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随着那道雄浑能量在体内经脉之中肆虐冲击,起初黑石只是感觉浑身酥麻瘙痒,然而当其穿过躯干主脉涌入四肢百骸的无数细小支脉之后,浑身肌肉便开始出现胀痛之感。

     越是到了后面,这种胀痛就变得越发强烈起来,浸泡在灵髓池中的身体周围,也开始出现一些浑浊的杂质,似乎就是从身体脉络之中被清理出来的堵塞之物。

     尽管此刻因为这些杂质通过体表毛孔排出体外,使他整个人都如同承受着万蚁噬身之痛一般,可是那些堵塞之物排出体外之后的通常之感却又令他感到极为舒畅。

     整个过程进行的颇为缓慢,黑石也在这种痛并快乐之中饱受着煎熬,不过好在他性格本就极为坚毅,所以从头到尾一直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额头之上没有浸泡在灵髓之中的部分,此刻满是大滴的汗珠以及体内排出的污秽之物,接受开灵的十人看起来都显得极为狼狈。

     甚至还有两个意志稍显薄弱的少年,这会儿脸上已经满是痛苦之色,看起来似乎随时都有精神崩溃的可能。

     这种开灵的过程对于个人来说虽是一种又凡入仙的转变,其内可也伴随着极大的凶险。如果因为不能忍受这种痛苦折磨,导致精神崩溃从而昏厥过去的话,那么他们体内的脉络也会随之逐渐闭合,由开灵者渡进他们体内的那些能量也就无法继续前进,最终只会落得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这位太上长老在黑石他们几人身上都花费了很大代价,自然不会任由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出现差池,所以在察觉那两人快要坚持不住之后,便立即放出了两缕强大的神念将其身体包裹,彻底隔绝了他们二人大脑与身体之间的感应。

     之所以没有开始便直接这么做,是因为这种剧烈的痛楚在冲击受开灵者心神的同时,也能起到不错的锻炼神魂的效果。

     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机遇和风险往往都是同时出现的,能够在机遇降临之时将其把握住自然便是一种机缘,可是如果承受不住这种与机缘相伴而来考验的话,最终所得到的机缘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了。

     那两个意志相对薄弱的少年自然就属于这种情况,所以单是凭借这种开灵的过程,便可以初步判断出一个人灵根意外的修炼天资。

     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之久,众人的开灵才终于步入了尾声,在这段痛苦的煎熬之中,又有两个少年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痛苦,受到那道袍老者的神念护持,其余众人包括黑石在内此刻也都陷入到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待得开灵彻底结束的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身体上的痛楚瞬间消退,而是紧绷的精神骤然放松,一下子便昏厥了过去。

     最后能够勉强保持清醒之人,除了黑石之外便只剩下了一个看起来略显精瘦的少年,太上长老运功调息了片刻之后,望向他们两人的目光除了浓浓的欣赏之外,还有着一丝惋惜之色深藏眸底。

     然后只见他的大袖一挥,那道袍老者便和灵髓池中全都显得极为狼狈的十人一起消失无踪了。

     当黑石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发现众人此时已经来到了一处风景秀丽的山顶之上。

     此处位于一片无边云海之中,奇花异草随处可见,空气之中除了一些云雾带来的湿气之外,灵气的浓郁程度竟然丝毫也不逊色刚才的地底灵脉洞穴。

     精神恍惚的黑石依稀间看到,那位身穿道袍的太上长老朝着一处坐落在绝壁断崖之上的精致木屋抱拳行了一礼之后,语气极为恭敬地说道:“弟子天鸿,求见老祖。”

     然后就听到那间木屋之中,悠悠传出了一声极为苍老虚弱的回应:“进来吧!”

     闻言这位太上长老天鸿再次躬身一礼,然后抬手打出一道无形的灵力匹练将黑石他们十人虚脱而起,大踏步地朝着断崖边的木屋走去。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除了黑石之外的剩余九人尽数昏厥了过去。察觉身体再次落地之后,黑石也赶紧闭上双眼假装昏迷,默默的听着耳边传来两人的对话之声。

     “弟子天鸿,拜见老祖!”

     “鸿儿呀!老夫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为我这个垂死之人枉造杀孽对你修行很是不利,怎么又给我带来了十个无辜之人?”

