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
    小王才一开口,祁亚男立即就被震惊了,她嘴里含着一嘴菜,扒拉蔫兔,眼珠子使劲转,蔫兔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她听小王讲。

     我和小珍是在我去美容院接宋姐的时候认识的,我在车里看着她送宋姐从美容院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就喜欢她了,后来我们认识了,我追了三个月才追到她,然后我们在一起五个月后,我带她去了我们家,在我家举行了简单的订婚仪式,我们约好那年年底结婚的,结果那之后的第三个月,我就联系不上她了,去美容院也说是辞职了。

     我正想着去打听她们家在哪里,结果看见警察来了美容院,说她家里人报警,她失踪了。

     于是我一直在多方面打听消息,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前一阵日子,兔哥找到我的时候,我当时觉得很激动,如果能找到小珍,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所以这些日子我一直仔细观察杨经理,确实发现了很多平时没有注意的消息。

     都有什么发现?蔫兔问了一句。

     我发现杨经理经常一个人的时候在喝闷酒,我以为是最近公司事情太多,压力太大,没有在意。前几天我开车送他去农家乐的时候,我看见他忘了拿包就给他送进去,结果听农家乐的老板对杨经理说,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都这么多年了,该忘就忘了吧。

     杨经理说,他总觉得愧疚,想最近回老家去看看,所以这次我就跟着来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是没什么线索吗?祁亚男问。

     也不是完全没有吧,我在最近发现老板的手机里有小珍的照片。

     “什么?”小王一说完,蔫兔和祁亚男全都震惊了,“你确定你看见的是小珍吗?有没有看错的可能?”蔫兔追问。

     “不会看错的,我的手机里也有那张照片,是我给小珍照的照片,就是这一张。”小王说着递过来手机,照片上小珍面对镜头笑的很是开心,身后的背景是一个游乐园的旋转木马,阳光打在徐小珍的脸上,留下了一点点侧影。

     “那以前你知道杨军和小珍的关系吗?”祁亚男问。

     “没有注意到,我以为小珍只是和宋姐关系好,但现在我觉得他们可能关系不简单吧。”小王的表情很落寞。

     “还有别的发现吗?”蔫兔问。

     “暂时没有。”小王摇摇头。

     “那个摄像机呢?”

     “我已经放进他西装胸前口袋的夹层里了。”小王面向蔫兔。

     “好,那就好,明天你们回去是吗?”蔫兔点着头,跟小王确认明天的行程。

     “嗯,下午我去接。”小王回答。

     “好,那我们随时保持联系,你要是有别的什么发现,麻烦请及时联系我们。”蔫兔给小王开了一瓶啤酒,小王接过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说,“肯定的,只有找到小珍,我才能安心过日子。”

     “你结婚了吗现在?”祁亚男问。

     “还没呢,不过有一个女朋友。”小王苦笑了一下。

     “好了,先不说了,吃饭。”蔫兔打断了祁亚男和小王的寒暄,又喊服务员加了几个菜,几个人喝了好一会儿。

     “你晚上回县上去吗?”蔫兔问。

     “不去,就在镇上住。”

     “我们一起吧?”祁亚男建议。

     “好啊,可以。”小王倒是很干脆地答应了,蔫兔也没有意见,于是三人出了餐馆,找了一个小小的家庭旅馆,一人一间住下了。

     祁亚男想着今天小王的出现,久久回不过神来。她都没有留意到底什么时候蔫兔和这个小王有了联系,而这个小王成了这个案子的蓝胆,现在追到鸵山镇上来,自己也是被动跟着走,就连决定加入这里,也是被动的选择,无论如何,祁亚男都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

     她去蔫兔的房间要了录音备份,将这几天监听器录下的录音带回去仔细地听,仔细地做笔记,想着就算这个案子真的结了,自己也是个拖油瓶。

     但听到耳朵都出现了幻音了,除了小王已经提过的,农家乐老板让杨军不要太内疚,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没发现和徐小珍有联系的地方。而为什么蔫兔要一直跟着杨军,她也一直没有问过蔫兔,只是一味的跟着蔫兔行动。

