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陌生电话
    一个头戴浴帽,身穿粉色大嘴猴宽松睡衣的女子正在灶台上忙碌,旁边的锅里正噼里啪啦地炸着肉丸子,她一会儿用铲子翻动那些丸子,一会儿切着葱丝,很忙碌。

     切菜板旁边的电饭锅掀开了盖子,里面是已经煮好的大米饭,粒粒饱满,晶莹喷香。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女子听到后,关上火,走出厨房,来到了客厅,手机正在茶几上不停地响。

     “喂?”女子一边用纸巾擦手,一边接起电话。

     “请问你是祁亚男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像是江浙一代的人。

     “是我,请问您是?”

     “是这样,前几天你在我们店上拍了两只手表,现在想和你确认一下,是蓝色的手表寄到上海,绿色的手表寄到北京是吗?”

     “什么手表啊?您那边是不是搞错了啊,我最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啊!”

     “买了的嘛,一共两块,一块寄到北京,一块寄到上海。”那边的中年女子明显有一点不耐烦。

     “我真的没买,你应该打错电话了,你再核对一下电话号码吧,可以吗?”

     “那行吧。”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莫名其妙的。”叫祁亚男的女子放下电话,回到厨房继续忙活。

     菜做好了,整整齐齐地摆好了:一盘炸丸子,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个虾皮菠菜汤,还有两碗满满的米饭,两双筷子。

     “哦,还差两个汤碗和汤勺!”祁亚男用手细细点了一番后,自己和自己击了个掌就跑去拿碗了。

     端端正正地摆好后,她拿起手机咔嚓咔嚓地拍了一通。翻开相册一看,明明很好看的一桌子菜,在照片里看着一点食欲都没有呢。

     于是她又起身找光线,找角度,又一番折腾后,女子点开微信,点开排在第一个人的名字:田然。

     嗖嗖嗖,那几张找了角度和光线的图发过去了。

     祁亚男这才放下手机,盛好了两碗汤,自己端起一碗开始吃午饭。外面骄阳似火,小区里的树木洒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荫,但小区里异常安静,没有什么人,只有门卫的大爷和那只斑点狗狗在门卫室的树荫下的竹椅上打盹,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杯早就没有了热气的浓茶,颜色很深,那只斑点狗狗眯着眼睛,舌头伸得老长。

     嗡~~~

     手机传来了提示音,祁亚男放下吃了一半的碗,拿起手机。

     手机屏幕的最上方有一句提示:田然发来一条消息。

     解锁点进微信,收到图片的那个人回复了,蓝色头像右上角有一个红色“1”。

     田然:哇,老婆都会做菜了,以后我有口福了。

     她看到会心一笑,手指很轻盈地在屏幕上飞舞:那是,也不看看你老婆是谁。

     刚刚发过去,就看到微信在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于是,她饭都不吃了,盯着屏幕等待着。

     消息发过来了,那个田然说:你是我田夫人。

     她回复:你是我田老爷。

     一来二往,时间飞快的流逝了,那聊天记录也不知翻了多少页。突然女子想起今天接的电话,就给田然发语音说了那件事,然后又发了一条问,“之前记得你说今年七夕你要送我一块手表,不会是你买的吧?然后忘了我已经来CD了,把地址给成了北京的地址吧?哈哈哈哈哈。”

     田然很快就回复了,却是文字:不是我买的,我还没有想好是不是要送手表呢。

     她又发语音:我也觉得不是你呢,现在离七夕还有一个多月呢,再说了你人在新疆,干嘛买两块,还有一块是寄到上海去呢。那店家绝对是忙晕了,打我手机上,看来你今年真的必须得送我手表了,你看人家手表店的老板都迫不及待了呢。

     田然又回复了汉字:就是,大概忙晕了吧,不理她就是了。

     她回复:嗯。

     结束聊天后,祁亚男继续吃饭,吃完后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盘,回到电脑旁边,准备再去看看最近的招聘信息,之前也投了几次简历,但除了早上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来电话邀请面试外其他的都没什么回应。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投了几份简历,看了看附近的餐馆,太阳就已经偏西了,斜斜地照在窗户上,黄晃晃的刺眼。

     祁亚男接到照相馆的电话说,她送去洗的照片都洗好了,让她有空去拿。应好了立即去拿,她站起来生了个懒腰,正好出去走走。

     祁亚男洗漱了一番,细细地化了淡妆,背上小挎包就出门了。

     一开门,热浪迎面扑来,顿时身体被湿热的空气包裹,密密麻麻,无孔不入。待从七楼爬楼梯下到一楼,早已汗流浃背,咯吱窝下面的衣服都已经有一些湿了。

     正走在小区里,手机唱起了悠扬的歌声,那是一首很老的歌曲,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不用看也知道是田然打来的电话。

     “嗯?”祁亚男戴上了耳机。

     “在干吗?”田然的声音很温柔。

     “前天不是把我们的照片送去洗出来吗,今天照相馆打电话来了,说已经洗好了,我现在在去拿的路上。”

     “哦,那现在CD很热吧,你还适应吗?”

