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细雨无端遇宁妃
    三日后,父皇召明夜入宫,我得知后便半路杀出与他一同前往。

     南安殿,父皇平时批阅奏章之地。

     见到父皇的时候,三皇兄也在那里,父皇只是召见明夜,未曾想到我也一同前去。

     所以,不免有些意外,却又不忍怪罪,只得任由我留在那里。

     “元儿,”父皇正襟危坐,虽是面对自己的孩子,依旧不失帝王威严,“你终日以吟诗作词为瘾,赋歌弄曲为乐,可知这并非一国皇子应做之事。”

     “父皇,这些不过是儿臣个人所好,并未给他人带来不便。所以,儿臣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

     三皇兄身子站的笔直,面对父皇的责怪毫无惧色。

     “你……”

     眼看父皇就要动怒,我连忙过去向父皇撒娇,也好替三皇兄解围。

     “父皇,其实,吟诗作赋,抚琴弄曲也没什么不好啊,许多文人雅士不都如此吗。”

     “若只是文人雅士自然无碍,可你三皇兄是当朝皇子,岂能终日只顾舞文弄墨,全然不知研习政务呢。”

     父皇指了指,台下而立的明夜,问道。

     “明夜,你与三皇子一起长大,你觉得呢?”

     与我一起时,明夜可以放肆潇洒,但于父皇面前,却不得不小心谨慎。他抱拳施礼,回答道。

     “皇上是怕三皇子玩物丧志,不过,明夜看来,这两者并不冲突。”

     父皇脸上浮起一丝意外,问道:“并不冲突,此话何意?”

     明夜犹豫片刻,而后,微微抬高了声音:“笙歌曼舞,却非靡靡之音。寻欢作乐,不忘忧国忧民。”

     三皇兄扭头望着明夜,一副知音难觅的样子。可是,父皇却不以为然,反到对明夜开口痛斥。

     “这就是你的道理,什么笙歌曼舞,却非靡靡之音,简直荒谬至极,古往今来,哪一个寻欢作乐,骄奢淫逸的君王有好下场,你可知……”

     话未说完,父皇便停了下来,我以为是父皇太过生气,所以才一时语塞。便一边给父皇捶捶肩膀,一边撒娇道。

     “父皇莫要动怒,明夜心直口快,一时失言,稍候皇儿一定亲手教训他一番。”

     父皇向来疼我,我知道只要我有心维护明夜,父皇便不忍责怪于他。可是,这次父皇虽未降旨责罚,却显得格外焦急。

     “明夜,你可知朕为何会召你回京。”

     “明夜不知。”

     “病来如山倒,朕虽贵为天子,却也难逃疾病,如今太子未立,凌安王拥兵自重,越庭又对我羽陵虎视眈眈,朕之所虑,你可明白。”

     明夜看看三皇兄,转而又望小心谨慎地望向父皇,那个我心中玩世不恭的男子,此刻目光却变得深沉而坚定。

     “明夜明白,请皇上放心,只要明夜在世一日,定会护三皇子周全。”

     我正在为父皇捶背的手停了下来,我满心疑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拥兵自重,什么虎视眈眈,什么护三皇兄周全,好好地为何要说这些。

     当日,圣旨下达。

     安平侯长子明夜文韬武略,破敌有功,敕封其为天颜将军,统辖飞羽军。

     飞羽军为安平侯旧部,昔日安平侯被调往蜀地之后,飞羽军归由晋王节制。

     明夜获封为将,接管晋王帐下的一部兵马,晋王虽不敢违抗皇命,却也断然不会心甘情愿。

     明夜虽非皇族,但自幼与我和姐姐一起出入,父皇也对这个小孩疼爱有加,此番父皇亲封其为天颜将军,日后必将实现其重整天下,收复河山,迎娶姐姐为妻的愿望。

     御花园的海棠花开得正盛,而我知三皇兄偏爱海棠,觐见完毕,便想和他一起去御花园赏花。

     不料,三皇兄却说约了水曼姑娘研究歌舞,若是无故失约恐有不妥,于是,便径直回了端王府。

     三皇兄佳人有约,明夜却依旧清闲,于是,我便拉上他去洛霞宫找姐姐,恰好翎茵公主也在那里。于是,我们四人便一起去了御花园。

     那一日,天空阴沉,印象中的绵绵细雨却迟迟未落,未免到时太过窘迫,便备上了两把把油纸伞。

     御花园的花种繁多,而我犹爱西府海棠,而理由很简单,因为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也很惬意。

     我一边感叹着花儿好美,一边问身边的翎茵公主喜不喜欢。

     翎茵公主说,叶昭是没有西府海棠的,没有见过,便也谈不上喜不喜欢。而今看到了,只是觉得好美,也没有什么感觉。

     又逛了一会儿,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幸得有伞,于是,我们每两人共撑一把油纸伞继续赏花。

     原本薄雾轻纱般的细雨却无端急了起来,于是,我们便只好到前面的亭子里暂避一下。

     当我们快要行至亭前之时,亭子的另一面花树影荫下有两个身影闪了过来,一人为另一人撑伞,而自己却完全置身伞外,任由雨水打湿了衣衫。

     伞下之人是宁妃,如今父皇最宠幸的妃子,为宁妃撑伞的乃其贴身婢女玉儿。虽然宫规森严,主仆有别,但见到此番情景,还是不由得让人觉得心酸。

     “奴婢见过月颜公主、槿瑶公主。”行至亭下,玉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收起雨伞,向姐姐和我请安。

     “免礼,”姐姐一边让玉儿起身,一边向宁妃颔首微笑,“宁妃娘娘。”

     “公主殿下,”宁妃同样向姐姐微笑,而后,目光又移到翎茵公主身上,“想必这位胜似天仙的美人应该便是叶昭公主吧。”

     翎茵公主微微点头:“翎茵给宁妃娘娘请安。”

     “翎茵公主来者是客,不必拘礼。”宁妃嘴角轻扬,保持着同一个弧度,“听闻叶昭公主于宫中做客,本宫早欲前往拜访,未曾想今日竟在这御花园相遇了。”

     我平生最见不得这种虚伪客气的,于是,未等翎茵公主回应,便插嘴道。

     “哎呀,这般客套话就不要说了,宁妃娘娘也有这般雅兴出来赏花儿呀。”

     其实,我并非针对宁妃,而且我对她也并不反感。母后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为了表示对母后的深情与尊重,十几年了,后位一直空缺。

     这些年来,也曾有宠妃打过后位的主意,却无一例外都未能过父皇那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