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曾经的一代大盗
    清晨的清凉山还有雾霭,红日跃出山头,林间白雾环绕,潮湿的空气中,清新爽洁。

     不时地,远处一排排仙鹤飞来,仿佛在云海中翱翔。

     时而一道剑虹从山中升起,更是点缀出了天宗的不凡,几名弟子结伴而行,彼此含蓄温暖,看起来一片祥和……

     “好蛋疼。”

     半空中,张天宝屁股下坐着一把宝剑,脸上抽搐不止,眉宇上的两条毛毛虫紧紧的拧邹在一起。

     “哎,这群家伙好像都学聪明了,不好忽悠啊,以前挖坑都抢着往里跳,现在倒好,竟然把自己给坑了。”张天宝的郁闷难以用语言形容,事后他本想恳求师尊换个人选。

     哪想这老家伙理都不理自己,摆明了就是早做好了决定!

     “妈蛋,这下躲不掉了,可该咋办?”张天宝一路都没好心情,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坐在府内,他一动不动,似乎在寻找着解决的办法。而他一旁,有个巨大丹炉,正在熊熊燃烧,张天宝看也不看一眼,此刻的他,哪还有炼丹的心思?

     就在他苦于思考时,清凉山的主峰大殿内,满头白发的老人也是思考。

     后者身穿白色长衫,眼睛不大,却出奇有神,眼瞳深处有着精光射出,仿佛能够透射灵魂,洞悉人心。坐在蒲团上,他整个人极为自然,如似一缕清风。

     当做出决定,剑尘也不确定自己的决策是否正确,虽然那小家伙有些调皮,可不得不说,前者的修炼资质是自己最看好的。

     也正因为这一点,才会将名额扔在前者头上。

     不是因为他要害自己的弟子,而是想借此机会让对方更进一步。

     修行一途,资质并不能说明什么,天赋越高的人,就越要吃尽苦头,只有在危难中不断打磨的人,才称得上真正的天才!

     如果因为对方资质好,便将其关在宗门保护起来,反会害了他。

     此刻的剑尘,只希望那小家伙能清楚自己的苦心与用意,哪怕后者恨他,也无悔。毕竟如今的天宗,拥有血性的弟子太少了,虽说天骄不缺,却都难委重任。只有经过鲜血的沐浴,才能成为人中之龙!

     “天宝那孩子还小,现在就让他去,不太好吧……”身旁,一名赤发老者撵着胡须,低声说道。

     “的确是小,不过天宗之内,有谁比得上他?”剑尘苦笑,头疼道:“抡起才智与谋略,这小子简直就是个人精,一肚子坏水。此外他的实力,我也很放心。”

     “地丹第一人么……但愿如此吧。”赤发老者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就是不知其他几位掌座,会选出什么样的弟子……”挑了挑眉,剑尘若有所思的将目光望向大殿之外。

     ……

     “天宝师弟!”

     洞府外,一声粗狂的嗓音响起,随后一名精壮的汉子走来,见到洞内一脸蛋疼的小家伙,便是大嘴一咧,扔出两道符箓道:“这是师尊他老人家给你百里遁地符,还有一套法兵护身。”

     说着,汉子又掏出一把青色宝剑,一个金光闪闪的宝衣。

     “看,这可是法器!师尊的手笔还真大,早知道有这么多宝贝,我就主动请缨了。”后者羡慕的嘿嘿笑道。

     张天宝抬头,瞥了眼几样东西,脆脆开口:“那我跟那老头说,让你去吧。”

     “卧槽,坏了!俺突然想起晚上还得和几位师兄弟切磋武艺,那个啥……俺先走了!”刚一开口,后者连忙转身,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从洞府的百米之外传来。

     “妈的,连你都变精了!”

     张天宝愤怒,一挥小手,将一堆垃圾收了起来,旋即极为痛苦的叹道:“看来那老家伙是非让我去不可了,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去就去。道爷就不信了,谁还能拿我如何!”

     想着,小家伙缓缓起身,走到房间里‘噼里啪啦’的收拾了一大堆东西。

     再走出房间时,他的造型,瞬间让人大跌眼镜!

