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有志气和没志气
    李福抬头紧紧盯着大殿里的一个个书架,这些书架都由岩石雕砌而成,满眼看去都找不到一丝缝隙。剑、符、真、丹、体,大殿中的各类修行功法琳琅满目,简直看看花了李福的眼睛。他们依照种类被划分在一起,价格由低到高,从下往上依次摆放,十分明了。

     看着最上面的几个传说中的典籍,《长风心经》、《九转丹经》这些都是凭借多少贡献点都换不来的,看着看着李福就有些迈不动步子了。

     陶柏眉头一皱,面前的这陌生师弟站了老半天,都没有丝毫的动静。传功殿是青平派传授功法之所,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数极多,要是一下子都涌进去,非得将传功殿挤塌了不可。弟子们进入其中,当然会有些限制。

     陶柏生性不喜争执,性情敦厚,要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在这传功殿当值,当下忍不住提醒道:“传功殿共有九层,筑基境以下弟子,只能在一、二层两层走动,每次进入限时半个时。”

     李福一个机灵,瞬间回过神来,现在不是研究这些典籍的时候,还是先选些修行功法再说,幸亏杂役堂总结的功法典籍大多在第一层,还算来得及。

     李福脚步轻快,不一会就挑好了功法,将名字依次的刻在灵简上,递送给殿内值班的师兄,通过某种隐秘的方式,递上两块灵石。

     “这是?”陶柏狐疑的问道

     “还请师兄帮忙复制一份。”李福恭敬的说道。

     李福虽然有些肉疼,这两块灵石已经是他半年来全部的家当,甚至还找老潘拆借了一点,不过为了能修行之路,走的顺畅,这点灵石是必不可少的。

     青平派弟子万千,修行功法更是要人手一分,传功殿的典籍原本就那么几套,肯定不能让弟子带出去,所以只能复制一份带回去修炼。

     这复制典籍,极耗精力,神魂稍有不济,便会前功尽弃。要是刻漏了几个字,更是容易走火入魔。凭借李福的修为,这么多典籍短时间里根本复制不过来,只能请传功殿里的师兄帮忙。

     陶柏了然,当下随手收起两块灵石。这样的事情他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熟稔无比。

     随手抽出几个空白灵简,拍在桌上。双掌合一,突然平推,十指一阵翻动,勾勒出一道道玄奥图案,图案繁杂无比,像是有种奇异的魔力。

     渐渐玄奥图案凝结一团,陶柏一声轻喝,以指为剑,刺向一旁的灵简原本。

     一个个金色小字顿时从灵简中浮现出来,陶柏双掌轻握,手心竟然出现了一件毛笔模样的法器。

     李福瞧着面前翻飞不止的玄奥符文,心里不禁暗叹一声,杂役堂师兄的总结十分靠谱,这两块灵石果然没有白花,这位貌不惊人的师兄竟然是位专业级别的符修,一根灵笔正适合这样的工作。

     过了好一阵,灵光终于停歇下来。

     陶柏额头有些虚汗,这复制灵简完全是个力气活,眼前这位师弟所挑选的功法价值不高,但是数量倒是不少,着实费了一凡功夫。

     “这些灵简上有些特殊的禁法,只能你一个人用,若被他人用了,便会立马烧成灰烬。”虽然有些累,陶柏还是尽职的提醒。

     《神猿步》、《灵纹详解》、《制符基础》李福仔细的查看着手里十几根简,这些一根灵简便代表了一部功法。按耐住心中立刻开始修行的冲动,李福道了声谢意。有些贪婪的看了眼大殿里的典籍功法,便转身了。

     淡淡雾气萦绕林间,清新空气扑面而来,一条碧青小溪蜿蜒流过,清冷的阳光照在了山林深处的一处药谷,里面传出了几声人声,听起来有些幸灾乐祸。

     “听说你去修炼神猿步的时候,挂在了树上。”老潘微笑的说道。

     李福脸色顿时一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想起了昨日的那番场景,他就十分的尴尬。初得强大秘籍,见猎心喜之下就试了一试传说中的仙家妙法,结果吗!一时不慎,就跌跌撞撞的回来了。

     不过李福有些郁闷,他修行的时候,明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怎么不到一天竟然全都知道了。

     一阵“哧哧”笑声,从李福的背后传了过来。

     小竹竿放下手里锄草的镰刀,终于掩饰不住,笑出了泪花。

     “哈哈,昨天小福哥哥偷偷摸摸的出门,都被我们看着眼里。”

     李福瞳孔一缩,脸色更黑了,怪不得昨天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他还以为是什么错觉。

     李福嘴唇颤动,大叫道:“小竹竿,原来是你干的!”

     四周的笑声更大了。

     老潘停住了笑意,但明显没有了解状况,继续雪上加霜:“这神猿步是模仿山中灵猴步法,练习的时候被树枝挂住了也属正常,多练练就好了。”

     李福心里哀叹,他良好的名声已经差不多全毁了。

     “对了,小福哥你学了什么。”小竹竿的脸上挂满了好奇。

     “为求长生大道,我打算主修符道,辅修炼丹。”李福一脸正义凛然,不过没用,还是瞬间被看穿了内心。

     “没志气!”小竹竿嘟了嘟嘴,有些鄙夷的说道。

     老潘愕然不明所以,不禁问:“为什么辅修和炼丹就是没志气。”

     小竹竿歪着头想了想:“别人我不知道,不过以我对小福哥的了解就是这样。符修的法术大部分都用来困敌,然后又选了一堆轻功步法,什么长生大道就是说说。肯定一早就做好打不过就跑,在用炼丹术治治伤的准备。不过我建议去学点医术,炼丹术有些不保险。”

     众人直勾勾盯着小竹竿,直看得她有些不好意思,将头使劲的埋在了草丛里,拼命的挖着杂草。

     李福茫然的挥了挥手臂,轻轻的拍了几下小竹竿瘦弱的肩膀,他有些咬牙切齿:“女孩子家的,太过早慧不好!”

     李福现在有些苦恼,不过他不后悔,在见识到鬼门大开的场景后,李福深知跑的快的作用。而且这青平派修行,除了练气,锻体、炼神之外,优先学习步法,显然也深谙此道,这不是什么没志气的表现。

     “对了,小竹竿啊,你打算修什么。”

     小溪旁边,李福拔着坚韧的杂草,有些好奇的问道。

     “剑!我要学剑!成为一名剑修!”柔弱的小竹竿声音忽然变得冷冽,瞬间穿透了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