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人至贱,则无敌
    “你方才叫本座什么?”云岚长老本就含怒而来,听到这个登徒子竟然还敢对她如此无礼,瞬间便爆发出了一股惊天的气势,色厉内荏地质问道。

     看到对方衣裙竟然无风自动,恐怖气息压迫得他周身这片区域都仿若空间牢笼,瞬间无法移动分毫。黑石喉结上下动了动,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当即就想矢口否认刚才所言,可是又转念一想不能在佳人面前失了风度,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弱弱地重复说道:“老……老妖婆啊!怎么啦?”

     “好,很好!你这个区区蝼蚁一般的凡人,胆量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小命,是不是也像你的性格这般强硬!”身为天道宗的大长老,又是整个修仙界屈指可数的三位炼丹宗师之一,已经有上百年没人敢对她如此无礼了,所以听到这凡人青年竟然再次称呼她为“老妖婆”,则是怒极而笑着冷哼了一声,手掌一翻招出了一柄火红色的长剑,抬手就要朝黑石脖颈削去。

     “师傅息怒,黑石师兄方才只是无心之言,我相信他只是因为不知道您的身份才那般无礼的,您……您不要杀他呀!”见状秦若兰瞬间花容失色,说话间便带着一阵香风挡在了黑石面前!

     “兰儿你让开,有什么话等为师斩了这个登徒子再说!”云岚见状黛眉微皱,不过对自己这个宝贝弟子却升不起一丝怒意,只是左手一挥打出一道强横的劲气将其推开,然后举剑继续朝黑石攻来。

     “师傅不要啊!他是太上长老请来为老祖解毒的药师,您杀了他无法跟老祖交代!”秦若兰的性格本就非常善良,她认为这位黑石师兄并非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虽然说话确实有些过分,可是根本就罪不至死,所以顿时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连忙歇斯底里的叫道。【零↑九△小↓說△網】

     火红色的剑刃此刻已经碰触到了黑石颈部的皮肤,吞吐不定的赤色剑芒更是在他皮肤之上刺出了几道细小的伤口,再前进一寸黑石就要殒命当场。可是当秦若兰那带着哭腔的话语出口之后,长剑瞬间便生生停顿了下来。

     黑石此刻只感觉手脚冰凉,后背衣衫也已被冷汗彻底打湿,双腿如同触电了一般剧烈颤抖,甚至连脖子上传来的刺痛之感都丝毫未觉。

     他从来没有体验过,与死亡如此接近的感觉。

     “此话当真?”云岚眼中虽然满是质疑之色,可是在此等大事面前,却也丝毫不敢马虎大意,而是目光凌冽地盯着黑石的双眼,冷然问道。

     黑石此刻依旧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之中,嘴唇略微蠕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脑袋之中一片空白。

     “真的真的,这是黑石药师为老祖炼制的解毒药剂,弟子刚才已经试过了,效果真的很不可思议呢!”见师傅终于冷静了下来,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秦若兰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快步跑到云岚面前,将黑石刚才给她的那个五瓶递了过去。

     云岚也不怕黑石这个凡人小子耍什么花样,红光一闪便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然后接过五瓶细心检查了起来。

     在发现五瓶中的药剂并没有任何色泽气味之时,她的眼中再次升腾起了滔天怒意,不过好在秦若兰早有准备,连忙在一旁出声提醒,这才压下内心的疑惑,取了一滴药液放入口中。

     黑石这才从惊惧之中缓过神来,如同虚脱了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直到这一刻,他才切身体会到了修仙者的冷酷无情,原来真的是会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主!

     “这药液真的是你炼制的?”云岚在见识了基因改造药剂的强大功效之后,也是瞬间耸然动容,带着一脸不可置信之色的,朝地上坐着的黑石开口询问道。

     “哼!”黑石则连头都没有抬的冷哼了一声,摸了摸脖子上流出的鲜血,一脸的愤恨之色。

     “此事是云某鲁莽了,还望小先生海涵!”亲身体验过基因改造药剂效用之后,云岚自然也很清楚这种药剂对于宗门来说代表了什么,所以当下也不敢怠慢,无比郑重的抱拳一拜,歉意十足地说道。

     刚才之事,虽然是因为黑石对她出言不逊引起的,不过她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对方看成是私闯药园,并且还想轻薄自己弟子判断也确实有些鲁莽。

