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明月星稀
    韩柯等人吓傻了,前脚刚逃,后脚就连忙的逃到此地汇报。

     此刻半山别墅,听到狼嚎般的叫喊,一道黑风忽然刮来,顿时就将几人吹了好几个跟头,一路从别墅内滚到了大门前。

     “他娘的,嚎你奶奶个腿!”

     随之一声暴喝,就见一名魁梧大汉走来,他四肢健壮,眼珠子跟牛眼没什么区别,大的吓人。

     “火…火长老有鬼啊!”韩柯身后的小弟哆嗦道。

     砰!

     大汉一挥手掌,当场将那青年轰飞,身体更在空中突然爆开,化作了一团血雾。

     “放屁!大白天哪来的鬼?就算是鬼也能把你们吓成这副狗德行?好歹也是修士,简直辱了我火云宗的脸!”后者沉着脸庞,气得不轻。

     闻言,韩柯几人浑身颤抖的趴在那里不敢说话。毕竟比起他们口中的鬼,眼前这汉子才更恐怖,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说,究竟怎么回事?”

     汉子吸了口气,目光一瞥,冷冷的看向几人。

     “是……是这么回事。”

     韩柯很小心,小心翼翼的将事情经过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只是,还未等他说完,就见那汉子的身上,突然升起一股滔天的暴戾。

     “混账!竟敢打我火云宗弟子?这几个家伙胆子倒是不小!你们马上给我带路,老子倒瞧瞧究竟是谁有此狗胆!”说完,大汉一身嗜血的杀气轰然暴涨。

     然而,正当他前脚刚要走时,一个老人,消无声息的从房中走了出来,他脸上满是褶纹,苍白的脸庞有些脱像,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站在门前,老人动了动嘴,嗓音有些死寂道:“殿主吩咐,不准轻举妄动,等待剔骨支援。”

     “为何?”

     大汉一怔,不解的邹起眉头道:“对方不过几个杂碎,竟然还要出动剔骨?”

     “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总之照做。”老人也不解释,一句话留下,便转身回了屋中。

     “哼,也罢,不妨就再让那几个畜生蹦跶一天。”后者目光冷戾,虽说不爽,却也只能妥协,毕竟那是殿主的命令,给他一百个脑袋也不敢违抗。

     ……

     “嗯,我传你们的乃是正统道门的修仙心法,天云决。你等一定要好生修炼,另外不可外传,听见没。”一栋住宅中,张天宝板着小脸,很是认真的说道。

     “是!”

     苏忆玲几人激动的连连点头,他们早就想修炼了,奈何没有修行功法,之所以能够修炼到后天,也是因为市面上贩卖的劣质心法。

     可这种心法,也是被很多人哄抢。

     “另外这里有五颗蕴气丹,你们稍后找个暗惊的地方吞下,按照功法修炼就好。”张天宝既然答应收徒,自然不能光凭口头,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目前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接过丹药,苏忆玲几人心头火热,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仙丹!求之不得不说,更是见都见不到。

     “多…多谢师尊(师叔)!”苏忆玲几人一脸开心的笑容。

     “对了师尊,火云宗那些人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有长老就会亲自出手。”收起丹药,苏忆玲有些心神不宁,她十分清楚,火云宗做事的狠毒程度,那可各个都是狠角色。

     “呃……那个我问下,火云宗长老和宗主的修为如何?”张天宝笑容一怔,而后连忙补充道:“为师可不是害怕啊,毕竟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

     “嗯,我懂的。”苏忆玲点点头,随后蹙眉道:“听说火云宗在安城的分支中,只有三名长老,听说是炼气五层,还有一个应该是筑基。”

     “只有这些?”

     “嗯,高层人物只有这些。”苏忆玲肯定道。

     “哈哈哈,无妨,我就在这等着他们!”听闻,后者立马信心十足的笑了起来,随即摆手道:“好了好了,现在你们下去修炼吧,这里有我。”

     “是!”

     几人应声后便离开房间,看着前者退去的身影,张天宝也和布源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个世界太乱,我们必须立马找到其他几位同门。”布源先开口。

     “是啊,不过这个世界太大,我们又该怎么去找呢?”张天宝挑了挑眉头,说完就掏出了一个玉牌,运转灵气将一段话注入其中后,便是一把捏碎。

     “我将咱们的事传回了宗门,剩下就看那群老家伙如何定夺了。”

     “最好派几个厉害师兄,不然光凭咱俩不够看啊。”布源叹息,如果他们此行六人都在还好,毕竟那是六个筑基,即使遇到了地丹境修士也不怕。

     打不过起码还可以跑啊,现在恐怕就有点够呛了。

     “派师兄就算了,毕竟位面裂痕有限制,即使派了也过不来啊。”张天宝挠了挠头,想想道:“不过位面裂痕的限制或许可以解除,就是不知道方法……”

     说着,两人有些抓瞎,一筹莫展的独自在那叹息,那模样,就仿佛两个流落异地的孤儿。

     “有了!”

     突然,布源一拍大腿猛地叫道。

     “什么?”小家伙吓了一跳。

     “天宝师弟,师兄倒有一计,可以搞清楚位面裂痕限制的原因。”

     “真的?快说!”

     “嘿嘿……”布源咧了咧嘴,看着眼前人畜无害的小家伙道:“此计很简单,咱们来到这里还没跟修仙者打过交道,即使有,也是魔修,所以想知道一些信息,唯有询问修仙者。”

     “废话!这就是你的计策?”小家伙一脸鄙夷。

     “呃,其实我的意思是,小师弟可以出去和这里的修士多交流交流,到时一问不就知道了么。”

     “靠!”

     后者炸毛:“让我去?你你…你咋不去呢!”

     “咳,其实我也想去啊,只是……”布源摊开双手,露出那张肥脸,满面的无奈。

     “师兄形象不如小师弟啊,小师弟长得人畜无害,天真散漫,一看就是很讨人新欢的那种类型,你去显然比我事半功倍。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会遇到危险,我跟你说啊,你到时候就找几个女修士@#¥@…”

     他眨了眨眼,道:“懂吧?”

     “我……我懂你妹!”

     张天宝懂了,这货明摆着就是让自己牺牲色相,出去打探消息。

     “唉,这目前是唯一一个办法,行与不行,就看小师弟的了。”布源耸了耸肩,主意他已经出了,剩下的就交给对方了,而且他很清楚,这小家伙应该不会遇到危险。

     在天宗,虽然各大山峰彼此不相往来,但也多少能听到些传闻。

     传闻在那清凉山上,就有尊瘟神,专门偷灵植草药,被无数药师记恨着,却还能活得比任何人都潇洒,用布源的话来说,这特么就是战绩啊!

     张天宝呲牙,看着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却又无可奈何,他出去打探消息,的确要比对方合适。

     “唉,长得帅也是一种过错啊……”摸了摸脸蛋,小家伙一脸苦愁。

     唰!

     就在这时,在那城市的上空,突然掠来一道红芒,宛如流星般璀璨。进入城市时,红芒瞬间停下,紧接着就见一道凹凸有致的娇躯,耸立在黄昏下的天空上。

     这是个女人,拥有一头波浪长发,眼神妩媚,身材火爆,在那红色长裙的包裹中,曲线起伏,火热撩人。

     “你在这里么?”女人开口,轻轻一笑,满是风情万种。

     “嗯?”

     房间内,张天宝眉头突然一挑,抬头间,就将目光锁定在了窗外的上空。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里,有一股能够威胁到他的气息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