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混人
    黑石知道这些配置基因药剂的灵药全都价值不菲,以后自己恐怕很长时间都不能再次凑齐一份,所以并没有打算将这些基因药剂全部交给天鸿,而是又在那堆器皿之中挑选了一个便于携带的玉瓶,小心翼翼地分出一般药剂倒入其中。

     贴身将玉瓶收好之后,这才推门走出了石室,不过并没有立即让那两名弟子带他去见天鸿,而是先去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洗净浑身排出的污垢之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才在那两名弟子的引路之下,再一次来到了天道殿中。

     望着手中银制器皿中仿若清水般的“解毒药剂”,天鸿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身为化神期大修士的他对于炼丹炼药也非常精通,可是不论是从经验来看,还是从这“药剂”的色泽气味来看,都无法将其与那青年口中描述的,可解万毒的神奇药液联系到一起。

     “你确定这东西可以解毒?”盯着手中的药剂看了半天,天鸿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只好望向下方站着的黑石,语气之中满是质疑的问道。

     “我这药剂不仅能够解毒,而且还可以改善修炼者的身体资质,至于效果如何你一试便知。”黑石知道自己说出基因改造对方也听不明白,所以就换成了这样通俗易懂的说辞。他对于眼前这位太上长老天鸿可谓是一丝好感都没有,所以闻言有些鄙夷地瞥了他一眼之后,大有几分“爱信不信”的语气说道。

     对此天鸿倒也没有太过计较,而是重新收回目光颇感意外的将手中药液再次放到鼻尖嗅了嗅,然后才半信半疑的以灵力摄出一滴透明药液,放到了自己口中。

     至于黑石会不会在药液中下毒,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如果对方这个区区凡人弄出来的东西都能威胁到他这个化神修士的话,那他这五百多年的修行可真的是练到狗身上去了。

     药液入口之后除了一丝清凉之感外,天鸿并没有尝出任何特殊的味道来,正在他以为对方只是拿清水戏耍于他,当即就要勃然大怒之时,却感觉一股无比精纯的药力瞬间涌遍全身。

     修仙者因为有着神识辅助,对于自身体内变化的感官要远比黑石清晰,当那股药力发挥作用的同时,天鸿便瞬间感受到了这神奇药液的强大。

     除了黑石之前感受到的效用之外,天鸿对于身体内部的变化了解的要更加全面与透彻。

     哪怕他拥有化神境巅峰的恐怖修为,可是已经近六百岁的年纪也是使得他体内细胞的活力远不如从前,然而当这股神奇的药力彻底发挥作用之后,天鸿竟然敏锐的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几岁一般,浑身上下都有种活力四射的澎湃之感。

     在修仙界,能够令他这个化神境的大修士都有此变化的丹药也不是没有,可那些灵丹无一不是极为炼制起来极为困难的顶尖灵丹,都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逆天之物。

     之前黑石命人寻找的那些灵药,天鸿自然也都知晓,尽管其中有几味药材同样非常珍贵,可是与他炼制出的这种药液比较起来,那点价值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种药液能否解除老祖所中的星兽之毒还暂且不论,单单是此刻他所体会到的效用就已堪称逆天了。如果将其用在全部宗门弟子身上的话,恐怕最保守的估计也能令他们的修炼资质提升一个层次之多。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理论上可行罢了,倒不是说这种药液的药效达不到,而是就算以天道宗如今的底蕴,也拿不出那么多灵药资源。

     退一步来讲,就算天道宗有能够承担得起十余万弟子使用这种药液,恐怕此等惊天之秘也休想隐瞒的住其余宗门了。届时在此等巨大的诱惑之下,不仅与天道宗敌对的五大宗门会联手来犯,恐怕就连同一阵营的其余三宗也会反目倒戈的吧!

     如今的天道宗顶着一个仙门第一大宗的名头虽然无比耀眼,可是近几百年来因为宗门气运一直都处在下降的状态,导致顶尖战力已经出现了断层,如果不是有老祖这样一位地仙坐镇的话,恐怕天道宗的基业早就被其与宗门蚕食瓜分了!