     如果对方只是一名普通凡人青年,那她云岚杀了也就杀了,没有人敢说出什么责备之言。可对方竟然能够炼制出此等堪称逆天的神奇药剂,这样一个奇才自然具备令她礼遇的资格,甚至从宗门的长远利益来看,对方的价值或许一点也不逊色她这个炼丹宗师。

     “你刚才差点就要了我的命,现在一句简单的道歉就想将此事揭过,未免有些太过敷衍了事了吧!”见对方态度转变如此之快,黑石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是自己拥有这个面子,对于基因药剂价值的判定再次提升了一些,摆出的姿态自然也更高了几分。

     “那黑石先生认为,什么样的补偿才能令你满意呢?”黑石心中的想法,自然瞒不过云岚这个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见眼前这个凡人青年这么快就从死亡的恐惧之中恢复过来,而且还摆出了一副“要不让我满意,我就不起来”的架势,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把你徒……咳咳,最起码也要赔偿我几百株灵药吧!”黑石下意识的就想说“把你徒弟赔给我”,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感觉似乎有些不好,于是赶紧改口换成了灵药,而且开口就是几百株之多!

     闻言云岚嘴角抽了抽,当即就想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是想到对方手中那张药方的价值之后,又生生将心底的怒气强行压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勉强挤出一个牵强的微笑,语气平缓地说道:“此事我做不了主,要请示宗主之后,才能给小先生你答复。”

     黑石自然听出了对方的敷衍之意,所以也就不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而是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望向一旁此刻正目瞪口呆的秦若兰嬉笑着说道:“既然你做不了主,那我就换一个条件好了。今日我与秦仙子一见如故,希望日后能够与她多亲近亲近,还望云长老不要从中阻拦!”

     哪怕云岚的脾气再好,听到这话以后也是瞬间被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修道至今已有三百余载,就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过她虽然心中怒气翻涌,脸上却依旧挤出了一丝会意的笑容,颇为婉转地答道:“只要兰儿愿意与你交往,我这个做师傅的自然没有阻止之理,一切还要看她的意思!”

     一旁的秦若兰从他们二人讨价还价之始,就震惊得一直小嘴微张,此刻听到自己师傅如此随意的就把自己给“卖”了,更是满脸难以置信之色的望向她。

     要知道平日里其他男弟子只要跟自己多说一句话,自己这个严厉的师傅就会立刻出现把对方赶走。可是今天她不仅姿态很低的向一个凡人认错道歉,甚至还说出不阻止她与对方交往的话来!

     “这还是我师傅云岚吗?”秦若兰此刻竟然都有些怀疑起人生来了!

     “秦仙子和我之间还有一个约定尚未完成,所以她断然不会拒绝与我相见的,是吧兰儿?”黑石自然不会把自己未来的幸福压在这个老妖婆身上,而是意有所指的“好心”提醒了一下秦若兰,然后一脸奸笑地望着她等待答复。

     “确……确有此事,我还有事要请黑石先生帮忙!”秦若兰的俏脸早就已经羞得通红,不过想到那种药剂的神奇效果之后,又实在经不起这么大的诱惑,所以只好低声解释了一番,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小得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太清楚了。

     “随你们意吧!我还有一炉丹药正在炼制,就先走了。”云岚感觉自己跟眼前这个混小子再多说一句话,就会忍不住一巴掌把他拍死,所以丢下了这样一句敷衍的话,身形一闪便已消失不见。

     见状,黑石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然后更加放心大胆的和秦若兰“交流”了起来。

     从此处药园之中落荒而逃的云岚,自然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去炼制什么丹药,而是化作一道流光朝天道山山顶疾驰而去。

     当她来到那间断崖之上的石屋之外时,瞬间便感应到了此处空间之中,充斥着一股连她都感到心惊肉跳的灵力波动。

     于是也顾不得朝屋内老祖见礼,直接就闪身进入了那间木屋之内。

     只见那位地仙境老祖此刻正盘膝坐于蒲团之上,双目紧闭面色肃然,周身还被一股恐怖至极的灵力波动笼罩。

     云岚朝屋内的太上长老天鸿躬身行了一礼之后,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双双放出如渊如海的恐怖神念,将整座天道山都笼罩其中,以防在这紧要关头,有心怀叵测之人前来打扰老祖驱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