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伤愈
    22楼的楼梯上堆满了丧尸的尸体,徐雯婧的鼻子一阵酸,禁不住抽泣起来。

     “傻妹妹,”嫂子也是一阵伤心,哭着把徐雯婧拉起,“不能让他白死,我们得好好活下去!”

     “嫂子!”徐雯婧抱着嫂子,放纵大哭。

     楼梯上的丧尸已经不多了,仅有的两三个在徐雯婧和嫂子的合力下被杀掉了。徐雯婧和嫂子相互搀扶着下到一楼门厅,外面的几个丧尸没有发现她们。

     “走窗户?”

     “会有响声的。”

     “不走吧,这里是仓库,有够我们两人吃上几个月的食物还能有足够的水。我们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等上市少了再走怎么样?嫂子。”

     嫂子没有办法,拖拉机就在门厅前,但是有好几个丧尸在那里游荡,嫂子知道要是那几个丧尸一起的话,两人无论如何也是弄不过的。

     “就依你。但你不能再上楼找王茂荣,我担心你杀不了他。”

     杨婆婆人已经走了,但是几乎所有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没有带走,两人很自然的就住了下来。

     王茂荣很难受,身体像是在燃烧,他想我的身体被烧了,魂魄该会脱离身体了吧。王茂荣想要看看是谁烧了他,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一片漆黑。这是地狱还是那里?黑白无常怎么不见了?王茂荣想要坐起来,但是没有一丝的力气。或许,我的这副肉体不愿意我离开。

     徐雯婧没有听嫂子的话,第二天下午就跑到楼上,找到躺在阁楼里的王茂荣。

     王茂荣还没有尸变,身体滚烫。徐雯婧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几瓶水,帮王茂荣擦身体。擦完身体,徐雯婧才感到一阵疲累,找了一个凳子,坐在王茂荣身边,抚摸着王茂荣滚烫发红的脸,想起结婚前王茂荣每次见到她时的样子,想起王茂荣向她求婚时那拙劣的表现,想起结婚时被横着抬进洞房,这笨蛋就不会装醉吗?徐雯婧又想起结婚后王茂荣的种种,不知道这家伙的胃是怎么长得,每次回家非得要我给他做饭,我做饭就那么·······,徐雯婧趴在王茂荣的身前睡着了,鼻子碰到了桌面上的粉末。

     徐雯婧醒来时东方已将透出一丝的亮光,摸了摸王茂荣的脸,还是热的,但是温度已经降了很多。尸变了,徐雯婧想。从凳子上站起来,抽出腰间的短刀,这是王茂荣打制的,虽不精致,也不好看,但是徐雯婧自己试过了,很锋利。但是,徐雯婧放下了刀,下不了手。徐雯婧再次坐下,抚摸着王茂荣的脸,滴滴泪花晶莹。

     王茂荣觉得自己已经被烧成灰了,肉都没了,怎么我还是起不来呢?怎么有人在哭泣?这手的感觉很熟悉,这感觉真好,脸上的阵阵清凉沁进王茂荣的心里。这是谁?

     王茂荣努力睁开眼睛,这是谁?王茂荣看不清楚。只觉得这眼前的身影很熟悉。王茂荣觉得失忆了。失忆是什么意思?

     王茂荣的醒来却让徐雯婧觉得庆辛,至少他还活着。但事王茂荣却始终在烦恼之中,因为总是被徐雯婧和嫂子当作小孩看,这让王茂荣觉得是一种羞辱。一个月时间似乎不长,王茂荣已经能够自由活动,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只是这伤怎么来的,王茂荣已经不记得了,听徐雯婧说,这是被丧尸咬的。丧尸是什么,王茂荣是知道的,窗户外面就有几个,亲眼看到过丧尸把一个浑身是伤的幸存者吃掉后,王茂荣相信了徐雯婧和嫂子的话,那安静的喜欢来回游荡的丧尸会吃人的。

     天冷了,徐雯婧和嫂子说王茂荣的伤已经恢复,嫂子的肚子渐渐大了,徐雯婧说要进到山里找到什么人,王茂荣依稀记得是有这么一批人和他曾经一起和丧尸战斗过,名字记不得了,除了记得有一天下午站在桥头和一群人呼喊着什么,还有在门口的拖拉机里的事情,王茂荣真的已经记不得了。

     对于门口的几个丧尸,王茂荣在窗口用徐雯婧的弩箭轻松解决。拉着徐雯婧和嫂子上了拖拉机。踩离合,点火,挂档,松离合,加速,一气呵成,王茂荣不知道怎么会开的。依着徐雯婧的指点,王茂荣铲掉前方迎面冲来的丧尸,把拖拉机开进山里。上坡下坡左转弯,森林里的树很密,三十几分钟后,王茂荣的左前出现了一个营地。

     王茂荣回营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营地。王超和陆春迎一起来看望王茂荣,只是王茂荣的失忆让两人有些悲痛。王茂荣倒是没有觉得什么,礼貌的送两人回去,自己倒是在营地里转了起来,营地里的人都很好,待他都很敬重,对是敬重,不是尊重,王茂荣对自己的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敬重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因为他失忆了,难道失意的人就会得到人的敬重?

     营地目前不缺粮食,收稻子的时节,王超、张旭,已经带着大伙收了很多的稻谷,王茂荣看过,满满当当的有十多堆。有多重,王茂荣不知道,反正他是用堆来算的。

     今天王凯说要外出搜寻一些过冬用的物品,尤其是油料。王茂荣上了一辆大卡车,坐在大卡车的副驾位置,大卡车被改装过,看上去有点狰狞的样子,不过王茂荣喜欢。开车的是王凯,是护卫队长。

     “队长!你还记得我?我是王凯。”

     “知道,徐雯婧和我说过”

     “队长,你记的是什么时候暴发疫情的?”

     “疫情爆发已经有三个月多一点,徐雯婧和我说过。”

     “队长,你什么时候能恢复?”

     “你怎么叫我队长?”

     “因为你才是护卫队长。长虹小区你记得吗?你在十几万丧尸群里开着装甲车和拖拉机来个七进七出,我们都为你佩服。”

     “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好像开过一辆拖拉机,四周全是丧尸,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队长,你回来了,我们就听你的指挥,在这里,我们只认你是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