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逃亡
    这啥玩意?丧尸?身上还残存着几块烂肉,该不是从哪座坟里爬出来的尸体吧。

     后面那个瞎叫唤的绿衣妹子这时候也惊呆了,她也没想到,这一闹腾把周围的奇奇怪怪的生物全给招惹来了。

     更坑爹的是这些怪物还挺默契,三三两两守在一个方向,我仔细一看,这踏马是八卦阵啊?!

     总之我是和绿衣妹子一块被八个方向赶过来的怪物给团团包围了,我现在进退两难啊!

     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那个发颤的绿衣妹子,这回居然载你手里了!

     她被我一瞪一缩脖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而我可不会再上当了,懒得关注她,我看着四周不断靠近的各色各样的怪物也是慌得很。

     我盘算了一下,这几个方向各自都有几只怪物在,我看了看东边,是一只蜘蛛人和一只瘸着腿的丧尸,我想了想,这蜘蛛人我打过交道啊,还有这只瘸了腿的一看就好欺负!

     我大喝一声冲了过去,一脚踢在那个蜘蛛人身上把它生生踢退了好几步,紧接着一刀劈在刚刚那位瘸了腿的老哥脖子上,啪嗒一声,头颅落地。

     “呵呵”我轻笑一声,持刀直立叹了口气:“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还没等我嘚瑟完,就特么来了一群能打的!后面那群怪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得懂人话,放着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子不管,朝我奔了过来!

     我顾不上后面奔来的那群家伙,向前冲刺先是一刀插穿了刚刚那只被我一脚踢开的蜘蛛人,掏了晶体就逃,看着后面那群如饥似渴的怪物,我真是感觉被狗撵了!明明那个绿衣服的更弱好吧!

     非要吃我是怎么个意思!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绿衣女大摇大摆的朝着反方向跑了,看了看我这边还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我捏了捏拳头,狠狠的瞪了回去,接下来就开始我的表演了!

     我转过头去,扫了一眼后面的一堆怪物,追的最凶的是一只赤色甲虫,果然腿多了不起咯?正当我想着待会把它卸下几条腿的时候,我听到后面传来:“噗”的一声。

     我愣了愣转身………..猛然间一道严严实实的蛛网朝我飞来!“我靠”我仅仅来得及瞥了一眼在不远处张大六只眼睛对我眨巴眨巴的蜘蛛就被厚实的蛛网给包住了。

     “天……….要亡我啊!”我一脸悲愤,保持着刚刚举着刀对天的姿态,看着朝我扑来的红甲虫,我当时就念了两句诗叫:“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正当我仰头大笑准备慨然赴死的时候,忽然听见“咻”的一声,接着耳旁传来尖锐的嘶鸣声,我感觉脸上一热,愣了愣看了看前方,那只红甲虫眼球中扎着一支弩箭,刚刚绿色的鲜血喷射出来洒了我一脸。

     “咻”的一声,又一只弩箭破空而来,然而这次似乎没那么好运,仅仅是扎在赤色甲虫后背那坚硬的外壳上,但仍然扎入了几分引得赤色甲虫又是一阵痛苦的嘶鸣。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眼见有了希望我更卖力的挣扎着,刚刚还严严实实的蛛网不一会儿就失去了粘性,我挣脱手臂上的蛛网,紧接着斩开身上的束缚,对着面前有些发狂的赤色甲虫抬腿就是一脚,似乎是因为疼痛让它有些失去理智,不躲不避的就挨了我这一脚。

     然而踢了上去我才恍然大悟,它是根本不在乎我的进攻。

     “卧槽”这甲壳未免太硬了,我这一脚震得我腿有些发麻!我借助这一脚的反作用力,如出膛的炮弹一样向远方冲去。

     发了狂的赤色甲虫似乎变得更嗜血,仅存的一只眼睛红光暴涨,有一种暴虐的情绪流露而出,我在前面玩了命的跑着,生怕被后面那只发了狂的赤色甲虫追上,要是被追上恐怕就被撕成碎片了吧。

     然而赤色甲虫此刻速度暴涨,我表示压力很大,我像是猴子一样东窜窜西跳跳这才勉强一而再再而三的躲过这位大佬的进攻,我回头一扫,发现其他怪物早就被甩到身后不知所踪了,唯独这位紧追着不放。

     “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想做个好人”我也不知道后面那位听不听得懂反正我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我干的,你盯着我干嘛!”我一个翻滚躲过了赤色甲虫头角的冲击,看着它卡在一道墙里松了口气吐槽道。

     然而还没等我缓过来,这该死的红色甲虫直接把那道墙给撞塌了,转过身来赤红的眼珠死死盯着我。

     我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一边跑心里一边想着对策。

     跑?这只甲虫跑的奇快,如果不是靠着街上的各种障碍我早就被撕了。

     打?看了看它如同小牛犊一样的体型和那厚厚的甲壳我表示很无力。

     跑又跑不过,打又打不赢,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我能怎样?我脸色有些难看,周围建筑被破坏的七七八八,现在很难找到可以赖以躲避的地方了。

     要不然?我灵光一闪想到刚刚收集的两枚虫晶,我咬了咬牙想要用这个去引开这只巨虫。

     然而就在我想扔出去的时候,我又想到,要是我吃了这两颗虫晶再次强化是不是就可以有一战之力了?

