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丧尸群里
    上午九点左右,王茂荣开着两辆装甲车开出神龙路上还在逐渐加高加厚的防御工事。

     丧尸很多,一眼望不到头,王茂荣的装甲车只开到丧尸大军的边缘,丧尸就已经将装甲车团团围住,王茂荣知道不能停车,开着装甲车,按着喇叭,沿着丧尸边缘地带跑了一趟,就开着装甲车上了匝道,引来的丧尸不多,看样子也就一千多的样子,王茂荣压着速度,把装甲车开向早已等在高架桥上的高新区林云望的队伍组成的战线,越过战线,身后的排枪声响起,王茂荣把头伸出来,追上高架的丧尸一排排倒下,只有短短的五六分钟的样子,上了高架的丧尸就被林云望的人全部打到。王茂荣向林云望竖起大拇指,再次钻进装甲车······

     上午十点左右,丧尸大军开始向南移动,渐渐靠近长安大道。长安大道桥下的防线上,所有的人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防线前,紫霞湖带来的几辆挖土机和推土机严阵以待。

     第七趟,王茂荣的装甲车已经引了第七趟,高架桥上的丧尸尸体已将高架毒死了,殷虹的血汇成一股股红流,滴落在桥下的地面上,得有一万多吧?王茂荣想。

     一万多丧尸对于丧尸大军来说不算什么,桥下的丧尸已经攻向大桥下的防线。挖土机挥舞着铲斗,将一群群丧尸拍成碎片,但是丧尸大军没有停止攻击,挖土机前的丧尸尸体渐渐堆高起来。推土机沿着街道向前推直到推不动米才有回头,等丧尸再一次占满街道,推土机又一次推进街道。

     王茂荣顾不了桥下的战事,让拖拉机的雪铲将桥上的丧尸尸体推下大桥,开着装甲车再一次沿着匝道从下大桥,这一次,林云望转移了阵地。桥北则匝道正好在挖土机组成大战线的上方,林云望命令拖拉机驶下高架,停在匝道上,挡住丧尸的攻击,而他们的人就可以在匝道上随意的的开枪,不会担心受到丧尸的包围。战斗异常的激烈,王茂荣的装甲车已经深陷在丧尸之中,很艰难的移动,手中的短矛从射击孔伸出去,已经不知道刺到多少丧尸,车里的成员和王茂荣一样,手持着短矛,一次又一次的刺出去。

     王茂荣很想打开顶盖,车顶上的机枪还有250发子弹,王茂荣想如果能出去开枪的话,那样应该会快一点吧。但是王茂荣没有,他不能开,如果打开了的话,丧尸就会爬上装甲车,那样装甲车有可能就会被丧尸摧毁,因为顶盖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不知道高架桥下的防线怎么样了,王茂荣在车里观察着丧尸的动向,应该还在人类的手里,王茂荣想。但是在高架桥防线上指挥的排长却是紧张得很,幸亏高架桥上的林云望的支援。林云望在匝道上指挥着自己的人不紧不慢的开枪,眼见着丧尸的攻击面越来越大,快要到达防线的尽头了,如果让丧尸到达尽头,丧尸大军就会沿着长虹小区的东围墙向南包围长虹小区,那样,整个长虹小区的人都有可能被丧尸吃掉,林云望带着一部分人跑到长虹小区的东围墙的北端高架上,这里的防守比较薄弱,林云望的道来使得路口的防线得以稳下来,丧尸暂时只能到达这里,再往东就不会在威胁到长虹小区了。

     一台挖掘机被丧尸攻破,格栅装甲被丧尸硬生生的扯开,丧尸把驾驶员生生拖出驾驶舱扔在丧尸群里,眼见得驾驶员被丧尸生生扯碎,却无法救援。李爽想要挖土机和推土机开回防线,排长阻止了李爽。排长命令所有的挖土机和推土机前出,开上尸体堆之前,在丧尸群里运动,这一举动大大的减轻了防线上的压力。在高架桥下临时建起的防线围墙只有两米高,而现在已经有多处丧尸对其的尸体就由一米高,要想守住防线越来越难。而放弃这第一条防线有可能会让整条防线崩溃,排长陷入两难之中。