     “老祖您是我天道宗最大的依仗,只要有办法为您续命,弟子即便是因此孽债而崩溃道心,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唉!你这孩子又不是不知,域外星兽之毒这世间根本就无药可解,你即便是以换血之法为老朽续命,我这把老骨头又能坚持多久呢?”

     “老祖您万万不可有此放弃的念头,您也不是不清楚,我天道宗能够一直着雷狱第一大宗之位,完全是因为有您这位地仙境强者坐镇,如果宗门失去了您泽荫庇护的话,恐怕日后我天道宗也会因此覆灭的啊!”

     这两人对话的内容虽然信息不多,可黑石也从中听出了一个大概。木屋之中的这位天道宗的地仙境老祖,因为中了什么域外星兽的无解之毒从而危在旦夕,太上长老天鸿为了保住这位老祖的姓名,不惜滥杀无辜给他换血续命。

     他们这些以招收药童之名被骗来的可怜家伙,都只不过是给那老祖提供新鲜血液的牺牲品罢了!

     直到此刻,黑石才算得以彻底解开心中的谜团,不过现在他才知道真相恐怕有些为时已晚。他这会儿急需考虑的是,应该怎样保住自己的小命才行。

     就在黑石心中焦虑,并且为之思绪电转之时,太上长老天鸿似乎终于劝服了那位地仙境的老祖。这对于黑石等人来说不仅不是什么值得庆幸之事,反而代表着他们离死不远了!

     “你这次找来的十个人中,倒是有个挺有意思的小家伙啊!”听到那位老祖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语,正在想着保命之法的黑石心中顿时一片冰凉,而之前所有心思都放在劝说老祖身上的天鸿大长老闻言神识一扫,略带几分诧异的目光便落在了黑石身上。

     “之前我就对你小子略有留意,没想到此刻不仅没有昏迷过去,还有胆量偷听我和老祖的谈话!要不是他老人家修为惊天,神识敏锐的话,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太过留意到你。”以天鸿的修为,神识扫过的瞬间便发现了假装昏迷的黑石,在略微感到意外的同时,不禁面带冷笑的望向他冷然说道。

     黑石心中忍不住暗骂对方一句无耻,也是知道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恐怕今日难逃死劫,所以心中的焦急与畏惧之感也是瞬间大减,索性光明正大的抬起头来与对方对视。

     “没想到你们天道宗身为修仙界翘楚,竟然会为了一己之私而干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反正已是必死无疑,心中怒极的黑石此刻也是彻底不管不顾起来,直接冷眼望向前方的太上长老天鸿,反唇相讥的质问道。

     闻言天鸿眼中诧异之色更浓,没想到对方一介区区凡人竟然会有如此胆量,所以也就愿意与他多说几句:“对于我等修士来说,区区百年寿元的凡俗之人与那蝼蚁有何分别?既然上天选择了你来做这牺牲品之一,那便是你命中有次定数,所以你就认命好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虽然你们修仙之人能够活得更加长久一些,可是在天道法则面前不是同样如蝼蚁一般?”黑石已经彻底豁出去了,所以越说越是激动,最后那句“如同蝼蚁一般”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前世身为奴隶的他就曾在心底里想过这个问题,同样都是人类,强者为何就能随意决断弱者的生死?是因为命运的不公吗?认命之人会甘于受命运的摆布,那倘若他不愿认命,则又该如何呢?

     黑石的话瞬间就令天鸿为之哑然,嘴唇嗫嚅了几下却终究没有说出任何反驳他的话来,气急败坏之下当即就想拿他开刀,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了老祖的声音。

     “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知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如果不是老朽身中无解之毒,还真想收你为弟子啊!”黑石说出的这句话可谓是深深触动了这位地仙境的老者,刚才他与天鸿之间的争论,无疑就是甘心认命的表现,所以听到眼前这个小家伙年纪轻轻,竟然就能说出这种豪情万丈的话语,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听到老者口中说出“无药可解”四个字时,黑石脑中瞬间有道灵光一闪而过,然后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说道:“如果有药可解呢?”

     这位地仙境的大强者虽然很是喜欢黑石,却也绝不认为他这个区区凡人能够有办法解那无解之毒,所以当即玩笑似的回应了他一句:“如果有药可解,老朽就依言收你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