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大战将至
    王茂荣联系了白鹿镇,告知了长虹小区的情况,白鹿镇立刻就派遣了一个排的人赶到长虹小区。在经过公寓是,还给了王茂荣十支枪,每支枪配六个弹夹。王茂荣看了看是八一式,想要更多,那位排长说,少校只让带这么多,“只让带这么多?这少校什么意思?”。枪虽少,王茂荣也没有办法,只得收下,把枪发给五个领队,让他们分配。长虹小区无人机新的侦查结果出来了,目测丧尸已经聚集到了十万左右,王茂荣随排长赶到长虹小区,看到无人机传回来的实时图像,只见长安大道以北的路面上黑压压的一片丧尸,占据里好几个街区个空地和路面,从东面北面西面还有丧尸陆续加入这个超大的丧尸群,连公寓北边的居民区都有丧尸向长安大道聚集。

     王茂荣一阵冷汗,这么大的群的丧尸,王茂荣没有遇到过,新昌路那一次才六七万的样子,已经是骇人了,这么大群的丧尸,如果攻击长虹小区的话,长虹小区是怎么也保不住的。长虹小区保不住,公寓小区也在劫难逃。王茂荣紧急通知在公寓小区的张旭两手准备,一边赶制皮甲武器,一边准备好车辆,随时准备转移山区。

     增援陆续到达,除了陆春迎和黄杨荡,白鹿镇,还有紫霞湖,造船厂,王茂荣没想到高新区居然也有个聚居点,询问之下才知道,高新区的聚居点原来就有,只是不怎么外出,就算外出寻找物资,他们的搜寻区域和王茂荣也没有重叠的地方。兵力增加到七百来人,但是远远不够。不说兵力,单说武器,高新区的人造船厂的人手里就没有一件火器,全是刀矛或者弓弩。不过高新区就好很多,他们自己制造了枪支和弹药,虽然显得原始的样子,但是每人手里斗装备了枪,发二十力量最强的。白鹿镇的一个排早就到了,比公寓还要早,但是听少校说,这已经是最大兵力了,白鹿镇还要两个排来守卫。至于紫霞湖,他们很有特色,李爽带来的有百余人,但是装备却不少,推土机两台,挖掘机四台,还有五六台的渣土车,全都改装过,在没有装甲车的情况下,这些装备的使用居然挡住了丧尸对紫霞湖的攻击。

     相比之下,王茂荣就显得寒碜了,两辆装甲车和两辆改装的拖拉机就是全部家当,至于人员装备,除了有十来支枪,就是每人手上的弩和背上的一把大砍刀。

     太阳刚露头时,丧尸群的边缘离长虹小区只有不到一公里,而丧尸群的丧尸的数量已经增加到大约十六到十八万的样子,而且还在增加。

     “不能再让它们聚集了,我们紫霞湖上一次面对丧尸的进攻时,如果没哟几个兄弟在外围引诱丧尸离开,光是那六七万丧尸,足以将紫霞湖攻破,现在这么多的丧尸,怎么也得要把丧尸引开。要不然,我们的防御圈根本抵挡不住。”李爽说。

     “引开一部分,我觉得可行。对于怎么引开丧尸,王茂荣他们是个中好手,在空军基地,他已经遛丧尸两三回了,听说在紫霞湖方城也这么干的。还是听听他的意见。”

     王茂荣吸了一口气,这点将第一个就点到了他。王茂荣对这地图看了看,十九条街道,里面还有不少障碍物,丧尸已经将整个北面填的满满当当的,王茂荣是遛过丧尸,但是那是在对地形熟悉的情况下,但是眼下王茂荣对长安大道的北面地形不熟悉,要在这里遛丧尸,王茂荣有些犯难。

     看着地图,王茂荣久久没有答应。

     “要不这样,李爽去引。”王超说道。

     “不用,就我去引,但是我需要李爽和,高新区的配合。”王茂荣说。

     “怎么配合?”高新区的支援队伍的头领林云望问王茂荣。林云望早听说公寓有个叫王茂荣的人,凭着砍刀长矛和百十多个人和血肉之躯,一天之内砍倒将近两千丧尸,那可是面对面的白刃战。所以对与王茂荣怎么对付丧尸很感兴趣。

     “看这里,”王茂荣指着地图上的一条街道,“······”

     “这样不是让丧尸跟靠近我们长虹,让我们长虹更危险?那长安大道一直是我们的交通线,怎么能拱手让给丧尸?”王超不同意王茂荣的方案。

     其实王茂荣的方案简单,就是沿着其中一条街道,把丧尸引上高架桥,然后由高新区的人用枪击杀丧尸,枪声会引丧尸靠近高架桥,只要高新区的人逐步退却,那丧尸就会被渐渐引开。但是这样做有缺点,丧尸需要靠近长虹小区才能上高架,而且引开的丧尸不多。

     “但是可以一批一批的引,引很多批,而且这样我们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同意王茂荣的做法,王超你现在最好转移,公寓已经做好转移的准备了。”排长说。

     “长虹小区转移比较好,这样我们能放开手脚打,没有后顾之忧。”船厂孙宁说。

     “我得去看看。”说完,王超就出去找人。

     打铁炉的人也来了,一辆改装过的渣土车和一辆改装过的农用车,虽然人不多但是也是一个个壮汉子,都是近战武器,人人手里一副盾牌,还有简单的铠甲。带队的是一个叫陈强的人,一个高壮汉子,说话中气十足。

     “怎么打你们说,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见过大阵仗的人,听说有王茂荣的,一天砍了两千丧尸,在空军基地,两个半小时,压死一万多的丧尸,是哪位?”

     “是他。”

     “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男人,真男人!朋友,我这次来,你李叔和我说了,我听你指挥就行。怎么安排,你给我命令。”陈强挥着粗大的胳膊,对王茂荣说。

     “不敢,那是李叔抬爱。我还得听大伙的安排呢。”

     短暂的寒暄之后,会议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