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伤愈
    杂役堂内,传来了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李福喜极而狂。

     李福运起内视法,丹田之中,剑气小虫化为一柄金色小剑,灵纹连接成了一个盒子,盒子呈三角形状,将金色小剑紧紧包裹。

     哈哈,李福大笑了两声,随即呕出了几口鲜血。

     内视之下,丹田已经近乎于崩坏,到处都是清晰可见的裂痕。李福见状,赶紧运起练气心法,拍出一张灵符,努力的治疗伤口。

     “不愧是上品疗伤符。”李福心里感慨着,仅仅短短不到半日,他身上肉眼可见的伤口就渐渐愈合,虽然一道道疤痕看起来比较有些狰狞,不过终归是比以往要好的多。

     照了个镜子,随即颓然的放了下来。有些兴奋,一笑来面容就有些惨烈,带动起肌肉,有些生疼。

     拍拍脸,他走出屋子,大概是好久没出门的缘故,即使阳光微弱,仍然觉得有些刺眼。

     “此次外门大比,奖励丰厚。就连长青剑诀,掌门都已经拿出来作为奖励。可见掌门对此次比试的重视,你们要好好表现。”

     大老远,李福就听到了一个十分粗犷的声音,嗡嗡的,如洪钟一般。

     落峰上,大约十几名弟子,站在一棵几个然都抱不住老树下。

     上首站着一位穿着青平派制式道袍的中年人,中等身材,脸庞四四方方,皮肤很粗糙,身后背着一柄大铁锤,看起很像是一名铁匠。

     李福很熟悉这幅面孔,虽然不是常见到,但在落峰也只有火部长老胡铁方,喜欢作这幅打扮。

     “那边的!快过来。”火部长老胡铁方,大概长年和火炉打交道的缘故,脾气有些暴躁。

     哈!李福脚步一停,狐疑的左右张望,似乎周围没有别人。

     “对,就是你!不要左右张望了,快点。”胡铁方面色不悦,此次外门大比,掌门尤为重视。落峰上下,不少外门执事都被派出来帮忙。就算他身为落峰火部长老,也不能例外。

     “任何一名落峰弟子都要参加。”这是峰主原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只要照做就行了。

     李福走近,一脸狐疑,面前长老神色有些不耐烦,气氛有些压抑。

     看出情况有些不对,李福连忙说道:“不知长老找我何事。”

     “外门大比已经开始了,还不抓紧点。”胡铁方眉头一皱,顿时觉得眼前的弟子不知好歹。

     周围的弟子也有些不耐烦,李福一头雾水,刚想说什么,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个身后背着雷公锤的黑衣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口中连连说着抱歉:“路上耽搁了。”

     胡铁方眼神匆匆一瞥,忽然问道:“怎么多了一人。”

     李福环顾四周,除了胡长老。这些老树周围的面孔都有些熟悉感,而且手上似乎都有一个巴掌大的石牌。

     李福顿时了然,这些都是要参加外门大比的青平山弟子,此时正在集合一起去擂台。

     虽然很垂涎那些外门大比的丰厚奖励,但李福还是知道,以他的实力和行将破碎的丹田,在擂台上,只有被打的份。

     “我不是!”李福解释道。

     话刚出口,就见神色有些不耐烦的胡长老,拿出一个圆盘一样的法器,轻轻一挥。

     李福只觉得身子一轻,便同十几名弟子飞到了半空,脚下踩着一座圆盘,不一会就到了一个到处都是擂台的地方。

     “去东边报名,比完了自己回去。”声音沉闷,正是火部长老胡铁方。

     李福苦笑,虽然擂台离杂役堂不远,不过他刚刚伤愈,肚子还空着,正要去吃点东西。虽然辟谷丹能充饥,但是吃多了实在有些倒胃口。他已经吃腻了,正要改善改善伙食。

     一众十几名弟子面前几十米处,正是外门大比的擂台。李福一眼看去,到处都是人影。

     灵符飞剑,刀枪剑戟,几乎每位弟子都卯足了力气,使出了各种各样的手段。

     不过这边的十几位弟子,似乎兴趣缺缺,毫无干劲。

     “莫非这十几位师兄弟,都是来参加外门大比的。”李福朝着一位看起来有些年长的修士问道,据李福了解,这位修士似乎姓关。

     “哪能,这外门大比本来我就是不想参加的。”这名关姓修士听到李福的问题,突然抱怨了起来:“其实我是被强制叫来的,这青平派不知道怎么了,这外门大比必须要参加。你说我一育药师,参加什么擂台比武。”

     说着这位关姓修士,还叹了声气,言语中似乎打算随便找个擂台认输算了。

     这番话似乎引起了共鸣,这十几名弟子,竟然大多数是不打算参加大比的外门弟子。

     “外门大比并非全是擂台比武,也有其余的考核。”一旁一名背着雷公锤的修士,一脸漠然的说道。

     关姓修士听闻,顿时脸色好看了不少,但是还是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

     外门大比!赵通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变化,看着一个个有不情愿的弟子,他心里微微一凉,身后的雷公锤也变的有些沉重。

     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可惜往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赵通微微叹了声气。

     一众弟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朝着擂台走了过去。

     不一会,这十几名弟子,就只剩下两人了。

     赵通看着一旁正在发愣的李福,随即摇摇头。

     青平派是三宗之一,是燕赵鼎鼎有名的大宗门。而且外门制度这么宽松,肯定会有一些其他门派试图渗入其中。青平派也未必不知,但是平日里这些弟子都隐藏很深,与外人也很少交集,可惜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好像全部被发现了,这次大比很有可能是一个清理活动。

     像他们这样的弟子,估计很难隐藏的住。就是那位关姓弟子,自觉隐藏的很深,平日里种花养草也不惹事。自称曾经偶的佛门筑基功法,修行金刚心经。

     可惜金刚心经和金魔心经只有一字之差,却有千里之别。

     青平派没有金魔心经这部功法,只有同为燕赵三宗的幽鬼门有,而幽鬼门恰好是青平派的死敌。

     可以想见这位关姓弟子的下场,肯定不会很好。

     赵通深知修行黑暗中的残酷,像他这样藏了不少秘密的弟子,要被发现,断然没有活命的道理。甚至有时候都不需要证据,就会消失在某个阴暗的角落。

     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位年轻弟子究竟什么身份,不过只要一被怀疑,往后的日子就不会太好过。

     自求多福吧,赵通喃喃自语。

     李福觉得有些不舒服,面前这我背着雷公锤的青年,看他的眼神中隐隐的有一丝同情。

     这算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修为很差,而且重伤,但又不是一定参加大比。

     李福摇摇头,不理其他,这外门大比虽然热闹,但还是吃饭比较重要。

     看着回头的慢慢走着的李福,赵通心里暗暗的骂了声“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