     夜很深了,招待所客房里的灯一盏一盏地熄灭了,而祁亚男入住的房间,灯一直亮着。

     第二天早上,祁亚男被蔫兔的电话惊醒,才发现自己伏在房间电视前面的桌子上睡着了,一动弹骨头咔咔作响,甩了甩发酸的胳膊,接起了电话。

     “大男,快出来,我们去杨军家!”蔫兔的声音很是兴奋。

     “要回去了?”祁亚男还没听明白。

     “不是,去杨军镇上的家,摄像机拍到情况了。”

     “哦,好,马上出来。”

     “估计很快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太好了。”

     鸵山镇上主要一共有三条平行的大街,杨军家在最左面的那条老街的中间部分,蔫兔祁亚男坐在杨军的宝马车上,小王开着车,向杨军家出发。

     到了门前,小王先下了车,去敲门,蔫兔和祁亚男也下车跟在了后面。

     没一会儿,一个披着枚红色羽绒服的老太太出来开了门,问“你们找谁啊?”小王上前说,“阿姨您好,我是杨总的司机小王,这两个是我的朋友。”

     “哦,小王啊,快进来快进来。”老太太开心地笑着,眼角和额头的皱纹也跟着显现了出来,羽绒服帽子外面有一嘬儿花白的头发露出来了,祁亚男这才看见老人头也已经差不多都白了,黑发寥寥无几。

     这是一座二层的小楼,一进门就是一个有点黑的门洞,走过这个门洞,突然豁然开朗,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出现在眼前,院子的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小花坛,花坛正中间有一棵李子树,上面结满了黄橙橙地果子,而那花坛的矮墙上摆着好多只花盆,里面姹紫嫣红,很是漂亮。

     “阿姨,您怎么披着羽绒服啊?”祁亚男放慢脚步,搀着老太太慢慢走。

     “哎呀,闺女你是不知道啊,人老了怕冷,这不快秋天了,早上身上老漏冷风呀。”老太太笑着说。

     “哎,小王,昨晚小军说今天下午才走的,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老太太又转过头去问走在边上的小王。

     “哦,阿姨,是杨总让我来的。”小王依旧戴着墨镜,但语气很是温驯。

     “哦,这样,估计是又有什么事情了,不过他还没起来呢,一会儿你们先进去坐一下,我上去叫他。”老太太脸上略过一丝丝失望的神色。

     走进一楼,是一个很宽敞的客厅,老太太招呼三人坐下,迈着碎碎的步子给他们泡茶,祁亚男跟着走过去帮忙,走进旁边的厨房。

     厨房里除了煤气灶和碗柜,就只有一个双开门的冰箱,别无他物。

     帮着把茶水端出来,老太太又去了楼上,说要喊杨军下来。

     祁亚男摇了摇头,蔫兔和小王见状又在客厅里到处观察,但是都没有发现那个在视频里看见的冰柜。祁亚男在房间里到处走动,却是在感叹:这个小院子好棒啊,房子装修得也不错,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家啊。

     突然,她看见楼梯下面的一大排大衣柜,有一扇大衣柜的门似乎和其他的门不太一样,脚底下的磨损比其他的衣柜门都严重些,而那种磨损,明显是木头门槛才会有的。

     她轻轻地用手一拉,那柜子门竟然被拉开了,只见她捂住了嘴,然后立即低声招呼蔫兔过来,“这里是个暗门。”蔫兔和小王都奔了过来,凑近一看,打开的衣柜门里面,赫然还有一道门,小王率先走进那个暗门里,用力一拧把手,里面的门,开了。