     “热还行吧,在北京的时候也热过,只是这里太潮了,这个实在太难受了。”

     “那家里潮的厉害吗?”田然很紧张的问。

     “家里还好吧,开了空调就好一些了,要不然哪里都是一样的我觉得。”

     “老婆辛苦了。”田然的声音充满宠溺和怜爱,祁亚男脸上是一脸的幸福摸样,纵然脸上早已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皮肤也因炎热变得通红。

     “不辛苦,你回来就好了。”

     “嗯,我很快就回来了,你路上要小心点哦,晚上早点回去,天太热,你一个人晚上不安全,我回来陪你到处走走。”

     “好的。”

     取到了洗好的照片,厚厚一沓,捧在手里沉甸甸的。祁亚男付了钱,一边等着老板找零,一边一张张翻着看,从认识开始,单人照,合照,各种创意照,零零碎碎地洗了三十多张。

     从照相馆出来,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路边都是下班的人流,急匆匆地朝自己家的方向走着,有的人背着漂亮的包,有的人拎着菜,电动车,公交车和私家车汇在一起。

     想着以后就要在这个城市生活和工作,还有男朋友的陪伴,祁亚男不自觉的喜欢起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们了。她欣喜地走啊,瞧啊,仿佛是一个初到人间的外星人,在家的方圆一公里转了个遍,这才慢慢回去。

     在小区门口的拐角,有个五十岁上下的阿姨在卖凉皮凉面和狼牙土豆,刚才路上有好几个这样的摊子,周围都有好多的人,生意都很不错的样子。

     天气太热,祁亚男觉得没什么胃口,不过看着那拌好的狼牙土豆红红绿绿的很诱人,就买了一份,五块钱,小圆纸餐盒装的高高的。阿姨估计心情很好,多送了她几根牙签,她很开心地说了谢谢。

     回家后,就着中午剩下的菜把土豆吃完,把小小的一室一厅仔细地又打扫了一遍后,祁亚男将垃圾丢到门口,去了楼顶的小花园。

     因为她喜欢养花养草,所以六月份田然回CD办事的时候,特地花了很久时间租好了这里,大概收拾后,回到新疆就丢给她一把钥匙,让她先到CD适应适应。

     “去我的家乡等我回来吧,老婆。”这是田然当时对祁亚男说的话,她牢牢地记在心里。

     楼顶小花园的门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整个楼顶的花盆和花架,花架上爬满了又密又绿的叶子,却是没有花。花架外的空地上,有一架木秋千,祁亚男走过去,将座椅轻轻推起又放开,秋千就自顾自地荡起来了。

     天虽然慢慢地黑了,但还是热。由于是楼顶,有一丝微微的凉风,吹在热浪席卷的身上,分外惬意。远处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天上却看不到一颗星星。

     望着远处大楼上的明明灭灭的灯火和附近家里亮起的灯光,祁亚男伸开双臂,闭着眼睛,弯着嘴角,轻轻地笑着。

     这里完全符合她的心意,她卖力地收拾,丢了很多垃圾,又添置了很多的东西,终于更满意了。她在干净光滑的楼顶转悠了两圈后,本来还想再待会,被蚊子骚扰不堪,咬了好几个包,没办法,最后无奈地回到了楼下的房间。

     回去后,在身上喷了好多的花露水,可是被咬的地方还是很痒,为了转移注意力,闲不住的她又开始把下午取回来的照片拿出来,想着是做一个照片墙好还是做成放相册里比较好呢?

     正在这时,手机又开始唱起了那首《一生有你》,欣喜的她接起来,奔奔跳跳地跑回卧室,躺字床上接了电话,声音撒娇,“喂?”

     “回去了没?”田然温柔的问。

     “还没有呢!”她嘿嘿笑着。

     “怎么还不回去呢?已经不早了。”

     “外面好玩啊。”

     “在哪里玩啊?”

     “不知道啊,到处乱走呗。”

     “那怎么这么安静啊,旁边没有人吗?”

     “哈哈哈哈,没有!”

     “车都没有啊?”

