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老妖婆
    面对这样一位呆萌可爱小仙女手中的利剑,黑石心中一点畏惧之感都没有,上前几步伸手拨开她那正指着自己的长剑,语气温柔地说道:“你一个姑娘家的,一言不合就拔剑的习惯可不好,还是跟我探讨一番医药方面的学术性知识吧!”

     这位秦仙子显然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而且此刻还没有想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仅能够以凡人之身在天道宗内随意走动,更是有胆量私自闯入这药园之中。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黑石牵着她的小手,朝药田方向走去。

     “呀!你这淫贼好生无礼,谁允许你牵本仙子的手了?”直到走出十几步之后,这个反射弧似乎有些略长的秦仙子才发现不对,低头一看这家伙竟然胆大包天的拉着自己的手,并且还非常恶心的轻轻抚摸。所以惊叫一声之后,再次一个闪身跳出了老远。

     下意识的抬起右手之中还未收进储物袋里的长剑,顺势就想朝对方胸膛刺去,可是突然又想到对方只是一介凡人,弄不好自己一剑就能把他刺死,一时之间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起初黑石牵她手的时候见对方没有反对,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对方是不是对他也有好感,试探性的在少女手心里挠了挠,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不断抚摸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没想到正在自己意醉情迷之时,这个神经有些大条的小丫头才后知后觉的发作了。

     看到她那美丽双眸之中瞬间泛起的点点泪花,以及一副气鼓鼓的委屈模样,黑石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都要碎了,想要走上前去安慰一番,又怕她恼羞成怒之下真会给自己来上一剑,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思来想去的在原地转了几圈,黑石这才想起一件可以转移对方注意力的东西,只见他将右手伸进怀里一阵摸索,掏出了一个通体晶莹剔透的小玉瓶,捻在拇指与食指之间在半空晃了晃,陪着笑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不就是一个用来盛放丹药的玉瓶嘛!我师傅那里要多少有多少,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儿了不成?”闻言那秦仙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语气不屑的说道。

     黑石翻了翻白眼心中想着“你可不就像个三岁小孩儿嘛!能够活到今天还没有被人卖掉真是个奇迹!”

     不过嘴上显然不能这么说,而是嘴角扯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诱惑着说道:“这瓶子确实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不过瓶子里装的东西却非常了得,乃是能够为你们宗门老祖解那星兽之毒的仙药!”

     “你这家伙尽是满口胡言,本仙子才不相信你个区区凡人能够炼制出什么所谓的仙药来,再敢胡言乱语,我就……我就把你的舌头割掉!”这位秦仙子似乎已经摸清楚了黑石的套路,所以闻言不仅没有流露出一丝感兴趣之色,而且还扬了扬手中的长剑威胁着说道。

     这下该轮到黑石脑袋卡壳了,好不容易说句真话对方竟然还不愿意相信,不过仔细一想他这个说辞似乎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只好继续耐心的循循善诱道:“如果我不是来给你们宗门老祖解毒的,我又怎么会知道他中了星兽之毒呢?”

     “这真的是可以为老祖解毒的仙药吗?我……我可不可以看看?”秦若兰似乎真的是一个极为单纯的女孩儿,听黑石这么一解释就立刻相信了他的话,然后赶紧收起了指着他的长剑,满眼祈求之色的望向黑石问道。

     他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内门弟子,可是因为有着天秦帝国小公主的身份,更是一个具备极品火木双灵根的修炼天才,所以才会被丹房云岚这个天道宗第一丹师收为关门弟子,而且对她宠爱有加。

     三年前云岚长老便一直为老祖解毒之事秦若兰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在听到黑石说出“星兽之毒”四个字以后,便立刻相信了他的话。

     拥有旷世天资的秦若兰,因为有着极为高贵的出身以及被宗门视若珍宝的照拂,所以才会如同一个未涉尘事的小女孩儿般性格单纯。

     不过她在炼丹一道上的造诣,却是同辈之中无人可以比肩的存在,以不足二十岁的年龄便已晋升四品丹师之境,所以听闻眼前这个凡人青年竟然解连她师傅云岚都束手无策的星兽之毒时,瞬间便被激起了无比浓厚的兴趣来。

     看到这个天真可爱的小仙女这么容易便相信了他的话,黑石心中也着实为他的单纯担忧了一把,不过见对方不仅收起了指向他的长剑,还跑到他跟前露出一副祈求的神色,顿时就升不起了一丝拒绝的念头,有些好笑的将手中的玉瓶递到她的手中。

     秦若兰如获至宝般的接过玉瓶之后,先是隔着瓶塞用琼鼻轻轻地嗅了嗅,发现无法闻到一丝药味,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塞子拧开,再次放到鼻尖闻了闻,发现依旧看不出任何端倪,俏脸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不解之色。

     “黑药……呃……黑石药师,你这仙药怎么怎么如此奇怪,竟然连一点气味与颜色都没有。”

     黑石装出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高深莫测地答道:“我这可是仙药,自然远非寻常丹丸药液可比,你服用一滴就会知道它的神奇了!”

