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怒揍任强赵俊伤
    在路人讶异的眼光下,我拔腿就跑,耳边传来风声阵阵,肾上腺素不断激发,此刻我的心里没有恐惧,而是满满的兴奋之感。

     足足跑了十分钟,兴奋感褪去之后袭来的是一阵阵的无力,终于,我脚下一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身后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我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到任强喘着粗气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后,我才看清,原来只剩下任强一人了,那群跟班早就不知所踪了。

     “你...你小子,死定了。”任强弯下腰,汗水一滴滴从他的脸上滑下,不得不说,这小子身体素质真是太好了,居然还有力气站起来,喘了一会,任强骑在我身上照面就是狠狠一拳砸在我的鼻子上。

     顿时,一股酸痛涌上鼻头,我感觉到了热乎乎的液体开始往外流,任强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是几拳下来,把我打得头晕眼花,再加上之前剧烈地跑了这么久,我只感觉整个人都要死了一般难受。

     “逼崽子,在校外找了个哥就不知道自己叫啥了?你他妈永远就是被欺负的命。”任强一边打,嘴里一边叨叨,“你喜欢张珊珊?那骚货早就被我和兄弟轮番玩过了,你就一屌丝命,知道吗?”一听到这,我的火立马就腾了上来,张珊珊是我十六年来表白的第一个女生,可是却被任强这样说。

     “你闭嘴!”我愤怒地朝任强大吼。

     可是回应我的只有任强的拳头,“就是被我们玩过了,咋了?你他妈再吼一句试试啊?嗯?再吼啊?”我的气血直往上涌,大吼着挥出拳头,我多希望我能够凭空生出一股力量,一拳揍死任强,可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早就已经脱力的我轻而易举就被任强捏住了手腕,“废物,还想反抗?”任强话没说完,嚣张的神情就凝固在了脸上,伴随而来的是他那如杀猪一般的惨叫。

     而我,脸上却挂着一丝浅笑。就在刚才,我趁任强放松地时候,用尽全身力气将膝盖往他的裆部用力一顶...确实有些脏,只不过我觉得并无大碍,在地上被躺着揍了这么久,我早已满脸是血,可是丝毫不影响我体力的回复,奋力爬起来后,我迅速骑到了在地上捂着裆部满地打滚的任强身上,对着他的脸就是几拳,还没打过瘾,身后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等我意识到有危险时,已经被人踢飞了出去。

     是阿吉!

     “操,跑得真快,你小子别走,你完蛋了!”阿吉一边用手指着我放话,一边把任强从地上扶起来。不走?我倒是想走,可是之前回光返照和任强弄了几下再加上阿吉的那狠狠一脚,我已是浑身酸痛,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来了。

     我知道接下来我会被揍的很惨,可是我心里却是满满的激动,原来任强之流的混子并非我想象中那么不可一世,无非只是比我多打了几次架而已,等到下一次我体力充沛的时候,我再也不会怕这群混子了。

     “你他妈还笑!”阿吉将任强安顿好之后,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捏着指关节,发出“啪啪”的声响。

     “虚张声势。”我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阿吉,我的这一行为无疑更加增大了阿吉的怒火,只见他如一头发狂的猩猩朝我狠狠冲了过来,“老子今天不弄死你!”看见这一幕,我平静地闭上了眼睛,至少这一次,我是以男人的身份被打。

     “你说,你要弄死谁?”头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难以置信地仰头一看,赵俊那张消瘦的脸就在我的正上方冷漠地盯着阿吉,另一只手掐着阿吉的脖子!

     “俊...”我激动地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赵俊大手一拨,拨倒在了地上,“架都打输了,还有脸开口?闭嘴!”赵俊这么一吼,瞬间把我吼懵了,默默地挪到了一旁,静静地看着赵俊一大耳刮子把阿吉扇得转了个圈,“老子是不是给你们说过?他是我弟弟?”

     “俊...俊哥,你咋来了,其实我...我是在和奇子开玩笑呢,对...对吧?奇子。”刚刚还叫嚣着要弄死我的阿吉瞬间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脸皮之厚,让我咂舌,还轮不到我说话,赵俊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抽了上去,这一次直接把阿吉抽倒在了地上,“你他妈骗谁呢?啊?哄小孩呢?”说着,从兜里又掏出一把刀来,作势要捅。

     “我错了,哥,我错了,别打了。”面对闪着寒光的刀,阿吉立马崩溃,泪水和鼻涕混杂在一起往下流,“哥,你就把我当成是一个屁放了我吧,哥,我错了...”看着阿吉跪地求饶的狼狈模样,我的内心竟然有点希望赵俊真的一刀捅下去?

     可是,并没有,赵俊的刀只是在阿吉的脸上轻轻地绕了几下,紧接着又是一大脚把阿吉踢翻了几个滚后,厉声说道,“还不快滚?”

     听到这句话,阿吉如释重负,立马站起来拉起任强眨眼间就一溜烟窜了出去。看见阿吉和任强就这样被放走,我的心里有些失落。

     “咋了,觉得不过瘾?”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赵俊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要走。

     “俊哥,俊哥。”我连忙叫住赵俊,可是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转头一看,刚刚还精神奕奕的赵俊此刻却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右腹,一脸痛苦。我操,这是咋了?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可是整个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气,脚不停地抖,等到我好不容易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赵俊早已经痛苦地半坐在了地上。

     我走上去一看,赵俊双手捂着的地方早已被鲜血染红打湿,我大吃一惊,连忙把赵俊从地上拉起来想要打车去医院,却被赵俊拒绝了,“别去医院,送我回家。”家?就是昨天那个狭小的屋子?去哪干嘛?而且他这么严重的伤不去医院怎么行,我想都不想立刻就拒绝了,却被赵俊一把打开了搀扶他的手,结果他一个身形不稳又摔在了地上,“老子再说一遍,送我回家,要不你就给我滚,别来烦我。”赵俊这句话着实把我气到了,可是要不是因为他我早就被任强二人揍了不知道多少顿了,知恩图报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所以,强忍着心里的不快和身体上剧烈的酸痛,我搀扶着赵俊艰难地朝他家里走去。

     说来也是可笑,昨天我不情不愿地被他带了过去,今天却又主动搀着他回去。

     好在之前我跑这一段距离拉短了到赵俊家的路程,否则我真的怀疑自己还能否坚持到达。

     一进屋子,将赵俊放在沙发上后,我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一头栽到了地上。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黑夜,我躺在赵俊家里唯一的沙发上,而赵俊坐在满是烟头的地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18寸的小电视机,整个人又恢复了原本的精神状态。

     “醒了?”赵俊头也不回,甩过来一支烟和一罐啤酒,“喝点,我带你出去吃饭。”接过烟酒,我还有些发愣,“俊哥,我咋会晕过去了?”

     “没事,就是用力过猛导致脱力了,你这小身板太薄弱了,得多锻炼。”说着,赵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手一扬,“走着,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