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槿瑶苏醒念明夜
    日落之前,安明夜一直留在端王府,

     刚过申时,外出买药的侍卫回来禀告,药方上的其他药物皆以备齐,可是,有一味唤作半颜花的药寻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寻到。

     沈青元闻之大怒,命人再出府去寻,寻不到药提头来见。幸得安明夜从中相劝,寻药未果的侍卫才免遭责罚。

     既然那半颜花如此罕见,再派人出去也是徒劳。于是,安明夜便决定回去问过翎茵公主再作打算。

     安明夜本欲天黑之前离开,不料,却因另一突然之事拖累了脚步。

     虽不通医术,沈青元也不甘就此放弃。于是,便同安明夜一起去了府中藏书之地,查阅医学典籍,想着从中寻到什么踪迹。

     结果,一通翻查,藏书被他丢的满地都是,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有人急急忙忙的前来通报。说是幻音小筑来了一伙狂徒,妄图对水曼不敬。

     原来,沈青元虽被禁足府中,却还是放不下心中佳人。于是,便命人暗中观察,随时禀报。

     “什么,”沈青元闻言大怒,将手中书卷掷于地上,“竟敢对本王的美人不敬,真是不知死活。来人,点齐人马,随本王去灭了他们。”

     沈青元虽是文人,却也脾气暴躁,佳人被侮,他又如何能坐得住。

     “是,王爷。”

     侍卫听命后,便急着召集人马。这时,安明夜赶紧出言相阻。

     “且慢。”安明夜一边开口制止侍卫,一边动手拉住怒发冲冠的沈青元。“青元,你且息怒。眼下你有禁令在身,切勿冲动。”

     “切勿冲动,”沈青元挣开安明夜的手,“佳人被侮,你让我不要动怒?什么禁令在身,我根本就不在乎。”

     “且听我说,”安明夜又快步上前,将沈青元拦住,“不是让你坐视不理,我去,我去你看如何。几个狂徒,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我一人足矣。”

     “你早说嘛,”见安明夜这样说,沈青元便也不再那般激动,“也好,不过,还是带几个人吧,堂堂天颜将军几个狂徒还不足以让你出手。”

     “好吧,”安明夜吩咐道,“选四名侍卫换上寻常衣装,随我一同前往。”

     而后,安明夜便带人赶往幻音小筑,临行前,还特意嘱咐天鸣看好这位主子,切勿让其冲动行事。

     第十二章

     曲榭通幽,芳香弥漫。盛开的紫藤挂满了整个回廊,深深浅浅的紫,淡淡浓浓的香,披挂起忧伤动人的传说,萦绕着纠缠错结的心事。

     沈倾颜向来喜欢花红柳绿,犹爱这盛开的紫藤。而那紫色的花儿与她而已早已非一花一草的存在,更像是相互依偎的的友人。

     想一个人时,她会来这里倾诉思念,恼一个人时,亦会来此疏解忧伤。

     而今,沈情烟卧床昏迷,不知那紫藤是否真有灵性,也会为之担心,为之祈祷呢。

     斜阳西沉,晚风生香。

     沈情烟伫立于曲榭回廊之间,伫立于烂漫幽芳之下,眉心依旧沉重,焦虑不安的心却平复了许多。

     微风拂面,幽香迷人。她静思独立,恍然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的沈倾颜不满八岁,眉目清秀,娇小可人,她着一袭淡蓝衣裙一边在前面跑,一边回眸轻唤:姐姐,快来追我呀。

     她一边提醒她慢点,一边在后面漫步跟着,美丽温婉的脸上满是爱怜之色。

     姐姐你快点,你好慢呀。不满姐姐步履太慢,沈情烟回头催促,结果,一不小心自己绊倒了自己。

     “颜儿!”

     沈情烟惊叫出声,伸手向前,这才清醒过来,是方才陷入回忆了。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风儿一边欢心的呼喊,一边跑过来,“公主,槿瑶公主醒了。”

     沈情烟闻声回头,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槿瑶公主她醒了。”

     风儿又大声说了一句,沈情烟这才面露喜色,疾步往沈倾颜闺房跑去。

     沈情烟进来的时候,沈倾颜刚坐起身来,雪儿双手捧着茶杯侍奉着,许是口渴的厉害。沈情烟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好渴,雪儿,直接把茶壶拿过来吧。”

     未等雪儿回身,沈情烟便疾步过去,拿过桌上的雕漆四方茶壶,往床边走去。

     行至床前,刚欲再添上一杯,不料,茶壶却被沈倾颜夺了过去。

     “太麻烦了,直接用壶吧。”

     说话间,便将手中茶壶举起,将壶嘴儿送入口中,就那般大口喝了起来。

     贵为一国公主,此时却一点也没有富丽端庄的气质,更像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多一些。

     一番痛饮后,沈倾颜将茶壶放下,喝得太急,不禁打了个嗝儿。而后,眉心微蹙,作思考状。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两日前,只记得自己坠马,之后的事便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明夜呢,翎茵公主呢,我们在林中遇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明夜和翎茵公主都没事。”

     沈情烟一边将沈倾颜手中的茶壶接过来,一边跟她解释着。

     “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了,明夜今早去端王府了,牵挂于你,他晚上还会进宫来的。”

     这时,翎茵公主同芷兰一起走了进来。得知公主苏醒,二人便也过来探望。

     其实,翎茵本应今日启程回国的。岂料,却为突发之事打乱了脚步。

     芷兰说无论此刻行刺目标是谁,都必须让羽陵查出凶手给一个交代,所以,恳请公主暂缓回国。

     听芷兰说起此事之时,翎茵点头应允。不过,她所以多住几日并非要羽陵给什么交代,而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初见惊人,再遇倾心之人。

     不过,却不知他是何心思。叶昭女子多性格豪爽,非爱而不言之人,只是翎茵一向沉默寡言,不善吐露心事。

     按叶昭的行事风格,她应该走到安明夜身边,挑起他的下巴,眉目含笑,齿颊生香。

     本公主看上你了,欲招你为驸马,你可愿意?

     额,似乎画风有些不对。这哪里是欲招驸马,分明是挑逗情郎嘛。所以,翎茵断然不会选择这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