     蔫兔和祁亚男一起回到客厅将那些茶杯都收到了厨房的碗橱里,然后回到了那个隐藏的暗门边,轻轻关上了大衣柜的暗门。

     里面很昏暗,狭小的空间显然是楼梯下的转角围城的,小暗室的顶部是倾斜的,应该是楼梯下面了。里面的光亮来自于小王手机上的手电,他举着手机照着一个白色的长方形的冰柜,站在冰柜面前,一动不动。

     祁亚男和蔫兔二人凑了上去,只见那冰柜里满是寒霜,隐约可以里面东西的轮廓上判断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冰柜里。

     祁亚男想凑近去看,小王却缓缓地说,“不用看了,就是小珍。”声音里哽咽不已。

     祁亚男捂住嘴往后退,却撞在了蔫兔的怀里。

     整个小暗室里的空气突然凝固了,因为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而那绝不会是杨老太太的步伐,很是铿锵有力,咚咚咚,杨军下楼了。

     “妈!小王他们人呢?”杨军的声音从暗室上方传来。

     然后就听见一个闷闷地脚步声才暗室最上面的位置传来,嗵,又过了好一会儿,嗵。

     “就在沙发上坐着呢啊。”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喘。

     “沙发上没有人啊。”杨军的声音依旧在暗室的上方。

     “不会啊,我刚刚泡茶给他们了呢还。”楼梯上没再传来嗵的声音。

     “不信你下来看看。”杨军又咚咚咚地跑上了楼梯,不一会儿,又传来了咚、嗵,咚、嗵的声音。

     小王轻轻推开了冰柜的盖子,祁亚男看到了一张青黑色的脸庞,脖子上的颜色很深,只是无法辨认是什么颜色,全身上面附着了很多的冰霜,那骇人的脸色让徐小珍显得很是狰狞,加上手电上的照射,就像聊斋志异的影片一样。

     暗室里只有冰柜发出的呲呲声,加上小珍的尸体和棺材一样的冰柜,里面阴气森森。

     “哎,人都去哪了啊,我明明刚刚泡了茶的,还有一个小姑娘帮我一起端的茶呢。”老太太在外面到处走动,脚步声清晰地传进了祁亚男的耳朵。

     “怎么办?”祁亚男小声地问蔫兔。

     “不着急,我已经报警了,警察一会儿就会到。”蔫兔很镇定。

     “什么时候?”祁亚男又一脸震惊。

     “回去再告诉你。”

     “不信你出去看看,你的车就在门外呢。”老太太大声地说。话音刚落,就听见杨军急匆匆地离开了。

     “他出去不就发现车了吗?咋办?”祁亚男很是着急。

     “没办法,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了。”蔫兔摊摊手,脸上很是无奈。

     祁亚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暗自己祈祷,希望不要让杨军跑了。

     暗室里只有小王发出的低低的抽泣,他伸着手,想要去抚摸那张脸,却迟迟下不去手。

     很快,客厅的门被拉开,然后杨军的脚步声又传了进来,“妈,你没看错,车就在外面。”

     “我就说啊,可是人都去哪里了呢?”老太太很是着急。

     “茶!茶杯!”杨军突然大吼一声,脚步声很快地进入了厨房,安静了好一会儿后,又很快在厨房里传来了柜子门被翻开的噼里啪啦地声音。

     “他是不是很快就要发现我们了?”祁亚男记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王,先把手电关了吧。”蔫兔上前将小王往后拉了拉,关上了冰柜的盖子。

     心咚咚咚地狂跳,手心冒出了很多的汗,祁亚男紧紧地拽住了蔫兔的衣服下摆,微微颤抖着。

     突然,客厅的门被推开了,凌乱的脚步声闯入了客厅,接着传来了一个声音“请问杨军在吗?”

     “我儿子在。”老太太的声音。

     “让他出来一下,我们有事找他。”来人说。

     “小军,有人来找你。”老太太冲厨房喊。

     “谁找我啊?”

     然后整个客厅里都混乱了,“干嘛呀,你们要干嘛呀”的声音最是高亢,其中夹杂着很多的“不许动”。

     “谁报的警?”

