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醉酒打人反被抓
    赵俊家楼下破烂不堪的小菜馆里,我呆呆地看着面前这碗油腻腻的炒面,时不时还有一只蟑螂从地上爬过。

     “咋了?嫌差?”赵俊看见我这幅表情,皱了皱眉,“你他妈欠我八百块,老子还请你吃饭,你还嫌差,不知好歹。”

     我张了张嘴,没说话,硬生生咽下去几口后立刻被干辣椒呛得一阵咳嗽。“老张,拿两瓶二锅头。”

     一个摇摇晃晃的大胖子走了过来,把酒重重一放,“小赵,你赊的账再到下星期就该还了啊,我这小本生意可经不住你这样折腾,我媳妇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呢。”

     “行了行了,张胖子,少不了你的。”赵俊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打开二锅头一口灌了半瓶。看这样子,似乎赵俊这样的混子也并不是很有钱啊...想想也是,要是有钱也不至于接打手的活,还被我坑了。

     “俊哥,我还有四百,我先给你垫着吧。”我犹豫着还是说了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赵俊这个混子心地其实并不坏。

     赵俊也不说话,开了一瓶二锅头递给我后,又是仰头一灌,受到赵俊这般豪气的感染,我也学着仰脖一饮,结果火辣的液体在我喉咙炸开,辣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赵俊也不阻拦,微笑着看着我,一言不发。

     酒过三巡,醉意昏沉,我大着舌头再次开口,“俊哥,我先把四百给你吧。”说着就掏出了钱包,却被赵俊一把打开,“你一学生能有多少钱,说,是不是偷你爸妈的!”

     “我一年见不到我爸妈几次,他们每个月就给我生活费就行了,我也用不了多少,所以多少也存了一点。”我低着头,努力回想着爸妈的样子,上一次见到他们似乎是过年的时候吧,“我不敢给你说实话,因为我害怕你会借此来讹上我,可是现在我说了,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

     我话刚说完,赵俊就不屑地笑了,“好人?我是好人?”说着,一把将手中的二锅头砸在地上摔得粉碎,“记住了,老子是个混混,是个恶人。”

     我被赵俊的无名火吓得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十分激动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张听到响声从后厨跑了出来,一看这场景连忙跑上来拉住了赵俊,“你他妈好好的又发什么疯?”赵俊一把掀开老张的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我有些莫名其妙,老张叹了口气,摇着头又回到了后厨。

     任强、阿吉为什么会怕赵俊,除开赵俊是侯爷的人这个因素,也因为赵俊的狠,刚刚那一下就能把我吓得屁滚尿流,把两百多斤的老张从后厨吓到前面来劝他,无非就是因为赵俊的狠辣,要想不被欺负,我就要让自己变得更狠,比那些人更恶。

     “俊哥,让我跟你混吧。”见赵俊没反应,我又说了一遍,他不理我我就一直说下去。

     “你烦不烦。”终于,赵俊还是一脸不耐烦地开口了,“连你们班都扛不下来,还想跟我混?我可不收童子军。”

     “我扛得下来!”酒劲上头,我也是口无遮拦。

     “就你?”赵俊眼中的轻蔑激怒了我,我站起来一口喝完剩下的酒,盯着赵俊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能扛得下来。”

     说完,我就冲出了小饭馆,热血一直往上涌。城西附中分走读和住宿,住宿的学生不多,为了方便管理,晚上都得留在教室里晚自习,任强是住校生而阿吉不是,要干任强晚自习就是最好的时机。

     趁着夜色,我翻墙进了学校,教室里任强坐在座位上搂着个妞说说笑笑,那个熟悉的背影好像就是张珊珊!原来任强说的是真的,张珊珊真的是个婊子!妈的!

     一股怒火冲上心头,我拉开衣服,猛地抽出之前在地摊上买的砍刀,想也没想就朝任强冲了过去。

     “任强,老子今天弄死你!”把砍刀高高举起,我大吼着朝任强冲了过去。

     “啊!”的一声,尖叫声响彻整个教室,顿时,教室陷入了慌乱,稀稀落落散在班上各处的人纷纷站起来恨不得离我越远越好。任强也想跑,只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我三步并两步就窜到了他的面前,眼看雪白的砍刀就要落在他的肩上,突然,张珊珊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妈的,任强这杂碎居然拿张珊珊来挡刀!就算我再冲动这一刀也不可能砍下去了,可就这么一顿被任强抓住了机会,一脚踢开他身前的桌子,风一样地从后门逃了出去。

     等我追到后门的时候,任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他是往楼上跑还是往楼下跑了。这动静吸引了几乎所有上晚自习的学生,好多人都远远地看着我,我能感受到他们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害怕,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这么雄赳赳气昂昂过,可是我心里却并不好受,还是有一块石头堵在那儿。

     张珊珊呆呆地站在原地,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惊变中缓过神来,看着她姣好的面容,我的心里一阵发痛,为什么看着这么清纯的女孩会看得上任强这种人渣?犹豫了半天,我还是红着脸开了口,“为什么?”刚刚还能提着砍刀追着任强砍的我,现在却怂得像个傻逼。

     “我说了,你会信吗?”张珊珊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泪花不断打转,看得实在让人心疼,我连忙答道,“信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是任强逼我的,他让我陪他上晚自习,如果我不答应他就要打你。”张珊珊的话就像是烟花一样在我脑袋里炸开,炸得我心花怒放,炸得我连声音都颤抖了,“你是说,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要不然呢。”张珊珊撅着个小嘴,“你要真的喜欢我,你就得先打败任强才行,这样我才能和你在一起啊。”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还想和张珊珊再说几句话的时候,突然一声厉喝从班门口传来,“你在干什么!”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冲过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我整个人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桌椅板凳上,疼得我龇牙咧嘴,手中的砍刀也被那黑影夺了过去。

     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老胖!

     老胖是我们的教导主任,四十多岁,平时看着挺和蔼,但是对付犯了错的学生可是丝毫不讲情面,基本上全校的学生都怕他,听说老胖以前混过,背上有两道特长的刀疤,因为某些原因退出江湖,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在附中当上了教导主任。

     老胖看了看砍刀,一脸不屑地看着我,“毛都没长齐还学会拿刀砍人了?”说着,又是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老胖不愧是混过的,脚力之大,一脚差点把我刚刚吃的饭都给踢出来,酒也醒了不少。我怕在张珊珊面前丢脸,强忍着憋得脸都红了,硬是一声没哼出来。

     “还挺硬。”老胖咧开嘴笑了,跟一弥勒佛似的,可是谁都知道他下手比谁都黑,“能站起来吗?走吧,跟我去教务处。”

     扶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冲张珊珊笑了笑,一瘸一拐地跟在老胖后面。混子们是教务处的常客,可我还是第一次来,心里不免有点紧张,生怕老胖给我开除了,老胖翻了翻桌上的文件,点了支烟,“24班,张奇?你不住校啊,怎么会在学校?”我抿着嘴,不说话。

     老胖也不恼,估计也见惯了,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不说话是吧,把你父母叫来看你说不说。”

     “没用的,两个都是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