     王茂荣的装甲车在丧尸群中艰难前行,驾驶员看不到路,只能顺着丧尸间的缝隙判断会不会撞向路边,二路上的障碍物也让驾驶员不得不小心翼翼,车上的雨刷器已经被丧尸扯掉,糊在在车窗上的鲜血又一次被清洗剂冲出一道道缝隙,驾驶员驾驶着装甲车转了一个弯,丧尸少了一些。王茂荣戴上头盔探头出去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高架桥,被右边的建筑挡住了,丧尸发现了车顶上的王茂荣,纵身就爬上了车顶,王茂荣连忙缩头,将顶盖盖上,拉紧把手,不让丧尸从外面把顶盖拉开,令驾驶员加速,希望能把爬上装甲车的丧尸甩掉。装甲车开出两公里,见丧尸真的少了,王茂荣这才又打开顶盖,操上机枪,瞄准跟随装甲车的丧尸,扫射起来,跟上来的丧尸有很多,驾驶员开着装甲车减慢了速度,好让丧尸能将将赶上装甲车,机枪子弹连成一条线,犹如一道长鞭,所到之处,丧尸纷纷倒地,王茂荣特地瞄准了丧尸头部,有很大一部分是怎么也不会再对人类造成威胁了。两百五十发子弹,很快就被打完,王茂荣命令驾驶员开车,向北边的一个街区开去。王茂荣之所以不向南边的高架防线靠拢,是因为他知道,去那边已经是无事于补的,但是孤身在丧尸群边上游走同样也是无事于补,王茂荣在想另一件事,他希望能找到什么,王茂荣觉得自己的判断或许是对的,即使荒诞,但是这样的荒诞的事王茂荣认为在这个时候却是非常有可能会发生。

     王茂荣的装甲车移动很迅速,很快就到达丧尸群的北边边缘处,丧尸见到有车辆过来,立刻就将装甲车团团围住。驾驶员将装甲车减速,以使车辆能平稳行驶,所谓平稳行驶,就是车子还能走。车窗的清洗剂已经用完了,鲜血再一次糊住了车窗,驾驶员不得不打开驾驶摄像探头,摄像探头在显示器的图像变形的很厉害,让驾驶员很不适应,无法正确判断距离,这是小事,麻烦的是,只有左前、右前、和左右四个摄像头能用,后面的和前面的两个摄像头都坏了。

     “队长,不能再走了。前面就是高架桥防线了!”驾驶员喊道。

     “防线上的人还在?”

     “在呢,丧尸太多,现在丧尸的尸体已经堆起来了。”

     “右转弯,从右侧的街道向北!”

     “是。”

     王茂的装甲车出现在丧尸群里,来回走动,给了守在防线上的人以莫的鼓舞,也给了排长带来了一个点子。排长命令两辆推土机抬起推土铲,沿着街道往前推,丧尸纷纷被推土机推挤在一起,少了两条街道的丧尸的攻击,高架桥防的压力顿时大为减轻。排长看了看停在防线后面的十余辆装甲车,想让它们也能开出去,向王茂荣那样在街道上来回冲杀,但是看这样做的话需要打开抵挡丧尸的墙,如果在丧尸进攻防线之前的话,排长也许会这么做,但是,现在激战正酣,防线已经岌岌可危,如若打开墙面,后果很难预料,只得放弃。王茂荣不知道排长的想法,手里的电台在车里用不起来没有办法联系到长虹小区里,他也不敢把车打开,丧尸多得很,只要留出一点缝隙,丧尸就有可能把车里的人全都给淹没了。王茂荣在丧尸群里,仗着装甲车的防护,独自一辆车在丧尸群里不紧不慢的走动,车上射击孔里的矛不停地刺出。王茂荣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目标,但是王茂荣依然在寻找,丧尸的行动太过诡异,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