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道爷人缘就是好
    “说吧,你们两个来干嘛?没事别打扰我,正闹心捏!”小家伙光着屁股坐在地上,斜眼瞪着二人。

     “噗!听说,你明日要离宗执行任务,所以…师姐特意来看看你。”女子捂着肚子,再看对方装扮,一抹泪痕,气笑道:“你说你,干嘛穿成这样?这样的行头出去,不是弱了我天宗的门风吗。”

     “我乐意,爱咋咋地!”

     张天宝白眼,心头不岔,要是你知道了这肚兜的来历,恐怕还得跟我抢着穿呢。

     不过……要是师姐穿上了这肚兜……乖乖!那画面太美,不敢看啊!

     能想象吗?

     一个古典大美女,上身穿着肚兜,晃着两双白花花的大长腿,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一步步像你走来,胸前还鼓着两团大丰满……

     “阿弥陀佛!”

     张天宝呼吸急促,高呼佛号,同时低下头:“善哉善哉,你还小,不适合这么早犯罪啊!”

     “喂,气傻了?”

     女人自然不知道他的心思,见其一脸古怪的表情,她抿起唇角,拿出一个精美的瓷瓶道:“好了,不跟你闹啦。这是混元一气丹,师弟此行若遇到困难,将其吞下便可护住心脉,只要还有一口气,便可保你不死。”

     “咦,好东西啊。”

     回过神,张天宝眼睛一亮,这是地六品丹药,自己还没那能力炼制,就是想买都买不到。

     “多谢师姐,还是师姐知道心疼我。”收起瓷瓶,小家伙又将目光看向那名男子,似乎在等待对方的礼物。

     后者见状,嘴角抽搐,虽然他也是来送礼的,可见这眼神怎么感觉好像是自己欠他似的?

     “咳,这是师兄的一点心意。”男子隐隐不爽,从怀中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道:“此物乃极品法器,锋利异常,近身之下,可刺穿一件下品宝器。”

     “嗯,这么大方?”

     看着银光闪闪,寒气逼人的匕首,张天宝顿时愣住了。

     他狐疑的看了两眼男子,便一把抢了过来,拿在手中端详时,满是欣喜。这把匕首他可是惦记很久了,一直想着什么时候给偷过来,没想到今天对方竟然亲自给送上门了。

     “啥也不说了。”张天宝感激,收起匕首,看向男子道:“小弟谢过风师兄,你比师姐出手都大方,还是风师兄最疼我了。”

     “什么?好你个白眼狼!马上把丹药还我!”女子一听顿时气急。

     “嘿嘿,开个玩笑~”张天宝忙是收起两件礼物,讪讪道:“许雪师姐和风扬师兄都是最疼我的,师弟谨记在心,它日绝不会二位的关怀!”

     “哼,这还像句人话。”女子撅嘴,俏容上依然带有不悦。

     “天宝师弟可在?”

     不多时,一声大喝,又从府外传来。

     这是一位二尺高的大汉,异常魁梧,浑身肌肉鼓起,仿佛一个巨人。

     他雷厉风行,话音刚落,便大步走来,许雪与风扬二人见状,抱拳道:“拜见雷远师兄。”

     “都是同门兄弟,情同手足,没有那么多规矩!”魁梧大汉摆手,一头冲冠怒发,尽显火爆,刚毅的面色上满是豪爽。

     “雷师兄来啦?”

     见到大汉,张天宝顿时搓起肥嘟嘟的小手,一脸不怀好意的冲着对方傻笑。

     ……

     黄昏落日,褪去的晚霞仿佛一把熄灭的烈火,将天空映成一片暗红色。

     张天宝这一天没闲着,得知自己要离宗,清凉山大部分的弟子都来了一遍,资历高的师兄都会送出一些经验和礼物,普通弟子也都很诚恳的说了一遍祝福话语。

     这不得不让后者感叹,自己在宗门的人缘太好了!

     然而,也有各别的家伙,差点没把他气吐血。

     你说你,说啥不好,非特么说羡慕!

     可恨的是,刚说完人就跑没影了,跑的比兔子还快,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跑来气我!

     “唉……这群家伙以后得少坑,越来越精了。”背着双手,张天宝慢悠悠的走进房间,瞥了眼地上的物品,小手一甩,直接收走。

     “明天就要离宗了,我得养足精神,时刻准备跑路!啊呸……时刻准备战斗!”

     说着,张天宝一头扑到在床榻上,时隔不一会,便是鼾声如雷,那不停吧唧的嘴巴上,还流着一道剔透的液体。

     “啊哈~~师姐你这肚兜真不错呀,大腿也好白好长。咦?你,你怎么脱了?哇……好大呀!啊哈哈哈~~呃……好累!”

     一夜无话……

     张天宝在梦中做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昔日清晨,大地渐渐复苏,连绵起伏的山脉上白雾环绕。

     一大早,天灵宗中央峰,聚集了很多弟子,细眼一眼,窸窸窣窣的人群,足有数百,这几乎是大部分的留山弟子。

     此刻,所有人都在一处武场上静静等待,不时的,远处就有几道流光滑落。

     “咦?这不是孙师兄么,没想到你也来了。”

     “哈哈哈,听说那瘟神要离宗,还是去踏入那位面裂痕,此等大事,自然要来送送。”一名刚刚落下的青年很是爽朗的笑道。

     “瘟神离宗,的确算得上是大事!”一名结伴青年点头,随后满面感慨:“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这一天。从今天开始,我培养的灵植药材,总算又可以重见光明了!”

     “是啊,可算是要送走这位草药大盗了……”身旁几名弟子听闻,皆是不约而同的点头。

     自从天宗有了张天宝,清凉山的各大药师们总会无缘无故的丢失种植的药草。即便他们严加防范,乃至列阵,那药草该丢还是丢,时间一长,所有药师也察觉到了不对。

     他们有过很多的怀疑目标,经过逐个排除,最终都将目标锁定在了张天宝的身上。

     没办法,这小家伙平常懒的连屋都不出,却天天都能炼丹炼个不停,而且大部分都是珍贵稀少的草药,不怀疑他怀疑谁?

     最让人气愤的是,这混蛋狡猾的很!

     生怕他们这些药师弟子一同上门算账,所以每次炼出的丹药中,自己只留一颗,其余的都送给了一些辈分很高的师兄师姐,如此一来,在天宗之内,他们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为了防止药草丢失,大家只好将药园搬进了山洞,无法沐浴阳光,只好用阵法取代。这么做的弊端就是药性会大大减少,却起码好过再被人偷!

     对于一些高级别的弟子而言,前者是个宝。

     可在他们这些药师的眼中,那特么简直就是尊瘟神!最好滚得越远越好!

     “你们看,瘟神来了。”正说着,所有人便见一道慢悠悠的身影,从天边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