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慌张的女人
    “是哪里?”褚晨宇不知问谁。

     “似乎是1弄的,我下来的时候在十四楼听到有人喊什么。要去看看?”石柳青从楼梯上下来,身上如同别的人一样。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万全胜与大伙商量之后,决定以后只要出门一定带枪。

     “杨叔,你认识1弄的人吗?”万全胜为杨叔。

     “有,如果你们要去,我帮你们找到他,他前几天前想走的,被吓回来了。就躲在家里没有出过门。”

     “我们去吧。”褚晨宇说道。

     杨叔说的的认识的人其实是一对小情侣,在这里租住的房间。刚进小区的时候就是杨叔给带的路。那对情侣住在三楼0301房间。杨叔敲了敲门,们没有开,里面传出了说话声,“小伙子,开门,有人找你有点事问一问。”

     “什么事?杨叔,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不敢开门。”

     杨叔沉吟了一下,“你知道楼上有多少人还在家吗?”

     “不知道!”

     杨叔回过头,看样子只能你们自己去了。

     “上楼再问一问吧。”石柳青说道。

     一直问到十三楼,才找到两户人家有人。问了问情况知道,十四楼的感染者一家是四口人,已经两天了。大家都害怕,不敢出门。

     “我们上去要将感染者弄走,你们能来帮忙?”万全胜问两家人。

     “我们没有武器。看样子帮不上你们的忙。”

     “只能我们自己来了。小心一点应该没有事的。”石柳青说道。

     “不要莽撞,我想应该等到王茂荣将铠甲做好之后再来吧。吸取徐涵的教训。”褚晨宇说。

     “就这样吧。你们回去,我们过几天再来找你们吧。”万全胜对两人说。

     “你们有没有食品了,能不能支援点,我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一个显然是生意人样子的人说道。

     万全胜、石柳青和褚晨宇对了一下眼,“有,但是我们不知道有没有被污染,不过看上去是没有动过,我想应该是安全的。”

     “那就好,至少能保证不饿死,我家里有水,你们要不要?哦,我叫曲金晨,做金属生意的。不过现在生意是做不成了,倒是天天提心吊胆的。”

     “没事的,大家都一样,你的水还是留着慢慢用。那粮食一个半小时后,你到2弄门厅去拿。”万全胜说。

     “好的,谢谢了,你们可是我全家的救星。”

     “应该的,应该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以后来日方长。不在一时。”

     告别了曲金晨,回到2弄的门厅。老杨正在叮叮当当地敲钢板。

     “杨叔,你会这个?”王茂荣似乎有点惊讶。

     “小伙子,你瞧不起人?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在机械厂当修理工,天天和机器打交道,你这点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一点难度的。”杨叔手不停,边敲边说。“你的图纸我看过了,不行的,花哨太多,实用的铠甲可不会是漫画上那样的,要实用、轻便。不过你的图纸大体上表达了你的想法,你的铠甲我给你弄一个,多少年没有动手了,你得给我打下手。”

     看着杨叔胸有成竹的样子,王茂荣心里多了一些把握。

     “行,杨叔,做一件铠甲要多长时间?”

     “那就要看你要什么样的了。以我的经验,估计三天应该能做好。石小伙子,你给我找块牛皮,大一点的,拿来我有用。”杨叔没有抬头对石柳青说道。

     “行,九楼的那家沙发就是牛皮的,我去给你弄来。”

     “你不要命了,换一家,到404,他家和我熟,你去把他家所有的皮张都给弄来。”万全胜说。

     “他家没有人在家?没人在家的怎么办?”

     “随便你怎么搞,他家不在这里,人都跑了。”

     “好嘞!”

     三天似乎不太长,但是对于处于危机之中的人来说似乎太长了。公寓区里越来越多的的咆哮声让王茂荣越发的感到不安。三天里,王茂荣几乎一刻不停的在打制铠甲。凯伦天天下楼看望天天,有时他也会来帮点忙,虽然没有多少他能做的。年轻人到底想法多,在杨叔的指导下,凯伦终于摒弃了漫画中的刀具形象,打制出了像样的砍刀来。

     “杨叔,这把刀就给你了。我们的第一把刀,有意义的。”凯伦没有准备留刀。

     “也行,不过我不会留的。你们两人还得再做两把刀,一人一把,在穿上铠甲,就将军了。”

     “呵呵~”

     三人正在开心,一声尖叫将他们的笑声打断。尖叫声似乎不远,只隔了一座楼,但是被楼挡住了,看不到是怎么回事。凯伦和王茂荣抬手据枪,上学军训时教官教的,熟练地很。不久,一个女人光着脚从对面楼的墙角处跑向小区门。身后有一个似乎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在追着她,不过小孩的脸色灰白,张着嘴巴却没有任何声音。

     “来这里!”凯伦喊道。

     王茂荣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女人听到声音,直接越过草地,跑向2弄的门厅。

     “救我,那个小孩要吃我。”女人慌张的喊着。

     “趴下,快趴下!”王茂荣不希望那个女人过来,但又不能不救,他跑过来的路线正好挡住了王茂荣的弹道。凯伦反应了过来,没等那个女人让开,找准机会向追着女人的小孩开枪。击中了,但是那小孩只是稍稍停顿了下,就继续追了过来。

     “打头。”王茂荣说。

     “我忘了。”凯伦瞄准了那小孩的头,连发三发子弹才将小孩击倒。但是没等松口气,墙角处又跑来五个人,啊呜啊呜地向凯伦和王茂荣跑来。

     “关门!快关门!”王茂荣大喊着和凯伦将大厅门全部关好,用斧头柄将门拴好。1.5厘米厚的玻璃们应该能抵挡一下。

     “怎么办?”凯伦问。

     “杨叔,你回去,我们有枪,没有事的。”

     “不回去,我手里有刀,没事的。我都六十多了,没几年活的,老太婆和天天在里头呢。你们的铠甲我先帮你们试穿一下了。”

     王茂荣和凯伦回头看了一下,一件只有上半身的铠甲正好套在杨叔身上,正合适的样子。那个女人躲在杨叔的身后色瑟瑟发抖,杨叔呵呵一笑,“你们手里有枪,我才一把刀而已。”王茂荣只能对凯伦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杨叔,这件铠甲你留着吧,我们的以后再做。”又对凯伦小声,“可惜,少了一件头盔要不然可以让杨叔吸引他们。”

     门把手不结实,被感染者撞了几下,就已经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