     “嘿嘿嘿~~~~~”祁亚男笑得在床上缩成一团。

     “我看你是已经回去了吧?”田然感觉到了她的狡黠。

     “哈哈哈哈,是的,逗你哒。”

     “回去了就好,真乖。”

     “真的吗?我乖不?”

     “老婆真乖,亲一个来。”两个人对着手机啵了一下,就笑着开始说一些毫无营养但又乐在其中的话,一直到祁亚男的手机提示了好几次缺电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祁亚男心情极好地敷个面膜,洗漱睡下了。

     天亮了,旁边的小学里传来学生们的打闹声,祁亚男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手机关机了。开了好几次都没动静,望着天花板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昨天忘了充电。

     在床上蠕动着从床头柜里拿出充电宝,充上电后就去洗漱。冲了一个凉爽的澡,神清气爽地回到卧室在脸上涂涂抹抹。

     CD这个地方的美女很多,而且皮肤都是一个赛一个的好,又白又嫩,水嘟嘟地像个婴儿一样。祁亚男觉得自己在这边就像是白天鹅堆里的一直黑鸭子,不仅长得不好看,还不会打扮,皮肤甚至是像四五十岁的女人,甚至还不如这边的四五十岁的美女,尽管她才二十七岁。

     都不用田然嫌弃,她都嫌弃自己了。所以自从上次元旦来CD玩过以后,她开始学着打扮,学着保养,把皮肤养一养,好让自己在人群里不那么突出。

     涂抹完了,她回到床上,拿起手机。手机已经充了一些电了,她打开手机,看看田然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而且手机关机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每天田然都会打电话喊她起床,每晚都会打电话陪她入睡,这已经成为两个人一年多来雷打不动的习惯。

     手机开机了,时间还很早,虽然太阳已经生气,但却只是早七点半。还好没有错过田然的电话,她在心中暗喜。新疆和内地有两个小时的时差,田然每天都是八点半叫她起床,虽然现在在CD田然还是依旧早上八点多才喊她起床,尽管大多数时间她早就起来了。

     祁亚男翻了翻朋友圈,点了赞,又翻开邮箱看了看有没有新邮件。

     全部翻完了,她想,何必每天都等田然给自己打电话,我今天给他打好了,于是她翻开了通话记录,准备拨电话给田然,却又在电话拨出去的那一刻挂断了,她担心田然还没醒。

     于是她开始浏览最近的通话记录,田然打来的,打给妈妈的,给朋友的,也有之前的同事的。然后那个昨天中午做饭时接到的电话号码出现在了祁亚男的视线范围。

     那一瞬间,突然她的脑海里升起了一丝丝疑惑:这个电话真的是打错了吗?于是鬼使神差,祁亚男的食指摁了拨号。

     “嘟~~~嘟~~~嘟~~~~”电话打通了。

     祁亚男还没想好说什么,电话被人接起了,“喂?”还是昨天打电话的那个声音。

     她慌乱地说,“喂,您好,我是昨天接电话的那个人。”

     对方明显愣住了,“什么?昨天接什么电话的人?”

     “啊,是这样,昨天中午大概十二点多的时候,您这个手机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在您的网店拍了两块手表,这事您还有印象吗?”

     “哦哦哦,这个事情啊,有印象,怎么了?”那边的中年女子明显打了个哈欠,然后带着困意说。

     “哦,我就是问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嗯,昨天是我打错电话了,你是收件人。”那个女子回答。

     “我是收件人吗?”祁亚男愣了一下。

     “对的,你是其中一个收件人。”对方明显有点不耐烦了。

     “哦,对对对,因为好像我男朋友之前说今年七夕要送我一块表,昨天您打过电话后,我问了我男朋友,他说他订了一对情侣表,所以,我想是不是您那边看错了呢,我男朋友在新疆,是不是您那边看错了,是一块寄到CD一块寄到新疆吧?”虽然很疑惑,但她还是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顺便看看田然是不是真的买了两块手表。

     “什么?新疆?情侣表?”对方显然被祁亚男的这些话炸懵了,一连串的问号。

     祁亚男心里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她深吸了一口气,“是这样,您昨天不是说两块表吗?一块寄上海一块寄北京?”

     “嗯,对。”

     “我想跟您说一下,北京那地址不对,现在我在CD您改下地址吧,我给您说一下。”

     “哦,这个昨天已经和买家田先生沟通了,已经改好了,是CD市青羊区的这个地址对吧?”

     “嗯,收件人是我对吧?”

     “电话是你这个,名字是叫祁亚男,是你不是嘛?”

     “是我是我。”

     “哦,那就对了嘛,还有什么问题吗?”

     “您昨天说一块寄给我,到CD还有一块寄到上海是吗?”

