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麻烦不断
    老人嗓门格外洪亮,浑浊的老眼带着火热,他抖动了两下山羊胡,气喘吁吁道:“爆什么大力丸的,我全部都要了,谁跟老夫抢,就是在跟我慕……慕容闻作对!”

     老人扶着门框,喘着大气,这一路跑来显然给他累够呛,如果不是发现了这里的异常,恐怕还会在街上跑圈。

     “慕容闻?”

     听到老人名号,铺子内的一名修士猛然张开了嘴巴。

     “你说的慕容……难不成是……慕容家的那个?”

     “不错,如假包换!怎么,你们有质疑?”老人点头,同时眼皮一扫,无形间那苍老的身躯中,流露出一股庞大的威压,仿佛一座大山般轰然压在了众人身上。

     下一秒,所有人面色大变,眼中露出敬畏与胆颤。

     “不敢!”

     一名大汉虎躯一抖,忙是抱拳道:“晚辈见过慕容前辈,既然您老开口,晚辈自然不会与您争夺,在下告退!”

     说完,大汉拿起灵石和法器就灰溜溜的离开的铺子,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

     “你们呢?”

     老人扭头,又将目光看向剩下的人。

     “呃……我们也告退,前辈您请。”回过神,所有人一个激灵,头也不回的匆忙而去。

     眨眼,人满为患的铺子里就剩下了一个老头,他喘了口气,整理了下衣袍,随后大步走来,嘴角一咧,露出一口黄牙道:“老夫来买丹,那个什么大力丸我全要了,你们开个价吧。”

     老人露出了笑容,虽然很猥琐,不过可以得出,他心情很好。

     张天宝狐疑的盯着对方,看了老头两眼后这才开口。

     “抱歉,大力丸刚刚已经卖完了。”小家伙声音清脆,说完还抱了抱拳,以示歉意。

     砰!

     话音一落,老人猛的摔倒在地,旋即连忙爬起来问道:“一,一颗都没了?”

     “嗯,一天十颗,都卖光了。”

     “该死!老夫竟然还是晚了一步!”老人跳脚,气的直撮牙花子,而后又问:“那明天还会有吗?”

     “有。”

     张天宝点头,咧嘴道:“一天十颗,一颗一百块灵石。”

     “老夫全买!这里是一千块灵石,你拿去,明天老夫来取丹!”老人随手扔下一袋灵石,也不怕对方耍诈,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小师弟,他们不会都疯了吧?”布源拿起袋子点了点,竟然真的是一千块灵石,当场吸了口惊气。

     “疯没疯我到不知道,不过想必已经有人见识过了丹药的威力。”张天宝扬起小嘴,说完转身走向后院,他来到房间内,挥手间布下一道结界,而后重新开始炼制暴虐大力丸。

     就在他炼丹的途中,丹坊门外,还是源源不断的有着人群涌出,他们一波接一波,仿佛浪潮。布源也是不断的提醒和哄赶,直到入夜,这才如释负重的抹了把大汗。

     “你回来了?”正想着休息时,穆小沛从外面跑了进来。

     “嗯。”

     后者点点头,随后一言不语的回到了房间,在那乌黑的小脸上,满是有着阴霾笼罩,仿佛心事重重,比起之前开朗的性格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布源也懒得多问,直接关好铺门,回房休息。

     ……

     暴虐大力丸的消息传播的很快,仅仅一个下午,整个武麟城不说是人尽皆知,却也传入了各大势力的耳中。

     城南,一座庞大的府邸内,几名中年人坐在一起,他们手中拿着一颗丹药,脸上带着半信半疑,今天斗市发生的一举一动,他们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并且立刻派人去弄来一颗丹药。

     如今他们手里的丹药,便是暴虐大力丸。

     虽说来路不正规,可卖他们丹药的人,绝对没有胆子敢骗他们。

     “来人,给我叫来一个护院,要先天武者境界。”盯量半响,一名红袍男子开口,他穿着红色锦衣,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无尽威严。

     话音一落,很快门外便被敲响,而后一名青年护院走了进来,低声道:“老爷,您有何吩咐?”

     “把这丹药给我吃下去!”

