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幸运的和不幸的人
    林图兴奋的走在路上,最近他的运气总是不错。

     玄灵草虽然对于治疗外伤有些奇特的效果,但是在众多同类型灵草中效果很不起眼。这也导致它成为价值最低的准灵草之一。

     玄灵草虽然便宜,但不常见,至少在南坪镇乃至周围的好几个城镇上,林图都没有见过其他类似的灵草,目前只有周家杂货铺有得卖,它从发现至今也不过五年的时间。

     不常见就意味着陌生,陌生就意味着功效未知,未知的功效便需要有人去发现它的价值。

     玄灵草虽然接近灵草,但仍然不能算是灵草,没有多少药师愿意在如此低等的灵药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若是普通人,一定不会在意一个功效一般,连灵草都不是的药材。但偏偏林图在意,他对任何事情都喜欢刨根问底,凭着这项特质,他才能以这般年轻的年纪,胜过了那些年龄远比他大得多的育药师,

     五年前周家杂货铺的老板将玄灵草拿到药师协会鉴定,他就在一旁。鉴定这件药草的是石嵩,现任的药师协会副会长,

     在药师协会鉴定药材价值,需要二十七项步骤,至少花一个月的时间,但石嵩药师却只花费了半天的时间便出具了报告。

     玄灵草,有微弱灵力波动,准灵草,有轻微麻醉效果,可止痛,可用于治疗伤口。

     药师协的药师分为三类,种植药草的育药师,炼丹的丹师,以及治病救人的医师。

     林图不会夜郎自大,药师协会自然有水平远超过他的药师。

     作为南坪镇药师协会分会的副会长,石嵩药师自然有资格评判一件药草的价值。论等级石嵩更是货真价实的中级上品药师,要比现在的他都要高上两阶,距离高级药师也仅有一步之遥。

     按照药师协会总会的规定,即使只是鉴定一件准灵药,也必须安排一名高级药师和数名中级药师参与,二十七个步骤更是包括了方方面面,很是详细。

     但是南镇药师协会分会只有会长是高级药师,而且年龄很大,近几年完全处于养老状态,根本不管事,比如说林图自从晋升为中级育药师之后就从来没见过他。

     药师协会的副会长石嵩是一名医师,医师评价一件药草的价值必然喜欢从医师的角度出发。

     那么它在其他地方的作用呢?

     鉴定二十七个步骤药师协会有详细的介绍,虽然麻烦,但是不算太难。

     林图呕心沥血,三个月时间里几乎天天熬夜,终于完整鉴定了玄灵草。不出他所料,玄灵草虽然只是准灵草,也的确拥有止痛,治疗伤口的作用,但是它却有石嵩药师不曾发现的特性。

     玄灵草的灵力波动并非是原有的,而是被吸附上去的,也就是说玄灵草可以吸引微量的灵力。

     能够吸引微弱灵力,便意味着有更多的用处。

     记得他刚刚发现这项效果的时候欣喜若狂,没有什么比发现未知的东西更令人兴奋了。从此以后林图便一发不可收拾,他疯狂的寻找那些只介绍单功能的灵草。

     遍地都是的十艾草具有微毒属性,能够祛除虫害。

     味道异常难闻的樟楠木。因为成年期长的很像稻草人,所以能够驱赶鸟类。

     香味淡雅的楠微絮,竟然能让某些小动物发情。

     ……

     这些植物的新作用,让林图大开眼界。虽然它们大多数功能不值一提,但是也有极少数有用的。

     比如说吸附灵力的玄灵草可以改善灵田品质,就这一项玄灵草的价值便应该提高五倍以上。

     五年时间里林图私下里不知道鉴定了多少灵药,他的植物辨别能力急速上升,连带着他种植药材的能力也提高了不少。

     所有人都说他是药师协会二十年一遇的天才育药师,只有林图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

     药师协会二十七项鉴定步骤枯燥无味,平常人可能一次都坚持不了,但是林图五年时间里是不知道做了遍。

     唯一有些遗憾的事,这些能够被鉴定出额外功效的灵药,大部分都是近二十年出现的新品种,而且都是一些价值都比较低。这也在意料之外,久远一点有什么额外的效果也早被人发现了,高阶的灵材当然会更受到重视。

     当然这并非代表他一无所获,更何况这些玄灵草里,或许会存在真正的灵药也说不定。

     林图走到一个角落,低头仔细的看着手里的五小困玄灵草,其中几根虽然形状类似,但是颜色明显的黯淡点。

     杂货店铺的招牌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不过被清理的很干净,这种用用某种金属制造的招牌很像一个大蒲扇,被轻巧的架在屋檐下,上面刻了一个大大的周字,很是醒目。被风轻轻的一吹,就摇摇摆摆的左右晃动,还噗答、璞答的直响。

     刚刚做完一笔生意的李福,正趴在桌子上仔细的研究玄灵草,反正半天都没顾客,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对于这些异界的植物,他很是好奇。

     涂点在手上,有种微微一凉感觉。闭眼感受了一番,丝毫没有觉察到任何灵力之类的东西,就好像一根普通杂草一样!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差别。

     好了,不管了还是先记账吧,翻动账册。

     咦,这些纹路?

     李福抬头好奇的盯着这些不起眼,很像杂草一般的植物,好像有一些不同?

     天色已晚,看来也没什么生意,李福关上了大门。

     桌上的玄灵草已经被他分成了两个份,左手边的玄灵草看起来叶子更加粗大,右手的玄灵草叶子耷拉着,有些营养不良。

     李福兴致勃勃的研究着玄灵草,他终于发现了不同,这些叶子耷拉的玄灵草多了一些奇怪的花纹,很像是几个不规则图形的组合。

     无所事事的李福,将这些图案画在桌子上。不过他的李福的画技实在差劲了点,画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渐渐,天色阴沉了下来,仿佛乌云滚落。

     较劲李福一刻不停的画着,一遍、两遍、三遍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妖异,那些不规则的图案逐渐扭曲起来,渐渐的发散出一些不起眼的幽蓝光芒。手里笔愈来愈重了,像是变成了一块千斤的巨石。

     李福的神情愈来愈凝重,额头也逐渐出现了豆大的汗水,如蜜蜂一般的声音,嗡嗡作响。剧烈的疼痛侵袭了他的大脑,头脑似乎裂成了两半。

     这种痛苦持续了很久,直到半夜的时候,李福终于彻底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