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功法之秘
    尽管心中郁闷无比,可左右闲来无事,当下又难以入眠,于是黑石把这卷功法取出,拿在手中仔细端详。

     系统:“发现未知功法,是否扫描分析?”

     令黑石没有想到的是,系统似乎对这东西依旧还不死心,想要对其进行单独扫描分析。

     此事对他有益无害,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选择了“是”!

     “正在扫描分析……”

     “分析进行中,进度1/100,请宿主耐心等候……”

     第一次见系统分析一件物品,还需要一个读条的过程,看来这东西确实有些与众不同,所以他丝毫也不着急,对这东西反而更加期待了起来。

     此刻的黑石,就像是一个等待游戏更新的小学生一般,死死地盯着龟速跳动的进度条,一点儿都不觉时间的流逝。

     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之久,那进度条才终于跳到了97/100,精神已经略显麻木的黑石,此刻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大脑之中的困倦之意也丝毫不存。

     “98/100”

     “99/100”

     “100/100”

     “叮,系统君已分析完毕,请宿主自行查阅分析内容。”

     黑石此刻哪有心情去理会系统的卖萌,毫不犹豫的直接下达了“查看”的指令,然后一大堆繁杂的信息,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令他脑袋都产生了一瞬的晕眩之感。

     最先被系统光脑呈现在他脑海中的信息,是段以上帝视角记录的视频资料。

     只见亿万星河宇宙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一大片生命星球,在这些生命星球之上,既有如同苍澜大陆世俗界一般的亿万平民,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各自生活的琐事,也有无数修仙宗门与修真家族万象争辉,每一颗星球的繁荣程度,都远非苍澜大陆可比。

     在这片修真星球的上层宇宙之中,竟然有着一片浩瀚云海存在。星云之海波澜壮阔,将下方成千上万的修真星球尽数笼罩其中,犹如一座天盖穹顶,散发着熠熠光辉。星海呈旋涡状转动不止,仿佛蕴含某种天道至理,造化阴阳之意象。

     云海之上,则是一片散发着无尽金光的琼楼玉宇,显得恢弘庄严。仙宫殿宇之间,时有各色流光极速闪略,带起下方云海一阵翻腾。

     中心主殿之中,正端坐着一名看不清容貌的男子,身穿金色龙纹仙袍,头戴珠帘白玉帝冠。在这男子身侧,还有一名绝色美妇,望着那男子含笑而立,怀中抱着一个婴儿襁褓。似是一对恩爱夫妻,刚刚喜得麒麟儿。

     忽而一声惊天彻底的雷鸣之声响起,震得这片琼楼殿宇一阵剧烈摇晃,那绝色宫装美妇顿时花容失色,赶忙将襁褓中的婴儿牢牢护在怀里,然后以惊惧的目光望向那位帝袍男子。男子举头望天,然后朝身边的妇人说了一些什么话之后,便化作一道流光朝殿外电射而去。

     画面一转,就见那名帝袍男子凌空虚踏,负手傲然立于九天之上,手持一柄散发着红芒的三尺长剑,直指苍穹。

     无尽虚空之上,此刻竟然裂开了一道望不见尽头的空间裂缝,其内雷鸣电光滚滚不绝,声震亿万里之遥。

     那男子立于星云漩涡之上,在这苍穹宇宙之间,面对即将到来的灭世雷劫,身形虽然显得极为渺小,可身上散发出来的惊天之势,却是仿佛能与天威硬撼。

     下方连绵殿宇之中,无数道虹芒闻声而动,都已来到了殿外,此刻正在举头望天。神情之中,流露着难以掩饰的惊骇。竟无一人,敢如那位帝袍男子一般,举剑问天。

     似是被男子的举动激怒,如同深渊巨口一般的空间裂缝之内,骤然射出一道恐怖劫雷,朝那帝袍男子当头落下,似乎是在执行天罚,欲将那侵犯天威的帝袍男子,轰得形神俱灭。

     见状,帝袍男子未动分毫,随手划出一道惊天剑芒,在那雷劫还未落下之时,便已将其中途斩灭,化作无数细小雷光,消失在了苍穹宇宙之中。

     然而,这次只是刚刚开始。

     就在下方众人为之欢呼雀跃之时,又是一道劫雷轰然落下,亮银色的雷芒之中,竟还夹杂着一抹淡金色符文,显得更加神秘与强大。

     这一次,帝袍男子似乎也郑重了几分,左手飞速掐出一道玄奥法决,加持在了右手剑刃之上,于面前虚空接连挥出三道剑芒,剑芒彼此交织成为一朵莲花,朝上方正在落下的金纹劫雷,极速冲撞而去。