     只见那肉墩墩的身躯上,穿着一件红色肚兜。嫩白的肩膀上,披着一条红色丝绫。略粗的脖子上,挎着个铜色铁圈。左手,还持着一杆长枪!

     此刻若有外人在场,八成会一口老血喷出!

     这造型,简直太他娘的扎眼了!

     “嗯,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样一定很保险。”张天宝自言自语,对自己的着装并不感到羞耻。

     起码,这比起老头给他的那堆破铜烂铁要好得多。

     在别人眼中,那些法器或许让人眼红,可在张天宝眼里,那就是一堆破烂。

     “九龙烈火兜,混天绫,乾坤圈,火尖枪,除了那风火轮,哪吒三太子的身子基本都被我扒光啦!”

     张天宝很满意,他觉得自己此行不会有任何风险,虽然自己道行微末,无法发挥出这些宝贝的真正本领,但在同级之中,足以睥睨!

     “哦哦,对了,这次出去不知道要多久,我得把太上老君的八卦炉给收起来,免得被谁给摸走。”张天宝敲了敲额头,连忙又跑到火红的丹炉旁将炉火熄灭。

     砰!

     只听一声炸响,炉盖崩飞,三颗带有芳香的丹药浮现。

     丹药通体乳白,周身表面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这是…成丹了?”

     张天宝一愣,抓过三颗丹药细细打量,没多久,他小嘴一咧,满是感慨道:“宝贝就是宝贝啊,老君的八卦炉果然是炼丹神器,也不枉费我豁出小命,趁他喝酒去时,将其盗来!”

     小家伙很得意,因为比起孙猴子,他可要聪明多了。

     你说当初那傻猴子,放着如此牛逼的生产线不偷,偏偏去偷生产出来的丹药,这不是有病吗?你要是把丹炉偷了,以后想要什么样的丹药没有?

     “唉……猴子就是猴子。”张天宝摇头,说完将八卦炉收进了一个蓝色指环内。

     “宝贝虽多,可惜能用的太少了……”摸着指环,后者有些憋屈,守着一座金山,却只能看不能用,这种感觉别提有多酸爽。

     “不过现在想起来,三界的那群家伙,一定把自己恨透了吧?”沉吟半响,小家伙突然捂嘴窃笑。

     作为曾经的一代大盗,他的名头,可谓让三界之内闻风丧胆!

     普天之下,就没什么他不能偷的。

     连西天大日如来手里的金丹砂,他都抓过一把。

     想起那把丹砂,张天宝就流口水,在他眼里,那可绝对是个宝贝。曾经助他逃过数次大难!撒开后,如同流沙一般,哪怕是大罗金仙也得被困,可惜他挥霍的太快,简直就是浪费!

     然而,缅怀起以往的种种时,张天宝眼前清风一拂,满是忧伤。

     “都怪自己,当初的名头太响,仇人太多。不然也不会落到此等境地。最可恨的,就是那东皇!”

     “他娘的,你说当初我不就是去天界之门转了一圈么,又不是要偷他的东皇钟,至于这么追着我不放吗?害的道爷一路逃到三十三重天,被所有神仙围攻,要不然又怎会死!?”

     后者很气愤,却又无事于补,只有摇着头继续打点物品。

     “天宝。”

     就在这时,洞口外响起一声雀耳,而后便见一男一女结伴而来。

     女人身穿青色裙衫,身段修长,挺秀婀娜,皮肤白暂,肤如凝脂,长得好似一名仙女,温柔绰约,美丽不失大方。

     她身后的男子一身青衣,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俊冷。

     二人一进洞口,还不待说什么,见到坐在那的张天宝便是一愣,而后皆是腮帮一鼓,虽然强憋笑意,可最后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咯咯咯,笑死我啦,啊哈哈哈。”女人笑得前仰后和,胸前的两团丰满,宛如山岳般宏伟。

     “嗯,师弟好兴致,为兄今日……开眼了!”俊冷男子嘴角抽搐,憋得满脸通红。

     “笑什么笑?没见过穿肚兜哇!”张天宝瞪眼,一副我很不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