     “嗯,是啊。”

     “可是我男朋友是在新疆库尔勒唉,你寄上海干什么,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不存在这种事情,昨天已经和买家沟通了,另一块就是寄到上海。”

     “哦,沟通过了啊?”祁亚男心里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嗯,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哦,没,没有了。”

     “啪!”电话挂断了。

     然而,祁亚男却迷糊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正想着呢,手机唱起了那首《水木年华》: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手机铃声不屈不挠地响着,祁亚男却没有去接,她还没绕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手机铃声第三次响起后,没有再响起,而是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

     不用看也知道是田然。

     有一次祁亚男出去和朋友们唱歌,手机中途没电,那天她没带充电器,身边也没人带充电宝,然后她打算借个手机给田然回电话说一下,结果手机是借到了,却发现田然的电话号码却没有记住,只能作罢。

     玩到晚上两三点回去后,充上电的她打开手机,收到了田然三十六条短信,还有一百零一个来电提醒。

     还没来得及收全那些信息和来电提醒,田然的电话又打进来了。祁亚男赶紧接起,田然那边的声音简直是气若游丝,显得很虚弱,“你终于接电话了。”

     慌乱的祁亚男解释了前因后果,但田然却依旧一副怀疑的语气,“谁知道呢?”祁亚男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挂了电话要求视频通话,被田然拒绝了,那是头一次也是田然唯一一次拒绝视频通话。

     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田然的电话又打过来了,“你知道我找不到你我有多着急吗?”

     “我知道,可是原因就是那样。”祁亚男也很委屈。

     “你知道我今晚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

     “很多个,我知道。”

     “我从晚上十一点打算陪你睡觉的时候一直打到现在,手机电池都换了两块了。”

     “对不起嘛。”

     “不用对不起了,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了。”田然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不要嘛,我错了还不行吗?”祁亚男快哭了都。

     “没事,以后我不会再给你打这么多电话了,如果以后你不接我的电话,我最多连续打三个,如果你不接,我就不会再打。”

     “不要嘛。”祁亚男在这边流泪了。

     “你回来就行,都感觉休息吧,不早了。”

     那是第一次打电话田然先挂电话,祁亚男落寞地挂了电话后,看着那些收全的短信和来电提醒,流泪不止。

     那些短信从一开始的只是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到后来的担心,再到生气和自嘲,让祁亚男无比的自责。而那些来电提醒说明,田然基本上每隔两三分钟就打一次电话。

     从那次之后,田然真的最多只打三次电话,从无例外。

     想完这些,祁亚男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田然发来一条信息:起床吃早饭了,老婆。

     她很想问田然到底有没有买手表,于是就回复:刚刚我给昨天那个电话打电话问了,店家说就是你买的手表,那你到底买没买啊?

     田然很快回复了:买了。

     店家说你买了两块,是情侣表吗?

     田然:没有啊,只给你买了。

     哦。这样啊,你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

     嗯。对呢。

     那怎么办,现在被我提前知道了。

     没事,知道就知道了呗。

     嗯,也是呢。

     早安,老婆。

     早安,老公。

     我洗脸去了,你要记得吃饭哦。

     嗯,好的。

     聊天结束后,祁亚男更迷糊了,网店老板和田然一人一个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肯定是有人在撒谎,而从立场来看,店老板没有撒谎的必要,而田然,他真的在对自己撒谎吗?自己要不要诈一下网店老板呢?想到这里,祁亚男又一次拨通了网店老板的电话。

     “喂,老板您好,我还是早上打电话的祁亚男,你还记得吧?”

     “嗯,记得记得。”对方吸溜吸溜的,明显是在吃早餐的节奏。

     “嗯,那就好那就好,老板是这样,我刚刚问了我男朋友,他说他买的是情侣表,一个寄到CD给我每次,另一个是寄到新疆库尔勒,您那边是不是弄错了啊?”

     “情侣表?不可能哈,昨天那个客户买的是两块一模一样的女士手表,只是颜色不同,一块寄到CD一块寄上海,没错的。”网店老板明显不耐烦了。

     “啊,不好意思啊,那购买的人是叫田然吗?”

     “对,是的。”

     “那上海那边的收货人是谁啊?”

     “上海的收货人是......你等一下,我给你看看.......”没等祁亚男道谢呢,网店老板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买家的信息,立马转了态度,“抱歉,这个不能告诉你。”

     “没事,东西是我男朋友买的,你告诉我一样的。”祁亚男试图再说动老板。

     “那也不行,你不是购买者,我们要对我们的买家保密。你要想知道什么就自己去问,拜拜。”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