     要是只能孤注一掷也就算了,现在倒是给了我两条路,我又开始纠结犹豫了。

     身后的赤色甲虫不断的发动攻击,我的体力飞速下降,步伐渐渐有些紊乱。

     “砰”我被赤色甲虫的一击横扫给生生打飞,我重重的撞在墙壁上,感到浑身疼痛有些站不起身来。

     我看着没有一点点迟疑朝我飞扑过来的红甲虫,心一横将手中那几颗带着绿色血液的结晶一口气丢入嘴中随后赶忙一个翻滚要躲开这必杀一击!

     赤色甲虫见我躲开了这一扑,很快转变方向用它如同长矛一样锋利的头角对着我又要发动冲锋。

     此刻大量的元气在我体内迅速散开被我的血肉贪婪的吸食着,我感到一股股力量涌现出来,似乎又有了不小的突破。

     我手持唐刀,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眨眼间就出现在赤色甲虫面前抬手就是一刀!

     唐刀闪烁着寒芒于赤色甲虫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令我意外的是这一刀也仅仅是插入七八厘米让它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嘶鸣声而已。

     赤色甲虫迅速展开反击,甲壳下向着我这一侧的六只利足如同刀剑一般露出金属般的光泽向我袭来。

     这一击依旧是太快了,我不禁皱眉,看样子虽然又吸收了两枚虫晶的元气,依旧不如这只赤色甲虫。我提起手臂挡下这一杀招,手臂上瞬间出现三道深深的伤口不断的往外涌血!

     顾不上手上的伤势,我想要拔出插入它甲壳上的唐刀,然而似乎插得有点深我暂时没法拔出来。

     随着我拔出唐刀的过程,赤色甲虫则是不停的嘶吼着,我露出一个微笑,翻过身踏在它的背上。双手用力的抓住那柄唐刀,用力的摇晃着。

     强烈的疼痛让赤色甲虫疯了似的四处狂奔起来,它不停的摇晃着想要把我给甩下去,但我死死的抓住那柄唐刀就是不让它得逞!

     赤色甲虫此刻一边嘶鸣一边逃窜,正当我得意的时候我发现点不对劲。

     “卧卧槽………你往哪跑呢?!”我眼睁睁的看着这只赤色甲虫飞速就要的朝一堵围墙撞过去,我神色大变,用力的摇晃着手中的唐刀,但是………我越摇晃,它越是飞奔而去,我顿时傻了眼,这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啊?!

     我沉下心稳住气,深吸一口气在撞上的瞬间飞快的滚了下去。

     只听见“砰”重重一声巨响,我睁开眼看到那只倒在地上直抽抽的赤色甲虫。

     “唉”我摇了摇脑袋,看了看满目疮痍的四周,看着这只明显有些奔溃的赤色甲虫,长叹一声:“何苦来哉”

     我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用力将唐刀拔了出来,对着这只一只把我当狗撵耀武扬威的赤色甲虫就是一刀,这刀深深的扎入脑袋,活蹦乱跳的赤色甲虫这回终于算是死透了。

     我掏出一颗红色结晶有些心动,这只甲虫的实力貌似是我目前遇到最强的,不知道这颗结晶能让我提升多少?我抑制住想要吞噬这颗虫晶的冲动,听熊猫提起过日后的每一次突破都要有大量的天地元气作为辅助,如果我想更进一步只凭这颗虫晶的话恐怕不太够。我于是决定先收集几颗虫晶为日后做准备。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这里已经到了泉大的范围,眼前的那道阻隔大学于街道的铁门已经完全破损,似乎是被诸多不知名的的生物强行撞开,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迹,我轻悄悄的朝着门卫室走去,生怕发出一点异响又引来刚刚那种规模的围攻。

     狭小的门卫室里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难以认出身份的尸体,我强忍胃里的翻腾,仔细辨别了下发现他身上似乎穿着的是保安制服,看样子应该是被突如其来的怪物分食的门卫。

     我皱了皱眉头,果然泉大里也被怪物入侵了吗?现在情况看来很不妙啊!我如同过街老鼠一样小心翼翼的在校园里穿行,一路上看到的除了大量的虫子外就是满地的尸体,看样子都是一些在校园里散步结果遭遇到突如其来的变故无处可逃而丧命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