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你问我我问谁去?
    老头一副自来熟的模样,进入铺子便是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仿佛这是他自己家一般。

     张天宝心头腹诽,表面并去在意,反正店里也没值钱的东西,而且这老头来头貌似很大,仅仅一个眼神就能使得人群颤悚,显然不一般。

     “小家伙,这丹药都是你炼的?”老头在铺子里略微一扫,就将目光落在了张天宝的身上。

     “是啊。”

     张天宝坐在老头对面,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前辈有话不妨直言。”

     “唔?倒是有点胆识。”老人呲起一口黄牙,笑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要好心提醒你一句,这种暴虐大力丸不应该出现在武麟城,甚至更不应该出现在古河域。”

     “为什么?”张天宝问道。

     “呵呵,你这可不是一般的丹药啊。”老人拂了拂山羊胡,一本正经道。

     “这种丹药的效力实在罕见,足以媲美上古丹方,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实话不满你说,如今武麟城几大势力纷纷出动,目的就是夺取你这丹方,你应该是炼气期的修为吧?依照你的年岁,倒是不俗,却难以自保。”

     “你可知,武麟城三大势力的族长修为?”老人问道。

     “愿闻其详。”

     “你倒是很坐得住。”

     见对方从容自若的模样,老人高看一眼道:“武麟城三大势力分别是武家,麟家,城主裴家,武麟两家的族长都是半步地丹,城主则是地丹圆满,这还不包括他们的座下族老,虽然它们不是地丹,却也都是筑基大圆满。”

     “这种势力,远不是你所能媲美,所以你的情况很危险,要么交出丹方,要么被灭杀!不过,倒是还有另一种办法……”

     说着,老人顿了顿,看了眼小家伙道:“另一种办法,就是来我慕容家。我慕容家虽然不是大门大派,但也是底蕴千年,在古河域还是很有分量的。”

     “前辈的意思是要邀请晚辈了?”张天宝听懂了,这是让自己找靠山。

     “不错,老夫跟你这小家伙很投缘,也很惜才,所以想要诚心邀请。”老人点头,坦然说道,同时心里有着十足的自傲,就因为他慕容家的威望,这种邀请,也是别人求之不来的。

     “多谢前辈好意,晚辈会考虑的。”张天宝笑了笑,算是婉拒了老人的好意。

     虽然前者可能发至内心,但他不得不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老家伙把自己带到慕容家,逼迫自己给他们炼丹怎么办?

     从其他修士对老人无比恭敬的模样就可以看出,这慕容家一定不简单,恐怕比那些宗门还要恐怖,所以他不会冒险,宁愿在武麟城杀出一条血路,也不愿与虎为谋。

     “嗯?你小子…傻了不成?凭你炼气的修为,在这里难以立足啊。”老人回过神双眼一瞪,十分讶异的说道。

     显然事情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虽然自己也有一定的目的,但还是真正的希望对方能够平安。

     “多谢前辈关怀,晚辈也有自己的考虑。”张天宝依然婉拒。

     见他的坚决,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道:“唉…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意,老夫也不强人所难。这样吧,我手里有一块信物,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可以来大都会找我。”

     说着,老人递出一块翠绿色的牌子。

     张天宝伸手接过,而后抱拳道:“多谢前辈,晚辈改变主意定会登门拜访。”

     “但愿如此吧,希望你能够走出武麟城……”老人苦笑,说完摆了摆手,起身道:“老夫明日就会离开这里,所以你还有一夜时间考虑,等我走后,反悔也来不及了,所以你好自为之。”

     话音一落,本是一脸无赖的老头大步离去,似乎他此行目的,就是为了拉拢。

     “三大势力么……”

     目送对方离开,张天宝垂眉思索,暴虐大力丸的吸引力虽然在他的预料之内,却又隐隐超出了预计,当初他并没有将三大势力考虑在内,倒是有些疏忽。

     “看来这地方不能多呆了。”挑了挑眉,小家伙叹了口气。

     正当他为此大感头疼时,正如老人所言,暴虐大力丸同时在整个武麟城用着瘟疫般速度疯传开来。一时间满城轰动,整个城内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贪婪。

     这种丹药他们根本就从未听过,哪怕在几万年前的上古,都可以堪称极品。

     如果拿出去拍卖,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他们心头虽有火热,却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慕容闻进了那家丹铺?最后还脸色难看的离去?呵呵,看来那老头子的算盘落空,这样一来,就是天助我也!”某座府邸中,一名中年人背着双手,眯起的双眼中带着冷笑。

     他沉吟半响,随后说道:“让所有人都给我在暗中藏好,时刻等候我的命令!”

