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危机四伏
    望见胖子的那一刻,我的后背就是一凉,也不知道在这阴暗潮湿的墓道里哪里吹起来的凉风,丝丝的凉风直往我裤腿里钻。

     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僵硬的脚踢了踢坐在一旁的泥猴子,泥猴子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望了我一眼,当见到我脸色苍白,当下也明白我可能看见了什么。

     刀疤脸抄起开山斧就站了起来,刀疤脸跟舅舅看到我跟泥猴子像是犯神经病一样直直的戳立在那。

     便以为我跟泥猴子发现了什么当下便走了过来,当舅舅跟刀疤脸走到我的身边望见我那惨白色状的脸时,舅舅下意识的拔出腰间的手枪直接打开了保险,我不由的心里佩服舅舅的反应能力。

     一系列的拔枪动作几乎在三秒完成,舅舅向前走了一步将往后推了一小步这才开口询问道:“发现了什么?”

     我见人都聚集过来了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我正想说些什么可还未等我张口向舅舅解释,便感觉肩膀上一疼。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连忙伸手去摸,手上传来了湿漉漉热乎乎感觉,我低头一看是手里全是鲜血。

     泥猴子指着我的肩膀处,面露惊恐之色的连连倒退道:“这.....这他娘的........又.......又是.....是什么玩意啊......”

     我被泥猴子的这个表情吓得不清,当下便想伸手去抓,可就在我的手快要触碰到肩膀处时,舅舅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缓缓的说道:“别动!”

     我的心里更加惶恐,在我肩膀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什么怪物?

     其实,按照常规的原理来说,若是有人搭在你的肩膀上跟你肌肤接触就能感受到物体的大小,或者形状。

     可是我却只感觉到冷,麻!除此之外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触碰到我的身体。

     这也是我感觉到奇怪的地方,我心里有些害怕的询问舅舅我的肩膀上到底有什么。

     舅舅面露愁苦之色的没有回答我询问的问题,而是回了我一句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可就在下一秒,我就就感觉有人抓着我肩膀上的那块骨头省劲往外拽,我被外力瞬间扯了出去,身体被拖出数米。

     泥猴子拽着我的腿,却也只能跟着我不断的被拖进来时的墓道中去。

     舅舅跟刀疤脸紧随其后的在我伸手追着,身后舅舅大喊道:“泥猴子,抓住了!”

     泥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当下在地上打了一滚,半蹲坐着,两只脚瞪在两块大石头上身子往后倾斜,一时间竟然跟那股拽我的力气僵持在了原地。

     我低头一看呐,泥猴子的脸憋的通红身体都快与地面紧紧贴上了,我当下冲着泥猴子急道:“泥猴子,你他娘的可抓住了!”

     我不知道拖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此时我就一个念头,若是泥猴子拉不住我,呵呵,估计我的命也就彻底玩完。

     莫不说青铜子母棺里的那只女粽子,就是那些血眼诡蛛我都不够他们吃的啊!

     泥猴子艰难的在喉咙里挤出了一丝声音道:“你....你别乱动.....老子....老子快坚持不住了.....”

     而就在泥猴子话音未落之际,一抹黑印迅速的出现在我的身前,然后我就感觉肩膀处一痛,那种痛疼的感觉让我差点没有晕过去,就像是有人用手扯着你骨头里的筋狠狠一拉的那种痛苦!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上衣已经被鲜血跟汗水浸湿,泥猴子此时也撒开了抓住我脚的手躺在地上大喘着粗气。

     一双手快速的将我伤口处理好,也止住了鲜血,我由于疼的快要虚脱了,也没有仔细去打量救我的人。

     在我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时候,不知道谁扶我起来喂我喝水,我心里也没有多想连忙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睁开眼睛发现泥猴子正将我搂在怀里向喂小媳妇似的给我喂水!

     泥猴子见我醒了对我笑了笑道:“王诚你小子我可跟你说了,这次老子可是为了你连屁股都不要了,等出去了你可得给我好好补补,不然就是你小子没良心!”

     我有些惊魂未定的望了望泥猴子缓缓的说道:“都.....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要是能出去,别说他娘的海参鲍鱼了......你吃啥我给你整啥!”

     泥猴子干咳了两声递给我了两块压缩饼干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询问我道:“哎......我说王诚,你是不是还有个什么同伴?刚才那小哥救你的伸手可真帅!我要是个女的我就嫁给他......啧啧......”

     我以为泥猴子又在扯皮条当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了一块压缩饼干含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这压缩饼干其实没有什么味道,也不好吃,但这压缩饼干的唯一好处就是管饱,成人两块压缩饼干在加上少许的水,几乎一天都不会饿。

     当我吃完手里的压缩饼干又再喝了点水这才感觉我的肚子不再空荡荡难受了。

     吃饱喝足我就想起泥猴子刚才见到我肩膀上那东西的表情,我连忙询问泥猴子道:“我说泥猴子,当时你看到了啥,咋把你吓成那样?”

     泥猴子本来嘴里咀嚼着压缩饼干听我这么一问当下一口压缩饼干粉就喷在了我的脸上,我脸色顿时一黑道:“说话归说话,不带吐口水的啊!”

     泥猴子尴尬的要了摇头,然后喝了点水润了润嗓子这才对我说道:“你他娘的能别再我吃饭时说那么恶心的事情么?”

     恶心?我不知道泥猴子所说的意思,不过我心中好奇,便也就拉着泥猴子让他告诉我,最后泥猴子实在拗不过我,泥猴子双手一摊然后对我叹道:“我是真不想提,你要真的想知道,那你就等吴良小哥回来!”

     我被泥猴子吊足了胃口,当一听到吴良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

     我拉着泥猴子的询问道:“你说等谁回来?”

     泥猴子望了我一眼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道:“哎....我说王诚,你是不是脑子瓦特拉,我说的是吴良,吴良,怎么了?”

     我心里一惊,难道是跟我们一道来的那位吴良小哥嘛?刀疤脸不说他已经死了么?难道是同名同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