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杂货店的意外
    多宝阁,从任何意义上上它都是南坪镇里最大的商铺,面积最大,货物最多。

     据说经营多宝阁的商会,势力遍布天下四十九州,实力比掌控一郡之地的青平派还要强劲。

     神识,修炼啊!果然很遥远啊。

     李福心里哀叹。

     《灵符基础》、《五行心法》、《幽平州地理》各式各样的书籍眼花缭乱。

     即使是最便宜的,李福他都买不起,不过不妨碍欣赏。

     多宝阁的伙计起初很热络,不过大概发觉李福只是闲逛的游人后,便不再让费时间,跑去去接待其余的顾客了。

     大家都是店铺的伙计,生活不易,可以理解,李福艰难的移开眼睛。

     街道很繁华,熙熙攘攘的人群,使劲吆喝的商家,明显感觉要比往日热闹不少。

     “咦!”走在街道上的李福,似乎听到一些行人在讨论一些事情,随即放缓了脚步,。

     “你听说了吗?”低沉的男中音充满着蛊惑。

     “怎么了?”听得出来,来人十分的好奇。

     “最近青平山有真人来南坪镇,据说还是某位长老。”说话时很小心,但是又仿佛生怕别人听不到。

     “胡说八道,长老不镇守门派,来这穷乡僻壤的南坪镇干嘛。”

     “这我就不知道,卧靠,谁说南坪镇是穷乡僻壤,你家才是穷乡僻壤。”

     一阵阵无关紧要的扯皮,片刻便被转移了话题。

     “真人?”李福沉凝,不知不觉就间脚步停了下来。

     青平派很强,掌握一郡之地。

     青平郡中其他门派,要么苟延残喘,要么就是青平派的附庸。

     当然它的另外一个名号,可能会更著名一点。

     燕赵三宗。

     在青平派,只有一峰之主,才能被称为真人。

     什么是真人,真人是一个封号。

     比如说青平山的掌门道号长风,便被人尊称一身长风真人。理论上要是勇气足够,任何筑基有成的修士,都能自称为真人,但是大部分人都不会这么做。

     公认为真人和自称真人有着很大的区别,前者受人尊敬,后者如果不是实力真的很强劲,那么就等着被打吧。

     当然任何被公认为真人的修行者,要么声望很高,要么实力强劲,要么两者皆有。

     这样的人物下山,又为了什么?

     李福低头思考一阵,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他现在经营一家杂货铺,正在为生计发愁。

     青平山自然是要去的,仙家大道谁不向往,但不是现在。

     《基础心法》、《锻体术》还有一份破旧的不成样子的《灵纹介绍》。

     杂货铺虽然简陋,但还是有些宝贝的,李福在小铺子里整理了半天,从一个隐秘的地方发现了这些秘籍。

     竟然用来垫凳子,这么奢侈真的好吗。

     李福极为感慨,打开《基础心法》,封面还算完整。

     果然不会这么顺利啊。

     李福看着被腐蚀了只剩一半的书页,随手抛进了垃圾桶,只剩一半的指导手册完全不能相信好吗!

     李福透过窗口,青山隐隐入云,还是等什么时候去青平山吧。

     吱吱!杂货铺的大门被打开了。

     不过说实话,最近李福就没怎么正经做过生意,杂货铺的顾客实在太少了,虽然推出了买十赠一、买五赠一之类,减价大酬宾的活动。但是口碑还没传播开来,还没起到什么效果。

     不过这个时间,应该很有一点客人吧,李福不确定的想到。

     果然!想到还是太天真了啊。

     “大鼓叔。”李福热络的招呼。

     大鼓叔姓周,全名周大鼓,和周老同姓,同属于周家庄人。

     周家庄是周氏杂货铺最主要的供货地,用周老的话说,杂货铺就是为了卖些周家庄生产的一些土特产才经营的。

     周氏杂货铺早年也算是生意欣欣向荣的店铺,不过后来生意就不好了。

     当然李福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人类喜新厌旧的特性,土特产吗,一开始大家都很新鲜,过了一阵子知道怎么回事,自然买的人就少了。

     “阿福啊,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啊。”

     “!?”这种熟悉的句式算是怎么回事,李福忽然感到了一些不舒服,难道最近偷懒的事情发现了。

     “大鼓叔,没事说吧!”李福不禁做好了被说教的准备。

     周大鼓扭捏一阵,终于下定决心:“其实这是周家庄最后一次给店里送货了。”

     “哈!什么!开什么玩笑!竟然要取消供货。”反应过来的李福目瞪口呆,顿时有些凌乱。

     周氏杂货铺主要售卖的就是周家村的土特产,现在最大的供货商竟然要取消供货,而且发生在他接手杂货铺的第四天!

     “我也是才知道!有人出双倍的价钱,村里现在已经吵疯了。”将一箱药草搬进店里,周大鼓坐在台阶上气喘吁吁的解释。

     李福凌乱了:“双倍的价钱,这是疯了吧,确定不是骗子!”这种事情很难让人相信啊。

     “我也以为他们疯了,周家村的东西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就算现在的价格都算高的,竟然还有人出双倍。”周大鼓挠挠头,啧啧称奇,似乎觉得这样的白痴多一点,周家庄立马就发财了。

     “其实要是杂货铺也出到双倍的话。”周大鼓接着说道。

     “这不可能。”李福断然拒绝。

     在李福眼里,这些杂货铺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要扔掉,卖像差,品质差,还占地方。除了些原材料,根本就不值得拿出来出售。

     老周不止一次感慨,这些土特产是杂货铺不卖,周家庄就有不少人要饿死了。

     现在竟然有人要出双倍,哈哈,这是疯了吗。

     李福眼中露出了危险的眼神,再联系下最近的信息,这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周大鼓有些瘆得慌,他觉得这里有些危险,咳嗽两声,他打算道别。

     “等等!”

     周大鼓吓了一跳,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是谁?”

     “什么?”

     “我想知道是谁出来双倍的价格。”

     周大鼓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好像是赵家商会。”

     虽然然周家庄的土特产不算多么好的东西,但是取消了供货仍然算是的坏消息。不卖土特产,那么杂货店能卖什么,更重要的是他怎么和周老交代,难道告诉他就他离开的几天功夫,杂货铺就倒闭了吗。

     李福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自然不能看着杂货铺关门。他凝神思索,有些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