     二者相接,没有丝毫声响传来,就这样悄无声息之下,在虚空中凝为了一个漆黑光团,光团先是迅速凝实为一个光点,而后才彻底爆发为一股惊天气浪,朝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帝袍男子依旧持剑立于虚空之上,面对迎面冲来的爆炸余波,男子始终岿然不动。冷冽的目光之中,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第二道天劫依旧无果之后,那道恐怖的空间裂缝骤然开始迅速收缩,由横贯亿万里长空,迅速化为了一道百丈长的长梭形裂缝,如同是一只天道之眼,古井无波的望向下方男子。

     这种凝实并没有持续太久,第三道劫雷便已再次落下,还未等那帝袍男子有所应对,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整整九道劫雷,竟然同时朝下方男子当头落下。

     这九道劫雷一道比一道粗壮,且颜色也越来越深,最后落下的第九道劫雷通体呈现漆黑之色,仿佛就连与之接近的无形时间与空间,都被其瞬间吞噬了一般,在下落的过程之中,划出了一道同样漆黑的虚无裂痕。

     见此情形,那男子脸上的从容淡定终于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如临大敌般的凝重之意,翻手招出九件法宝朝虚空一抛,然后整个人也持剑主动迎击而去。

     下方抱着孩子观战的那名美妇,此刻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痛苦之色,两道泪痕划过脸颊,落入下方云海消失无踪。她没有出言阻止自己的丈夫,更没有如同寻常女子一般痛哭流涕,就这样默默地望着自己的丈夫与天道殊死抗争,只是在心中暗自为他祈祷。

     那帝袍男子虽有通天之能,可是在这等灭世雷劫之下,还是无法将之尽数斩灭。一道道恐怖的余波散落而下,摧毁了那些万古不变的琼楼殿宇,覆灭了下方无数观战的仙族,就连他的妻子,那名抱着婴儿的绝色美妇,此刻也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中。

     反观虚空之上的帝袍男子,此刻浑身衣袍已经破烂不堪,九件法器尽数崩裂,就连他手中的长剑也仅剩下半截,头顶的帝冠更是早已不知所踪。

     男子望向下方覆灭的家园,以及万千同族的陨落,眼眸之中满是痛苦之色。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妻儿,被掩埋在无尽废墟之下的瞬间,他彻底爆发出了所有的修为,以身体硬生生阻挡住了第九道黑色雷劫,丝毫都未理会正在存存崩裂的身体,朝妻儿被掩埋的那处废墟电射而来。

     当他用残存的法力,将压在妻子身上的废墟尽数清除之后,抱入怀里的已经是一具尚还带着残存体温的焦糊尸体。

     他的妻子在雷劫落下之时,义无反顾的用自己身躯,挡在了襁褓中的儿子身前,更是在被废墟砸下的一刻,彻底燃烧掉自己的修为神魂,才有余力将身体蜷缩成一团,护得自己孩子的周全。

     此刻已是狼狈不堪的帝袍男子,任由自己的身体寸寸瓦解,瞪着赤红的双目举头望天,歇斯底里地吼道:“天道不仁,视苍生为草芥,然我仙族道心不泯,道念亦不会就此覆灭。终有一日,我仙族后人必能重振吾族光辉,灭了你这区区雷道法则之身,执掌天地秩序法则!”

     说罢,抬起自己的右手,毫不犹豫地插入自己的胸膛,从其内生生扯出一根金色肋骨,并将其缓缓摄入到那名婴儿体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的身体便只剩下了胸膛以上的部分,深深望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然后伸出手掌将面前虚空划出一道裂缝,将那婴儿抛入到了裂缝之中。

     丝毫没有理会头顶再次降临下来的数道漆黑劫雷,男子脸上突然流露出了一抹洒脱的微笑,声音低沉地缓缓说道:“以吾至尊法神,炼汝天道雷劫,化虚空以成壁垒,护吾族血脉长存!”

     话语落下,男子伸手朝星云漩涡之中一探,瞬间就将数千万幸存的凡人修士摄来,重蹈覆辙地投入进了那道空间裂缝之中。

     经此灭世天劫的余波洗礼之后,星云漩涡下方的千万修真星球已尽数破灭,无尽生灵可谓万不存一,能有数千万幸存者已属不易,男子眼中欣喜之色更浓,手上动作再次加快了几分。

     只见无数密密麻麻的印记符文从他双手上打出,将适时落下的那道黑色劫雷瞬间包裹,然后调动体内残存的所有仙力尽数涌出,将那道恐怖劫雷炼化为了一团中正醇和的能量,朝那裂缝缓缓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