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仙人传说
    “蓬头稚子入仙门”

     “跳脱凡尘福加身”

     “甲子岁月弹息过”

     “容颜依旧美与俊”

     “欲寻爹娘何处去”

     “西山脚下一孤坟”

     “修长生,悟天道”

     “虚无缥缈路艰辛”

     “千载悠悠空余叹”

     “白驹过隙杀伐深”

     “终究难逃化枯骨”

     “仙路艰辛假作真”

     “为何还要修仙呀”

     “九天之上是仙人”

     每日清晨,铁匠铺门前的街道上都会传来这首歌谣,一群三四岁的孩童一边有节奏地摇晃着手中的拨浪鼓,一边蹦蹦跳跳地在小镇的街道上玩耍。

     闻声,黑石高高举起的大锤在半空中略微停顿了片刻,然后便又朝着锻造台上被烧的通红的铁锭狠狠砸下,发出一声沉闷声响的同时,几点零星的火花四处飞溅。在其身侧,一顶两米多高的锻造炉内烈火熊熊燃烧,将他赤裸壮硕的上半身映照得宛如红铜所铸一般,显得充满了力量和质感。

     “你这憨娃子,不好好干活发个啥子楞嘞?莫不是还想修仙不成?”听闻锤声停顿,原本坐在不远处闭眼抽着旱烟袋的老李头眼皮一抬,一面在椅子腿儿上磕掉烟袋锅里几近熄灭的烟灰,一面戏谑地笑骂说道。

     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少言寡语青年的来历,不过对于膝下无儿无女的老李头来说,老年能够有这么一个勤快且又听话的学徒陪伴,倒也令老李头感到颇为老怀欣慰。

     眼前这个名为黑石的青年才来到铁匠铺不足两个月,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与相处,老李头已经将他视为继承自己衣钵手艺,和这家规模不算太大的铁匠铺的唯一传人。

     .“师傅,都这么长时间了,您一直让我练习这金属的锤炼提纯,什么时候传授我真正的锻造之法啊!”黑石一边面无表情地挥舞着手中的锻造锤,一边略带不满的抱怨道。

     “呦呵,这才短短两个月你就不耐烦了?想当初老头子我在军中担任首席锻造师的时候,像你这样的新晋学徒哪一个不是得先抡两年锤子,然后才有资格学习锻造。”同样的话语,黑石在这两个月中已经听了数十遍不止了,所以听到老李头老生常谈的吹嘘,也只当是纯粹的吹嘘罢了。

     两个月的时间虽然不足以令黑石对这个世界有太深的了解,不过根据前世的经验以及他脑海中所储存的海量科技知识判断,像老李头这样在偏远地区开个小小铁匠铺的糟老头子,显然是不太可能早年在军中任过职的,更何况还是什么首席锻造师。

     正得意洋洋等着黑石溜须拍马的老李头见对方久久不语,不满褶子的脸上得意之色尽数烟消云散,原本慵懒斜靠在椅背上的身体也一下子坐直了起来,银灰色的长眉往上一挑说道:“你这憨娃子还别不相信,老头子我当年不仅是天秦帝国军中的首席锻造师,更是亲眼见过仙人那鬼神莫测的威能。”

     尽管黑石不太相信老李头所说之言,可是听到“仙人”二字,他还是不由为之精神一振,干脆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满脸谄媚的望向老李头急声追问道:“师傅,您真的见过仙人?可是真如传说中那般,能够凌虚御空,拥有鬼神莫测的威能?”

     黑石之所以对这个话题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倒不是说他也如同那些幼稚孩童一般希望能够成为仙人,而是感觉这太反科学了。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就能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那他脑海中那些关于地球几千年科技文明的所有知识,岂不是就要被推翻了吗?前世亲眼见识过那些高科技产品,黑石心中对于这个世界关于仙人的传说,其实至今依旧抱着非常大的质疑态度。

     他脑海中的想法老李头自然不得而知,看到黑石如同好奇宝宝的模样,紧绷着的老脸再一次舒缓了开来,然后又缓缓地斜靠在了椅背上,不慌不忙的再次将烟袋锅装满,又用火石点燃了之后狠狠地抽了一口,这才目光悠远地轻声说道:

     “此事,说起来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老头子我刚刚担任天秦大军的首席锻造师,又恰逢我天秦帝国抵御天狼帝国的入侵。数十万天狼大军兵临昱城关下苦攻半月无果,虽然我天秦帝国的将士损失过万,可是因为有雄城要塞作为依托,攻城一方的天狼大军损失却是我方的数倍不止。那一场大战的惨烈程度至今老头子我依旧记忆犹新,城内街道上到处都是重伤濒死的伤兵,城外天狼军将士的尸体血肉把十余丈宽的护城河都填满了。就在大家都以为元气大伤的天狼军将要撤退之时,忽有一人脚踏虚空负剑而来,在守城将士惊惧的目光之中,一剑斩开了天狼军苦攻半月都没能破开分毫的巍峨城墙。也正是因为那一人一剑,我天秦帝国大军士气全无、溃不成军,被天狼帝国掠夺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国土。”说到此处,老李头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就连快要熄灭的旱烟也忘记了吸允,老脸之上满是痛苦之色。

     上一世黑石的母星也曾被地球文明的舰队入侵,虽然没有生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可是流传下来的传说也令他能够深刻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所以此刻心中尽管被那惊天一剑所深深震撼,倒也没有开口询问心中的疑惑。

     过去了许久之后,老李头仿佛从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中醒来,再次敲击火石将已经熄灭的烟袋点燃,黑石这才重新开口说道:“既然天狼帝国有如此威能的修仙者,我们天秦帝国难道就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强者吗?”

     “你个憨娃子晓得个屁,当年我天秦帝国的国师与那天狼帝国的大祭司都是金丹境的修仙者,如果是那天狼祭祀出手我天秦帝国当然不惧,可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狼帝国不知从何处请来了一名元婴老祖助阵。城池破碎之后,我天秦国师云苍虽然第一时间便出城迎战,可是在一位元婴老祖的通天手段之下,不过坚持了盏茶功夫便被斩落,若不是天秦皇族与上古大派天道宗有着几分渊源,后来请出了一位元婴期大能的话,恐怕今日的苍澜大陆之上,早就没有天秦帝国了啊!”

     老李头口中所言的一剑破城虽然无比惊人,可是对于见惯了大威力科技武器的黑石来说,倒远远达不到本土平民心中的那种骇然,之所以能够在他的心中激起滔天巨浪,只不过是因为那些修仙者所拥有的反科学的逆天能力罢了。不过哪怕是前世统御了十余个星系的地球文明,也不曾真正掌控空间奥秘,更是无法借助空间黑洞实现与未知星系的空间穿梭。他能够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本就是一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在震惊之余,他的内心深处倒也开始慢慢接受了那所谓修仙者匪夷所思的能力。

     与此同时,也令黑石对这个本就了解不深的苍澜大陆,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在这个科技几乎为零的世界里,人们的生活虽然显得有些枯燥乏味,不过比起前世黑石奴隶的身份而言,他如今却拥有了一种最为宝贵的东西,那就是自由。

     这也意味着,他的命运不再受别人的掌控,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开创出属于他自己的多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