     修仙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无欲无求的模样,实则修炼界的残酷远远要比世俗界两大帝国的争端更为激烈。

     宗门需要发展、修士想要变强,这一切都需要修炼资源的支持才能够实现,然而整个地仙界内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如果不奋力去争拿命去抢的话,最终就只会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

     而且世俗界两大帝国的争端,其实也是它们身后所站着的,地仙界九大宗门两大阵营之间争斗。断了一方招收弟子的路,也就等于斩断了宗门继续发展下去的根,只不过九大宗门之间有着一些特殊的约定,这才没有金丹期以上的强者参与到世俗争斗之中罢了!

     但是前些年两大帝国开战之时,天狼帝国出现的那位元婴强者,似乎就是一种规则将要被打破的征兆。

     也正是因为嗅到了危机的临近,所以天道宗才会想方设法保住那位地仙境老祖的性命,而且对于提升宗门实力的渴求,也已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

     此番黑石配制出来的这种神奇药剂,令天鸿看到了宗门崛起的契机,所以望向下方青年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灼热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就算效果不佳,那也得让那老祖试过了才知道吧!”看到天鸿那有些吓人的目光,黑石踉跄着退后了几步,然后壮着胆子大声叫道。

     “交出这种药剂的配方,老夫可以不杀你。”天鸿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去解释缘由,而是死死地盯着黑石,急声威胁道。

     见对方并非是要对自己不利,而是似乎非常看重这基因改造药剂,所以当下心中大定。这才清了清嗓子,有恃无恐地淡淡说道:“不要拿那些哄骗三岁孩童的话来糊弄于我,药剂配方现在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给你的,有胆量你就杀了我!”

     黑石这副“吃定你”的表情,瞬间就把天鸿气得七窍生烟,立刻就像一巴掌把这家伙拍死,可是他又知道自己万万不能这样做,所以胡子剧烈地抖了一抖之后,狠狠地瞪了黑石一眼,闪身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此刻的黑石心里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踏实,从天鸿方才的表现来看,哪怕是这基因药剂不能给那位老祖解毒,只要自己牢牢攥住药剂配方不松口,对方就肯定不敢对他怎么样。

     想通此节之后,黑石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冷笑,然后大踏步地朝殿外走去。

     一看到有着两名保镖一般寸步不离跟着他的家伙,黑石那刚刚升起的一丝畅快感觉便瞬间消散,他没有立刻返回那间如同牢笼一般的石屋,而是大摇大摆的在这天道山上逛游了起来。

     身后两名弟子对视一眼之后,也弄不明白眼前的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过天鸿安排给他二人的只是监视与跑腿的任务,所以此刻也不便出言阻拦,只好默不作声的跟在黑石身后,倒真像是两个尽心尽职的保镖一般。

     不知不觉间,黑石来到天道宗已经有十几天时间了,这近半个月时间当中他要么是在藏书阁“看书”,要么就是在自己那间屁股大点的石屋里倒腾灵药,还真没有仔细领略过天道山的风采。

     然后在天道宗的内门之中,便出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一名看起来只有一二十岁的小青年背着手在宗内悠哉悠哉的闲逛,看到有男弟子经过他身旁就点头示意打招呼,看到模样娇俏可爱的女弟子就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一番,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令对方面红耳赤的无礼之言。

     更加令人感到难以理解的是,每当有脾气暴躁的女弟子恼羞成怒的想要出手教训那青年之时,跟在他身后的两名天道宗内门弟子就会上前制止,于是那个可恶的家伙也就越发放肆起来了。

     突然之间,黑石竟然觉得这天道宗似乎也很不错,不提那个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太上长老天鸿之外,最起码那些宗门女修各个都长得清新脱俗,远非青阳镇里的年轻女子可比。

     再次以言语调戏了一名过路的弟子之后,黑石脸上挂着意犹未尽的笑容,转头望向身后两个让他免受了好几次血光之灾的跟班,想要出言表达一番由衷的感谢。

     然而令他感到极为意外的是,身后两人不但没有了往常那种云淡风轻的表情,而且此刻还都面红耳赤的对他怒目而视。

     “哎呀,两位大哥莫不是染上风寒了不成?跟着我也挺辛苦二位的,要不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逛会儿就行!”黑石故作惊讶的,夸张大叫了一声之后,还非常可恶的上前摸了摸二人的额头,气得那两名内门弟子险些没有忍住,都想取出储物袋里的飞剑将这混蛋的脑袋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