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慕容图的愤怒
    这一天,风月馆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暗中却是忙的不可开交。

     各式各样的人,涌入酒楼大门,使得原本偌大个酒楼,顿时人满为患,这些人往那一坐,一言不语,各个身上都带着煞气,无形中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息将整个酒楼笼罩。

     使得一些前来吃饭的客人,纷纷望而却步,不敢踏入。

     即便他们想进来,也得有地方算啊,从一楼到三楼,济济一堂,甚至连个凳子都腾不出来。

     “什么?跟……火云帮开战!?”

     风月馆,四楼一间包房,一声惊呼,蓦然响彻。

     在这间房内,共坐着十一人,其中有十人脸上带着惊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决定了和火云帮撕破脸皮后,风宁立刻就召集了十名队长,并且将事情没有隐瞒的告诉了众人。听到此言,所有人都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兔子,突然跳了起来。

     他们有些呆傻,与火云帮开战?

     显然,在他们眼中这无疑同等于找死的行为,当下就有很多人表达反对。

     “风馆主莫非在说笑?”一名男子垂眉,他身穿灰袍,脸颊消瘦,眉宇间带着沉着,不满开口:“按照风月馆的实力,与火云帮开战简直就是飞蛾扑火,恕我不能同意!”

     “没错,火云帮是三区的大型帮派,先不说人数上的差距,单是帮主裴宇文,就不是我们所能敌对的,那可是少英榜排名前三十的筑基强者!”

     有人附和开口,他是个中年人,比较沉稳,不怒自威的面庞上带着阴霾。

     “以卵击石,这是找死,我也反对。”片刻间,房间内的十名队长,便有三人拒绝。

     “还有人反对么?”

     风宁脸上挂着笑容,虽说心里气愤,却没有摆在脸上。因为他本身就没对这些人抱有过期望,一旦开战,他们所能形成的战力,也很微末。

     毕竟筑基境的战斗,别说是个十个炼气,就是一百个又能如何?终究无法弥补那数道鸿沟上的差距。

     之所以召集众人,无非看在他们是风月馆的核心成员,这等大举动,还是要吱会一声,正好也借此机会看看究竟有几个人是真正的衷心。

     毕竟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地界,附属势力,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一处下榻之地,没什么危险他们乐在其中,一旦遇险,自然大难临头各自飞。

     “呵呵,我虽然很想跟随风馆主,但不料这些时日,族中传来消息,让我立马撤出虚灵界,所以…只能说句抱歉了。”很快,又有一人出身反对,虽然没有拒绝,但他表达的很明显,要退出风月馆。

     此话一出,众多人都是露出鄙夷,虚灵界乃是修士最好的磨练之地,而且无极密地开启在即,那才是所有人的向往,你竟然要在这个时候退出?

     鬼才会信!

     话虽如此,可许多人都未点破,甚至也有的人借此理由,委婉的说出要退出的意愿。

     “呃,馆主抱歉了,我也有点事……”

     “我虽无事,可如今修炼的功法,已经隐隐有着突破的迹象,所以需要闭关。”

     “还有我,我觉得最近似乎将要突破,所以也要闭关修炼才行。”

     没过多久,房间内传来一道道满是歉意的叹息,眨眼的功夫,十人中,有八人拒绝。其中有五人表示退出,剩下三人即使没有说出这话,但意思也都殊途同归。

     “好,既然各位如此选择,我风月馆,便不做挽留。”风宁开口回答,依然挂着淡笑,看起来很洒脱,没有刻意为难。

     他清楚,如今自己也是釜底抽薪,孤注一掷。

     败了,大不了退出虚灵界。

     胜了,这些见风使舵的人,也无大用,第三区将会有更多的人前来效忠。

     “呵呵,我等告辞,还望馆主保重。”一名男子笑着抱拳,眼中流露出一种难以察觉的鄙夷。

     “告辞!”

     剩下七人也是随后起身,抱拳之后,不冷不淡的大步离去。

     他们走的十分俊逸,潇洒,甚至路过风宁身旁时,眼中还带有讥讽,许丝不自量力的意味。

     ……

     “这风宁真是个白痴,竟敢和火云帮作对,注定要死无葬身之地!”走出风月馆,一名红袍男子,看了眼那巨大的牌匾嗤之以鼻。

     “陈兄说的不错,恐怕风月馆很快就要消失在武州城了,倒着实有些可惜。”身旁的灰袍男点点头,轻笑一声后,又看向其他几人。“不知诸位兄弟今后有何打算?”

     “无极密地开启在即,恐怕唯有暗中蛰伏,等待密地开启之日了。”一名青年开口,垂眉说道。

     “是啊,大家此行虚灵界,为的就是无极遗址中的造化,日头将近,应当养精蓄锐才对。”有人表示赞同,随声附和。

     “我倒不以为然。”灰袍男勾起嘴角。

     “哦?刘兄莫非还有其他的想法?”其余人都将目光望来。

     “无极魔宗是虚灵界的腹地,这点大家都清楚。可想要进入魔宗,前提要有魔宗的弟子门牌。这些门牌则要去密地中,从魔宗弟子的尸骸上夺取。”

     “庆幸的是,武州,妖州,丰州,狂州,这四大洲城都有密地的存在,所以争夺的人也相对少了许多,但要知道,武州城内的修士,没有十万也有数万,单凭自身实力,各位认为,我们会夺得门牌么?”

     灰袍男子分析,说完看着眼前七人。

     听到他的话,七人沉默,他们不过才是炼气三层左右的修士,哪有能耐去和一群筑基相比?

     “依陈兄之见,我们难不成要放弃?”有人怏怏不乐,不甘问道。

     “放弃?为何要放弃?”灰袍男陈卓笑了。

     “传说密地之内,尸骸无数,哪怕百年过去,依然漫山遍野,纵然咱们实力微末,也不见得毫无希望,不然一些还未踏入炼气层次的武者,为何也要踏入此地?”

     “密地一定要去,遗址也定然要进,只是大家缺少一个势力,脱离风月馆,我们身旁必须要有筑基境的修士庇护,这样在密地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陈兄心思慎密,此言言之有理,就是不知,我们要投靠哪个势力?”听到灰袍男的话,七人将对方当成了主心骨,毕竟前者来到武州城的时间最长,岁数也年长他们一些。

     陈卓笑了笑:“风月馆即将消失,第三区水潭过深,不宜往里深入,目前来看,天鹤楼倒是不二选择。”

     他缓缓道出了用意,七人听闻,也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对他们而言,除了天鹤楼的确没有更好的选择,即便去了第三区,以他们微末的修为,充其量也只是个普通帮众,难以得到重视。

     想到此处,八人一拍即合,纷纷大步离去,笔直的顺着街道向西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