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病毒
    “军队应该是自顾不暇了,你没有看见路上的军车吗?你以为是被炸坏的,我看是因为车内有人被感染后情急之下自杀的原因。”万全胜从后面走过来。“好了,不谈这些了,过来下棋吧。”说是下棋,却又在不停地悔棋。

     一阵敲门声将家里的吵闹声打断,是楼下的小罗。

     “万先生,你们去看看情况怎么样?我们现在很想跟着我太太回乡下去,但是又不好知道路好不好走,我在窗口看过了,路似乎被堵了。”

     “小罗,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乡下了。路不好走,刚才还看见有飞机在轰炸着什么呢。安全起见,还是先呆在家里的好。”

     小罗掏出手机,打开一段视频“这是我昨天在阳台上拍到了,你们看看。”

     视频不长,大约有三分钟,大街在车灯的照射下或明或暗,几辆军车将公路两端给堵上了,阻止公寓小区里的和大街上的人从公路两端出去。似乎有几个人发疯了,不停的咬人,短短的时间内就可以看到有十多个人被咬,两端的军人开枪将试图将疯子打死,而枪声却使得人群更加混乱,一辆装甲车冲开人群中的车辆,看上去想要靠近疯子,疯子很灵活,爬上装甲车就将机枪手提了起来,抓着胳膊就是一口。机枪手拼命挣脱疯子落到车里的同时,似乎什么东西在车内炸响了。

     收起手机,小罗说,“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政府方面消息了,停了电,连水也停了。在过两天不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不能回复供电供水,我们就没有可能在这里住下去了。”

     “爸,我觉得小罗说的有道理,不如我们现在想办法搬走,楼层太高,吃水都成问题。”趴在窗口的凯伦说,“再说了,总是呆在家里是安全,可是我们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没水没电的,等着被渴死?现在军队都不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呢。”

     “我觉得军队还会回来的,你没有看到那直升机,我估计军队现在正在酝酿什么计划呢。”柳青手上不闲着,拿起一颗棋子似乎不确定应该落在什么地方。

     “你们别想着再出去,就呆在家里,外头多危险,被那疯子挠一下就会被传染上病毒。你们不想活,我还得活下去呢?”妈妈不高兴,放下手上的衣服,水是没有了,衣服也洗不成了。

     “我也觉得不该走,水的问题应该好解决,地下车库不是有备用的水泵吗,抽的还是地下水,我试过了,还能用,只是得把水给煮开了才行。”万全胜没有打算离开家,至少目前没有。

     “妈,你不要担心,事情会过去的,再说了,世界上不是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研究吗?解决这种病毒是迟早的事情。”万千红安慰着母亲。“爸,你觉得呢?”

     “我看来问题不是那么简单,你们知道的,这种病毒已经让人失去理智了,这种传染方式到目前为止还是前所未有的,传染速度这么快也是前所未有的。几天前新闻上不是说了,还没有弄清楚这种病毒是什么病毒。你用你的专业角度看,你觉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

     “爸,别看我姐是学生物学的,好几年没有进实验室了,你就不要为难我姐了。我和你说吧,现在发现的病毒外包膜不是卵磷脂,而是一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一种物质,似乎是一种新的不知道的物质组成,电子显微镜已经观察过了,应该是一种类似于多聚糖的物质,但是用普通对付多聚糖的办法却没有办法将外壳破坏。而且,这种病毒不像一般病毒,会将RNA释放,而是将细胞中的物质搬运到病毒体内进行复制。复制完了还不会破坏细胞,而是通过细胞向神经系统放出生物电流。所以到目前为止拿他毫无办法。除非将感染的人杀死。不过由于这种病毒不能游离于空气中,它需要通过某种媒介寻找寄主,所以才会有让人疯狂的行为,这样就可以让这种病毒不停的繁殖。”凯伦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望远镜放在眼睛上,似乎发现了什么。“有动静,有感染者咬人了,爸,你来,是今天和我们一起下楼的那位,就是那个挺壮实的那个,他被咬了。”

     “他不是有枪吗?”石柳青问道。

     “他没有赶上,咬他的是他老婆,他老婆被感染了。现在正在追着她女儿呢。”

     “他们不呆在家里乱跑干什么?”妈妈跑向阳台。

     远远地,有一个人在追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绕着几辆汽车跑来跑去,有几次差点被抓到。听不到声音。似乎那个爸爸听到了女儿的哭叫声,慢悠悠地从地上坐了起来,操起地上的枪,隐约的几声枪响,那个女人倒下了。爸爸没有站起来,指着公寓说着什么,然后将枪口对准自己,向小女孩喊着什么。小女孩抹着泪不停地后退,向万家所在的公寓楼跑来。一声枪响,那个男人的头歪倒在一边。

     “凯伦,你下去,把那个小女孩找来,太可怜了。”看着妈妈抹着泪,凯伦起身想要出门。

     “等等,先搞清楚再说,看看那个小女孩有没有携带病毒。将那个小女孩放在她家里。每天给他点饭吃,就算隔离了。”万全胜看了看石柳青,“你和他一起去,不要和她接触。带上点小孩子喜欢的食品吧。”

     “好的,不过我觉得把一个小女孩放在家里不好,要不让万千红将她家消毒一遍,这个她懂。”石柳青看着不情愿的万千红。

     “可以,不过我没有防化服,这样不好,你知道的,她家有感染者住过。”

     “如果确认那个小女孩没有被感染,就让小女孩住我家吧,我家里虽然人多,但是我爸爸一直想要一个孙女,那个小女孩我见过,我想他一定会喜欢的。”小罗说。

     虽然不确定小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是小罗能将那个小女孩带回家里抚养,也是不错的解决方案。

     门厅里头没有人,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哭,很伤心的样子,凯伦将小女孩从哭泣中叫醒。凯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女孩,只是怔怔地看着小女孩,半天才听到石柳青说了一句,“你爸妈没了,就跟着叔叔来吧,回到家里先等几天,我们在想办法把你接到楼上和我们住在一起。”

     “凯伦叔叔,我认识你。我想回家,但是爸爸说叫我不要回家,叫我找你们,他说你们会帮我的。”小女孩的眼泪似乎没有停过,一串一串地往下掉,虽然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惊慌的意思,但是凯伦和石柳青知道,小女孩心里的阴影肯定是抹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