     蔫兔打开暗室的门,走出去说,“是我。”

     “出来吧。”蔫兔在外面喊,声音明显高了很多。

     “走吧,出去吧。”祁亚男拉了小王出了暗室。

     “你报警说这里有尸体?”

     “在里面,一个冰柜里。”蔫兔指了指暗室,很快就有几个人一起入了暗门,没一会儿,那个冰柜就被搬了出来。

     “这里面怎么会有一个冰柜呢?小军?”老太太很是惊讶。

     “是我放那的。”杨军站在厨房门口,后面有两个穿着警服的人从后面抓着他的胳膊,而他的头低着,没有看老太太,声音很轻。

     “这边的这门,不是一直锁着的吗?”杨老太太急的打转,又看着站在暗门旁边的祁亚男三人,“你们刚刚怎么不见了?”

     “妈,不好意思,我不能孝敬你了。”杨军声音很是平静,他把手从后面的警察手里挣脱了,不理后面二人的“不许动”,伸到前面,两只手腕并在一起说,“来吧。”

     “有什么要说的?”说话的是一个稍微有一点秃头的男子。

     “我终于能放心地睡一个好觉了。”杨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冰柜里是什么?”那个秃头发的人问,另有一个和年轻的警察扛着出警记录仪拍着。

     “尸体。”

     “谁的尸体?”

     “徐小珍的。”

     “你是谁?”

     “杨军。”

     “和死者生前是什么关系?”

     “情人关系。”

     “好,人和冰柜都带走。”

     “是。”

     周围的警官都答应了一声,押着杨军的二人率先出去了,另有四个人抬着冰柜慢慢地出去,那个头发有些秃的警官走到蔫兔三人和杨老太太身边说,“你们几个也需要和我们走一趟。”

     几个人都被带到了车里,警笛大作地到了镇上的派出所,杨老太太和小王二人哭得泣不成声,“这怎么可能呢?”

     第二天,祁亚男和蔫兔与小王一起将杨老太太送回院子里,等杨老太太的女儿赶回来,三人又一起搭公车去了县上,又一起坐大巴回到了A市。

     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第二天凌晨了,三人找了家酒店住下了,祁亚男虽然困得快要死了,但是细细的套上了自己的被套床单才睡下。

     一觉无眠。

     醒来时早已是下午了,祁亚男打电话给蔫兔,蔫兔让她去蔫兔房间。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好嘛,蔫兔正在电脑前面大写特写。

     祁亚男凑过去细看,竟是在写案件总结。

     再看页数,已经第三页了,那字数,少说也有两千字了。

     “我们这个案子算是结了吗?”

     “案子可以说是结了,但还有很多程序没完,先要写完案子总结,再跟公司做报告,然最后要对委托人人做最后的案件交接。”

     “哦,还有什么没做的,我可以来试试。”

     “不用了,案子总结我快写完了,到时候交到公司一份,再给委托人一份就可以了。”蔫兔头也不回,指尖在键盘上飞舞。

     晚上,约了徐小珠和孙冰夫妇,详细说了调查的结果,孙冰和徐小珠都十分震惊,他们都表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徐小珍真的已经不在人世,虽然曾经想过这个可能,但更希望她是在其他地方安静地生活。

     两个月后,在法庭上,杨军穿着橘黄色的马甲,站在被告席上,称述了自己的杀人动机,他低着头,流泪回忆说,“我们好了年多,后来她告诉我要结婚了,我不能接受,让她不要结婚。她说要是不能接受,就让我离婚娶她,我们谁都不肯让步,争吵了两个多月,然后有一天我一气之下掐死了她。我害怕会查到我,所以把她冻在冰柜里,将冰柜运回了老家。”

     旁听席上,徐小珠哭的很是伤心,“都是我害了她,要不是我,她就不会认识杨军,就不会被杀了,就可以和小王过平常的日子。”

     小王听后,也是呜咽不已,而小王的新女友,不停地拍着他的背,安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