     “是!”

     ……

     “小姐,这个丹师身份和来历不详,属下没打听出什么,只知道他是个炼气士,应该只有炼气三层的修为。”斗市内,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汇报。

     话音落下,女子沉默几秒,而后说道:“让人都盯好那间铺子,随时等候我的吩咐。”

     “明白。”

     闻言,男子退下。

     与此同时,武麟城每个角落中都有同样的一幕,表面上虽然如往常依旧,背后却是暗流涌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穆纪丹坊上。

     “小师弟,我怎么觉得外面那些人眼神怪怪的?”店铺内,布源垂眉,街上行人还是那么多,只是看向铺子的目光都变了,有贪婪,有凶狠,仿佛让人身处狼群中满不自在。

     “该来的总会来,我倒想看看,这些家伙究竟能奈我何。”张天宝坐在一旁,杵着下巴,如毛毛虫般的浓眉紧紧邹成一条直线,圆润的脸蛋上,还勾带出一抹冷峭。

     小家伙虽然不愿惹麻烦,可麻烦主动找上门,他也不是被动挨打的主儿。

     “最好你们别来惹我,道爷发火,玉帝都怕。”想着,张天宝起身回房,他要用剩下的时间把丹药练出来,此番一行,攥了两千灵石,也算是颇有收获。

     傍晚,街上的人群散去,但暗中还有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丹铺,他们大部分都在蛰伏,有的藏在巷子里,有的藏在其他的丹药铺中。

     张天宝炼丹到半夜,出来时特意看了下,释放灵识略微一算,足有百人,不过其中大多数都是炼气修为,只有少数是筑基修士。

     布源也发觉到了铺子外的隐晦气息,只不过大都没放在眼中。

     就在这沉寂之中,一夜时间缓缓流逝……

     让人好奇的,穆小沛竟然一夜未归,到了第二天清晨也不见她的踪迹,张天宝站在院内挑了挑眉头,看了眼空荡的厢房,心里总有一些沉闷。

     “希望这小妮子没有遇到麻烦吧……”叹了口气,张天宝拿着手里的丹药走进了铺子,打开房门,就看到了门口一脸笑容的老头。

     “嘿嘿,这一宿考虑的如何?”接过丹药,慕容闻呲着口黄牙笑问道。

     如今在他身后的人群中,多数都露出了明显的贪婪,看向小家伙时,仿佛在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

     “晚辈日后会去叨扰前辈的。”张天宝依然挂着笑容,不以为然的咧了咧小嘴,显得很是童真。

     “哼,那你小子好自为之吧。”听闻,老人眉头一垂,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大步离去,走的极为洒脱,仿佛一个简单的过路人。

     直到慕容闻的身影消失在丹坊街,街上人群的目光也是陡然一变,他们脸上浮出狰狞,看向张天宝时,眼中更带有浓烈的戏谑。

     同时也在向着铺子靠近,仿佛一群野狼在接近羊圈。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玲珑的倩影,突然从天上落下,那是一名少女,穿着一身粉色荷花裙,衣裙飘舞,明亮的黑发黑瞳,美丽出尘,仿若出水莲花,肌肤雪白细腻,宛如仙子般从天而降。

     少女身后还有一名老妪,他白发苍颜、瘦骨嶙峋,穿着一身素袍,看似弱不经风,但那双深邃的双眼却格外明亮,仅仅一眼就能将这天地劈开一般惊人。

     “这老太太好强!”

     张天宝吸了口气,眼前老妪虽然没有释放气息,无形中却像一座大山压在山头,十分沉重。

     二人的到来,也让四周人群止住脚步,所有人都在好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一老一少。

     “还记得我吗。”

     这时,那名粉裙少女开口,她嗓音悦耳,如似银铃,声音也给人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