家的族徽,就是以妖王为原形!正因如此,他们才能成为四族之一,比起青云、万霞、天剑三宗都不逞多让!”

     众人众说纷坛,议论之声足以传遍所有人的耳朵。

     听到对方来头这么大,不少疑惑的人顿时吸了口冷气,再看几名青年男女时,眼中充满了忌惮。

     “几…几位息怒息怒,不就是上房吗,鄙人现在就给您准备,还请几位稍等片刻。”悦来楼的掌柜也在这时飞快的跑了出来,一脸奴才样的赔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