     闻言秦若兰略微迟疑了片刻之后,这才从指间射出一道淡绿色的灵力,探入玉瓶内摄出一滴药液放进口中,等了几个呼吸功夫之后,顿时震惊得张大了樱红小嘴。

     “我……我怎么感觉体内经脉都变得坚韧了几分,而……而且似乎灵根品质也得到一些细微的提升?”身为四品炼药师,且同时还具备筑基后期修为的秦若兰,对于各种丹药的效用可谓是了如指掌,所以只是略微感受了一下基因改造药剂的效果之后,立刻就发现了它所具备的神奇药效。

     起初他还以为这透明药液只是具备解毒效果,所以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一下子就被这种药剂的强大与神奇给震惊了。

     黑石却是没有表现出一丝意外之色,这基因改造药剂的效果,连太上长老天鸿都要为之震撼失态,就更不用说是眼前这个小丫头了。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嘛,这可是仙药!效用自然非比寻常。除了能够解天下万毒之外,你们修士服了还可以提升修炼资质。”对方表现的越震惊,黑石心中的得以自然也就越盛,所以在听闻对方不可置信的轻呼之后,又一次摆出了一副前辈高人的姿态来。

     “黑石师兄,可不可以将这种仙药的配方传授给我?呃……不,只要能帮我炼制一瓶就行!”秦若兰虽然性格单纯,可也知道有求于人不能失了礼数,所以也就直接套近乎的称呼黑石为“师兄”。

     因为实在太想得到这种神奇药剂,而且她本身又是一个此道行家,所以不假思索的就开口向黑石索要配方。不过这话刚一出口,就感觉这种要求实在有些过分,所以立刻又改口求黑石帮她炼制。

     在修仙界,窥伺别人修炼功法就是大忌。对于炼丹师来说,私人研制出的丹方甚至比寻常功法还要珍贵,秦若兰身为一名四品炼丹师,自然很清楚这个道理。

     如果对方向他索要基因改造药剂的配方,黑石还真的感到有些为难,如今他可以在天道宗内无所畏惧,完全是有这张底牌傍身。如果今天把药剂配方给了眼前这个天道宗弟子,恐怕天鸿知道以后立刻便会毫无顾忌的把他杀了。

     不过只是让他帮忙炼制的话,这倒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还巴不得找个借口和对方拉近关系呢!又怎么会拒绝呢?所以当即就拍胸口保证道:“只要是师妹你有所需,不要说是一瓶小小的药剂了,就算是十瓶百瓶都没有任何问题!”

     “啊!真是太感谢你了,师兄你人真好呀!”秦若兰方才心中还无比忐忑,生怕黑石会残忍拒绝,或是开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所以听闻对方极为爽快的就答应了她,刚才还跟黑石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瞬间便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竟然毫无芥蒂的拉着黑石的衣角,欢呼雀跃的说道。

     “大胆狂徒,私自擅闯药园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诱骗本座弟子!”就在黑石想要借机伸手去摸一下秦若兰的小脑袋时,突然之间一声如同奔雷般的叱喝从远处传来,无比美好和谐的氛围瞬间便被打破,更是把他吓得一个激灵。

     循声望去,只见远处一道虹芒电射而来,眨眼之间便已临近他二人身前。

     虹芒收敛,现出了一道面容娇美、目光冷冽的宫装女子身形,这女子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的模样,然而黑石却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与陈玄、天鸿类似的岁月气息,想来实际年龄必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般年轻。

     而且从她方才话语之中便可以听出,来人恐怕正是秦若兰的师傅,那位天道宗的首席丹师长老“云岚”。

     好不容易才创造出了一个和秦仙子亲近的机会,转瞬之间就被这个老女人给破坏了,黑石心中顿时火大。

     仗着天鸿有求于他,所以也不管对方有着何等身份,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道:“你这老妖婆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