     中年人甩手,将丹药扔给了护院,后者一愣,虽有迟疑,可见眼前几道凌厉的目光,便咬了咬牙,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几名中年人一脸认真的看向对方。

     就在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很快,那护卫身体上突然散发出沸腾蒸汽,紧接着,房间的气温也在跟着飞快上升,眨眼间,他身上一片通红,肌肤表面也散发出青铜色的光芒。

     与此同时,护身身上的气息也是变了,从先天武者,踏入了炼气阶段。

     红袍中年人见状,眼瞳一缩,随后起身拔出了护院腰间的佩刀,当下一刀砍在了他的手臂上。

     护院吓得浑身一颤,连忙反手阻挡,几乎是无意识的用手掌抓向刀身。

     铛!

     只听得一声嘹亮的响音,那刀身竟被护院紧抓手中,任凭后者怎么抽,也难以挣脱,而他的手掌竟是未伤分毫,甚至连刀刃都有些打卷。

     “果然刀枪不入!”

     屋内的几名中年人同时吸了口气,脸上浮出不可置信。

     随后,红袍中年人松开手刀把,重新坐回椅子上,让前者在屋内呆满半刻钟头。

     这一幕,在武麟城不同的府邸中都在上演,直到半个钟头后,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瞪大了双眼。

     “给我传令下去,无论如何,都要得到此丹的丹方!不惜一些代价!”这是所有府邸内传来喝喊,当下武麟城的势力全被调动,有的在暗中蛰伏,有的直接杀向丹坊街。

     只不过,他们来到丹坊街时,便被一名老者阻拦下来,老人一身灰袍,打扮的有些邋遢,但身上却散发着一种极为雄厚的气息,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人如坠冰窟,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回去告诉你们各自的主子,此丹铺的人,我慕容家保了,谁想找死,大可一试。”老人淡淡开口,轻描淡写的话语,仿佛闷雷,狠狠的轰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听到那带有肃杀之意的话,本想用蛮力取得丹方的人,一个个汗流浃背,怛然失色。

     他们颤抖,不是因为眼前老头可怕的修为,而是‘慕容家’那三个字。在古河域,你可以不知道青云门,可以不知道朝剑宗,唯独不能不知道慕容家。

     这可是传承了近千年的修真世家,整个古河域最庞大的家族之一!

     连宗门都要在他们面前低头,更别提他们这些小家族了。

     “原来是慕容前辈,晚辈打扰了,我们这就走!”很快,一名蒙着面的黑衣人抱了抱拳,随后飞快的消失在了夜色下。

     在那黑衣人之后,所有人都是规规矩矩的在老人面前抱拳行礼,随后才敢离去。

     老人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对方走后,他身形一闪,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在了原地。

     ……

     翌日清晨,张天宝连夜炼完一炉丹药,他分别放在一个比较大的瓷瓶中。

     日上三竿后,店铺大门刚开,他就碰到了站在门前的灰衣老头。

     “前辈好,这是你的丹药。”张天宝愣了愣,随后将瓷瓶递给了老人。

     “呵呵呵,你这小子果然有信誉,老夫这里还有一千块灵石,就当预约明天的丹药。”说着,老人再次掏出一个布袋,随手扔在了小家伙的怀里。

     “前辈预约倒是没问题,不过……您这么做,让我有些为难啊。”张天宝摸了摸下巴,目光无意识眺了眼街道上围堵的人群。

     那些人都堵在丹铺门前,显然是在准备购买丹药。

     “无妨,只要老夫在这,我看谁敢说半个不字?”说罢,老人回头一瞪,十分霸道,人群见状,连忙扭过头不敢对视。

     “嘿嘿,看见没?他们都怕我。”老人得意咧了咧嘴,随后就往门前一坐,仿佛一尊门神,堵在了大门口。

     “……”

     张天宝汗颜,与其说这老家伙是尊门神,他更绝对像个老乞丐,还是很无赖的那种。

     “前辈,如果您没什么事不妨就进……”

     “哈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还未说完,老人突然大笑,随后起身拍了拍屁股,毫不客气的进了铺子。

     “……”

     张天宝一脸黑线,隐隐就是有些后悔,他觉得这老家伙,简直就特么是个流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