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阴谋歌谣入梦令
    我应该感谢这场战争,因为它让我再见到了明夜。

     我应该痛恨这场战争,因为它让我最终弄丢了明夜。

     我满心欢喜,却未曾想到他并未随大军凯旋,而是随父亲一起回了蜀地。

     我不明白,也不能接受,为什么明明是明夜打败了越军,而凯旋回京的却不是他。

     我跑去找父皇,可父皇说,军国大事我一个女儿家不该多问,只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就好了。

     十日后,前往楚地平叛的大军班师回京。

     楚随安,当今的翼翎将军,我儿时的玩伴之一,也是明夜年少时的知己好友。

     年少的时候,我习惯叫他小安子,如今还是习惯叫他小安子。

     那个时候,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入宫向皇帝复命,可是,才刚入城便被我催马拦住。

     “小公主,”不明所以的楚随安还以为我是特意为迎接他而来,显得很是得意,“你是得知我今日班师,特意前来相迎吗,可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若是换做以前,见他这般自命不凡,我定然是要劈头盖脸的损他一番。

     不过,眼下我最关心的是明夜的消息,所以,便没有与他纠缠。

     “我懒得理你,哎,小安子,你见过明夜吗,明明是他打败了越军,为何前几日大军凯旋却唯独不见他的身影呢。”

     “什么,你是说没有见过明夜?”听我这么一说,楚随安脸上浮起一丝惊讶,“听闻大军凯旋,我还以为他已经回来了呢。”

     “没有啊,我跑去问父皇,父皇却说军国大事不让我过问,所以,我才想看看你是否知道原因。”

     “那我也就不知道了,”楚随安微微笑了笑,“小公主,我还要赶着跟皇上复命,便说边走吧。”

     虽然有些失望,我终于还是让出一条路来,然后跟楚随安一起去往皇宫。

     三日后,深夜。

     我睡不着,便从榻上爬起来,摸过一件薄纱披风走出了卧房。

     本就巍峨肃穆的宫殿,在夜色笼罩下便愈发显得安静,甚至,连一丝虫鸣都没有。

     那样的安静让我觉得不安,仿佛坠入陌生的异界,无力而又无助。

     我抬首仰望,夜空遥远而深邃,星光一闪一闪,我的眼睛却一眨不眨,似乎是想要从这星光中寻觅什么,却又不知道要寻的究竟是什么。

     突然,一刻流星从夜空划过,不夺目,不耀眼,悄然而来,转瞬即逝。

     听闻流星划过时要及时许愿,而那时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可是,我竟然忘记许愿了,想到这里,我便气得直跺脚。

     许是上苍心生怜悯,抑或是被我的怒意所震慑,怕我飞上天去直捣天宫。就在我急的快要哭出来时,又有流星划过了,而且不止一颗,也不止两颗,那是传说中的流星雨。

     天际流光璀璨,比灯火更迷离,比烟花更绚烂。

     我顿时转悲为喜,一边兴奋的睁大眼睛,一边在心底默默的许下愿望。

     流星一颗又颗划过夜空,我便许下了一个又一个愿望,而每一个都与明夜有关。

     我希望明夜早日归来,我希望明夜可以迎娶姐姐为妻,我希望我们可以再也不分开。

     我兴奋地爬上屋顶,想要离天空更近一些,想来也是可笑,这样的高度较之天地相隔的距离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流星雨,也是唯一一次。

     那一夜,我睡的很香很甜,也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梦里面明夜回来了。

     他身骑白马,手执长剑,以万人敬仰之姿行至易安城下。

     我纵马出城,冲开列队相迎的仪仗,迫不及待地冲至明夜面前,却没有迎他进城,反而,拖着他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公主,皇上亲召,将军应第一时间入宫觐见,切不可胡闹啊!”

     前来迎接的侍卫很是着急,一边策马而来,一边高声喊道。

     我全然不管侍卫的话,依旧拖着明夜往城外策马狂奔。

     于是,我和他在前面任性潇洒的策马扬鞭,出迎的侍卫则心急火燎地在后面追赶。

     我与明夜的坐骑都是万里挑一的良驹,所以,没过多久侍卫们便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你要带我去哪里。

     只要离开京城,去哪里都可以。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京城呢。

     因为,我想离开了。

     然后,明夜没有再问什么,我也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只是身骑白马朝着远离易安的方向策马前行。

     那时的我,一袭淡绿衣装,背一柄碧色长剑,活脱脱一副女中英豪的形象。

     若是明夜换去那一身戎装,我们的感觉便更像是一对浪迹天涯的侠客。

     然后,来到了一片竹林。

     竹林深深,竹韵悠然,那样的深邃,那样的淡雅,是富丽的皇宫不曾有过的景致。

     良辰美景,我们便行的慢了些,也不说话,只身随心欣赏着身旁的美景。

     竹林很深很深,我们走了好久,却始终不见尽头。

     我刚想表示疑惑,薄雾笼罩之下却突然飞来一阵箭雨,我大惊失色,还未叫出声来,几支乱箭便逼至眼前。

     而后,便从梦中惊醒。

     我张开眼睛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滴答滴答敲打着窗扉。

     我坐于卧榻之上,只身一人,没有策马奔驰的豪情,没有竹韵悠然的景致,亦无与君相伴的安然。

     以前,我问小安子什么东西散播的最快,他想了想,然后说是瘟疫。

     我信以为真,后来才发现散播最快的并非疫病,而是流言。

     人心愚昧,是最容易为谣言蛊惑的。

     所以,古往今来图谋不轨之人总是会借鬼神之说提升自己的威信,狐狸陈胜王如是,刘邦斩白蛇亦如是。

     昨夜天降陨石雨,今朝无端而出的歌谣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帝星摇摇欲坠落,乱子谋逆敢称王。

     纸醉金迷藏祸乱,明明如夜度陈仓。

     别人都说,那歌谣是暗指有人心存不轨,意图谋反,且所知之人乃三皇子端王和安平侯府的小侯爷安明夜。

     我不明白,为何那般美丽的流星雨在世人眼中竟成凶兆。

     我不明白,为何无端而生的歌谣会让朝堂上下为之惊扰。

     后来才明白,原来福祸吉凶不重要,谁是谁非也不重要。

     所有一切不过是朝堂阴谋的一步棋子,不会有人信以为真,却有人为此机关算尽。

     ——《槿瑶公主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