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伏魔真人
    剧烈的奔跑,李福耳边传来风声呼啸。

     正是傍晚,夕阳落下最后余晖,山道有些潮湿。

     “嗖!”

     枯草摇曳,轻风拂过。

     一道身影,如一杆青色标枪,急速前行。

     双腿上各拍着一张神行符符咒,李福忍着浑身的疼痛,在山道上疾驰。

     青平派有很多长老,他们大多修为高深,实力高强。但论斩妖除魔,首推灵剑峰三长老程达岩,所修伏魔剑典,不知道狩猎过多少妖魔。不过由于杀气过重,戾气横生,被掌门长风真人强制安排在门中修身养性。

     闲极无聊之下,程达岩自请看守玄灵峰的传功殿。

     “这是个极坏的主意。”玄灵峰峰主月灵仙子如是说道

     程达岩的脾气暴躁。

     杀伐果断,嫉恶如仇这些暴躁的脾气他是全部都有。海纳百川,虚怀若谷这类温和的气质他是半点都无。

     传功殿的长老,最重要的工作便是负责指导新弟子挑选合适的功法。

     这件事极为需要耐心,脾气暴躁的程长老绝对不适合。

     不过由于他申请的很热切(三天两头找传功殿的长老切磋),修为高深(玄灵峰除了峰主月灵仙子谁都打不过),又因为原长老自觉修为不足需闭关数载(切磋的终于受不住了)。

     玄灵峰的月灵真人性格温婉,在门派中是个众多周知的大好人。在未曾入门修行之前,是个出色的月嫂,看谁都像是看孩子一样。

     她同意了程长老的担任传功殿长老的请求。

     不出所料,在最初的新鲜劲过去之后,传功殿帮助弟子选择功法这个功能,在程长老的治下,不到半个月就彻底的消失了。

     这称得上是青平派入门弟子的灾难。

     “废物!”

     “一个一个废物!”

     一道道凛冽剑气,噼里啪啦的,将石板上劈出了一道道裂痕。

     程达岩的脸冷的像块青砖,阴云密布。

     瞅了眼被劈了裂纹丛生的石板,恭敬行礼的一众弟子,心惊胆颤,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剑气伤到。

     不知道是谁惹怒了这位师叔,众弟子心里一阵嘀咕。

     “师叔还请冷静。”端坐一旁的楚琳冷声说道。

     一团柔和的青光弥漫开来,众弟子只觉身上一暖,凛冽剑气的威胁顿时消散于无形。

     楚琳一头漆黑短发,神情端庄,眉眼里带着一股英气。她倚着一块巨石,眼睛轻轻的阖着。

     在一众弟子的眼里,这位半天不开一句口的师姐,虽然同样不大搭理人,但还是要比一旁脾气暴躁的程师叔,要可亲的多。

     传功殿是门派传承之所,大部分都是新来的弟子,他们修为低下,有一部分甚至刚刚才开始修行,这伏魔剑气是无论如何都受不了的。

     楚琳是玄灵峰月灵峰主的大弟子,性格几乎是月灵峰主的翻版,天资惊人,八岁修行,十五岁筑基,十六岁筑基大成,堪堪不到三十岁,便已经是一位金丹真人。

     “小琳啊,玄灵峰的长老都是些废物。不如叛出师门,直接当我的弟子如何。”程达岩一脸和善,和刚刚的态度判若两人。

     楚琳冷冷的盯着程达岩,直盯的这位试图挖墙角的男子,心中颤颤。

     “好!”女子言简意赅:“只要你能打得过我师月灵峰主。”

     程大岩神情一滞,脸色顿时耷拉下来。

     玄灵峰主月灵真人的本命法宝,是个摇篮一般的法器,动起来手来,将人如婴儿一般兜进去。

     论实力程达岩自是不惧玄灵峰主,但他爱面子,要是被如同婴儿一般兜进去,哪还有脸待在玄灵峰。

     玄灵峰下,一名男子满身是汗,急急朝着山上行进,不一会就到了山峰之下。

     这身影正是李福,在神行符的帮助下,他竟然只花了半个时辰便赶到了山脚。

     山峰耸入云霄,十分巍峨。传功殿不论什么时候都很热闹。

     传功殿外,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

     李福凛然,按照一般方法,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到里面。

     他心中一狠,低头便直接冲进了人群中。

     “怎么回事。”一段不堪入耳的叫骂声传来过来,程达岩一脸晦气,他心情正有些不好。

     “好像是有人想要挤进来。”楚琳的语气有些不那么肯定、

     谁都知道程师叔的脾气暴躁,伏魔剑下,就连掌门也要迁就三分,自从他担任这传功殿的长老后,闹事的人几乎绝迹了。

     “将他放进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程达岩凶狠的说道,说着便拔出了背后的阔剑。

     楚琳不禁为那位师弟默哀一阵,被这位师叔惦记上,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程达岩手掐法诀,众弟子只觉身上一轻。

     拥挤人群顿时出现了一条通道,正好容一人通行,通道有些诡异,李福心里忐忑不安,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穿过了人群,迎面正是两道身影,李福认识二人,一位是青平派楚琳师姐,一位便是那位自号伏魔真人的程师叔。

