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肌肤相亲春心动
    许是主角光环附体,许是真的命不该绝,云雾弥漫的万丈深渊只是气候使然,实则深不过几十尺,崖壁枝叶横生,崖底乃一处寒潭。

     因此,虽然翎茵、明夜跌落悬崖,却也并未伤及性命,倒是那匹受伤的骏马跌落寒潭,又发狂的充到岸上之后弄丢了性命。

     明夜躺在岸边的一块巨石上已经昏迷,翎茵公主跪坐在旁边为他清洗伤口。

     长剑砍伤之处伤口很浅,并无大碍。不过,被毒镖击中之处却是脓血淤积,已经开始溃烂。

     虽贵为公主,翎茵却是久经沙场,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场面早已见惯,所以,此刻面对明夜身中剧毒也未有丝毫慌乱。不过,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心。

     远行之时,翎茵习惯随身携带止血的刀伤药,此番刚好派上了用场,然而,对明夜所中之毒却无甚用处。

     崖底虽花香草盛,却并无人烟,想找人寻些解读之药根本行不通。于是,翎茵只得先将明夜伤口处的脓血清洗掉,再用随身的匕首把溃烂的地方割下来。

     然后,便试着用嘴去将伤口处的毒血吸出来,每一步都很冷静,仿佛身经百战的军医在为伤疗毒。

     在翎茵俯下身去吸第七口毒血时,昏迷的明夜苏醒过来,他缓缓张开眼睛,许是毒素未清,觉得四肢乏力,视线也有些模糊。

     “你醒了,”翎茵把口中毒血吐出去,面色平静地望着明夜,“你所中之镖有毒,身边没有解读药物,所以我就……”

     “多谢公主,”明夜挤出一丝微笑,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不用担心,我,我,我只是觉得四肢无力,应该并无大碍。”

     “但愿如此吧。”翎茵依旧面色冷峻,然后,便又俯下身去为明夜吸出毒血。

     堂堂叶昭公主,此刻却为一异族男子吸吮伤口,虽单纯只为救人,明夜心里却难免有些奇妙的感觉。

     沾湿的长发划过明夜的肌肤,淡淡的痒,温润的凉,他想伸手去抚摸她的秀发,又怕是对翎茵的亵渎。于是,微微抬起的手终于还是又放了回去。

     翎茵抬起头来,恰好与明夜那微微发直的目光相遇。

     翎茵依旧平静如初,明夜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杀了个措手不及,但觉面庞灼热,心跳转急,瞬间想要逃离。

     “你,没事儿吧,为何这样看着我?”

     “啊,”明夜尽力掩饰着心底的紧张,支支吾吾地答道,“没,没什么,多谢公主相救。”

     “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此番为你治伤也是理所当然。”翎茵依旧面色如初,声音平静,丝毫没有被当下的情形所扰。

     “阿嚏!”正当此时,翎茵打了个喷嚏,落入寒潭整个身子都湿透了,应该是着凉了。

     “我想,咱们应该设法尽快把衣裳弄干。”明夜尚未开口,翎茵又望着他云淡风轻地道。

     “哦。”不知为何,此时这般面对翎茵明夜仿佛一只温顺的宠物,主人说什么便听话的答应什么。

     “你先在此休息一下,我去捡些树枝,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草药。”翎茵便说便起身,走出去两步,又停下回头,“我不会走太远,若是有何危险你就大叫一声。”

     “我……”

     明夜心想我堂堂天颜将军,羽陵百姓心中的大英雄,你竟然说让我遇到危险大叫一声,简直是太可笑了。

     可转念一想,此刻的自己连独自起身都有些困难,还真是无力反驳。

     “自己保重吧。”语毕,翎茵便又转身往远处走去。

     翎茵此刻全身尽湿,华丽的衣裳紧贴着肌肤,衣衫紧致下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虽非酒色狂徒,面对这样一番情景明夜亦不禁想入非非起来。

     翎茵远去之后,明夜才有心观察期谷底的环境来,从山上往下来时,云雾弥漫,深不见底,俨然一处险峻夺命的万丈深渊。

     可是,此刻身处谷底却是幽芳碧草、鸟语花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想至此处,明夜不由得生出一丝塞翁失马的感觉。

     “安将军、公主殿下……”

     耳畔传来一阵遥远的呼喊,声音缥缈,若有似无,仿佛从遥远的高处传来,又好似从耳际向两边扩散。

     明夜手撑着地,艰难地坐起身来,凝神屏气、细细聆听。可是,那遥远的呼唤却突然消失了,只剩下瑟瑟的风声与偶尔的虫鸣。

     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幻觉,苦笑一下,他便不再多想。山谷蜿蜒曲折,两侧高山耸立,不知何时才能寻到出路。

     没过多久,翎茵便从蜿蜒曲折处走了出来,左手执剑,右手却是抱着一捆柴草。那模样仿佛一个深山隐居的神秘剑客,全然不觉是金枝玉叶的公主。

     “我捡了些柴草,不过,却没有发现可以解毒的草药。”翎茵一边把手中的树枝放在一旁,一边淡淡地说着。

     “无妨无妨,我应该还死不了。”明知体内之毒未消,明夜却还是潇洒打趣着,“不过,身边没有点火的东西,该如何把这柴草点着呢。”

     “河边一般都会有火石存在,我过去找一下。”翎茵公主依旧云淡风轻,不急不缓地向潭边走去。

     听翎茵这般一说,明夜不禁暗自赞叹,又觉得有些奇怪,眼前的女子真的是身份高贵的公主吗,今日所见,完全是一副久经历练的江湖儿女的形象。

     不一会儿,翎茵便见了两块半个手掌大小的石头回来,却也不着急去点燃柴草。

     “刚才在那边发现一个山洞,一时寻不到出去的路,今天就暂且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哦,也好。”明夜微微点头,转念一想,又觉得那里不对,“额,公主殿下,那你为何不先把柴草放到山洞内,而要不辞辛苦的带到这里来呢。”

     若非明夜问起,翎茵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也懒得解释,只是冲明夜微微一笑。

     “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不重要。”明夜苦笑一下答道。

     翎茵娴熟的将柴草用藤条绑在背上,然后,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将明夜扶起来,一只手搂着他的身子,一只手将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脖颈上。

     明夜比翎茵个子高一些,他微微侧头,目光刚好落在翎茵身前的隆起处,虽并无亵渎之意,可他毕竟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由得又面色羞红,心跳加速起来。

     察觉到有些异样,翎茵转头望向明夜,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部发呆。她却并动怒,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看够了没有?”

     “啊……”

     那一刻,满满的羞耻感从心底涌遍全身,明夜恨不得当场跳下寒潭淹死,奈何身体乏力不能自支。

     “我,对,对不起,末将并非有意冒犯公主,真的。”

     翎茵没有回答,只是搀着他继续往前走。

     在她看来,对方是有心还是无意不重要,他有没有看到也重要,重要的是望着她的那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