     “就是你在闹事。”语气冷冽,剑气呼啸,程师叔神情极为不善。

     “杂役堂有妖魔,还请师叔相救。”李福神情极为恭敬。

     话音未落,李福的脸上顿时被剑气割的生疼,他还想说些什么。

     一柄脸盘宽的阔剑出现在他的面前,李福愕然,他还没回过神,便从山腰飞了出去。

     一件绸布模样的法器,从楚琳手中飘出,将李福紧紧的包裹起来,缓缓的落到了山下。

     剧痛,李福头脑已经失去了意识,他感觉胸口的骨头已经碎成了很多块,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肯定要养很长时间的伤。

     “不知道那些话有没有带到。”这是李福心里唯一的念头。

     玄灵峰上,拍出了一剑后,程达岩念头通达了不少。

     还望师叔下次注意轻重,要是出了人命,我不好向师门交代。”楚琳脸色清冷的提醒。

     “伏魔剑,不杀无名之人。”程达岩淡淡的解释。

     “那么还请师叔现在收起剑气,周围的弟子已经承受不住了。”

     败兴,程达岩心里一阵嘀咕,随即收敛剑气,维系着一贯的高人形象。

     “程师叔的拍人动作越发的熟练了。”

     传功殿外,有人小声的嘀咕。

     程达岩眉头一跳,就要再次出剑。

     楚琳一声冷哼:“还请师叔冷静!”

     “对了,刚刚那位弟子似乎说了什么。”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灵剑峰三长老忽然问道。

     “似乎事说杂役堂,有妖魔,要师叔去救人。”一旁一位年纪幼小的弟子小心接口道。

     妖魔!程达岩心中一怔,他在门中修身养性,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不禁有些意动,不过他转头看向一人,正是楚琳。

     当初担任程达岩请任传功殿长老,早就立下心魔大誓,不得私自离开传功殿,要不然以程达岩的脾气,这个时间怎么可能还端坐在这里。

     其实细想起来,程达岩认为当初完全是被长风真人和月灵仙子,狼狈为奸的坑了才对。

     “门中弟子,不可不救。”楚琳点头,他暗地里拍出一道灵符,确认刚刚那位弟子所言非虚,杂役堂确实有妖魔之气。

     唤来一名弟子代替,片刻之后,二人便已至杂役堂所在落峰,楚琳身后拖着一捆白绸带。

     “这是。”陶柏指着一旁被裹的严严实实的李福,一脸狐疑。

     “他受伤颇重,我正在为他治疗。”楚琳正色说道。

     可明明去的时候,伤势没这么严重!当然这样的话肯定不能说出来。细想一下,陶柏便已经了然,定是这位周师弟因为着急,冲撞了程师叔。

     陶柏越想越可能,甚至可以肯定,当下只能为周福默哀一阵,待会找一些好点的疗伤丹药给他敷上。

     陶柏回过神来,当下为这位师叔讲明情况。

     闻听无妖可斩,程达岩已然有些火气,现在听说又要救人,他更是火冒三丈了。青平派弟子万千,要是每个弟子都要他救,就算他有千万化身都不够用。他已经打算将这几名不识抬举的弟子教训一下,至于某位心魔入体的小丫头,这待到成魔之时,直接斩了便是,哪来这么多麻烦。

     正思索间,一声有些讶异的惊叹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楚琳愣愣出神,这名小丫头?楚琳运起灵目。

     小丫头身材瘦小,此时正躺在地上,额头上一个圆形魔纹,正是夺灵入体的标志。

     但在楚琳的灵目之中,小丫头的躯体之上,无风自动,灵气如剑,慢慢透入其身。

     程达岩忽然眼前一亮:“这是剑灵之体?”

     “正是。”楚琳说道。

     “哈哈,没想到还能遇到这样的好苗子。”听闻猜测没错,程达岩瞬间便改变了主意。他心头一阵火热,剑灵之身,那算得上绝顶资质,他在玄灵峰一坐数年,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寻找一位资质出色的弟子,传承衣钵吗。好弟子难求,他又耐不下心去寻弟子,当下只好在功法殿门前静坐,偶尔观察一下。哪想到一坐数年,竟然连半个像样的人才都找不到。

     程达岩不禁狂喜,没料到他一次简单的除魔,竟然能为他寻到一名合意的弟子。

     是的,这位剑灵之生的小女娃已经被他认定为弟子。至于小女娃的意见已经不重要。

     不过,程达岩瞅了眼一旁的楚琳。

     杂役堂属于落峰,严格来说是落峰弟子,而他是灵剑峰三长老?

     程达岩凝神片刻,随即失笑,堂堂伏魔真人什么,一手伏魔剑斩妖除魔,何时在意过他人意见,这几年的修身养性倒让他优柔寡断了不少。

     当即手中一捞,小竹竿便被他抄在手中,“这女娃我救了。”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

     一眨眼的功夫,灵剑峰三长老便已经消失在天际。

     陶柏神情一滞:“师姐,这?”

     放心好了,程师叔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个守信的人。而且程师叔可能打算收其为弟子。说不定是小丫头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