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我想离婚
    早上祁亚男从宿舍醒来,想到自己以后不用付房租也可以有地方住,心情很是不错。她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没想到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啊,痛!”

     昨天搬家的时候,虽然蔫兔也来帮忙了,但毕竟是自己搬家,不好意思让别人做太多,于是祁亚男露出了自己女汉子的一面,抢来抢去的搬东西,昨晚睡觉时就已经浑身酸痛了,这一觉醒来,还是没有缓过劲来。

     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祁亚男就打算去楼下的办公区。

     出了房间门,是三楼的阁楼。地面是神色的木地板,靠窗户的这面是一个宽敞的小厅,围着一圈白沙发,沙发周围的地上是浅蓝色的地毯,除了那个小厅,就是大小小的五六间小房间,都被整理非常整洁,祁亚男就住在其中一间。

     蔫兔说他也有一间,只是偶尔加班时睡一下,并不住在这里。张朝风也有一间,但从来都没住过。

     这幢外面看来很破败的房子,里面却大有洞天。那天来面试和去入职的时候都没有好好看看,这次办完徐小珍的案子回来后,祁亚男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座小楼。

     三楼就是员工福利,算是住宿生活区了,虽然是阁楼但还算干净整洁。

     顺着楼梯来到二楼,就是办公室区域了,地上铺着深棕色的地毯,楼梯边上还是走廊,只不过只有一边是办公室,另一半地方除了离楼梯最远的地方,有张朝风的一间办公室,其他的部分都是空出来了。那空着的地方,所有的墙面上镶嵌着三层木头架子,只留出了窗户的空缺。木架子上种了很多的花草,都是细细地叶子,就那么垂着,覆盖了木架子中间露出的白色墙壁。

     在那些绿叶包围的空间里,只在中间有一根方形的柱子,那柱子的四面都被镶嵌了四面连通的鱼缸,里面养了无数只红色的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其余地地方,除了零散地摆着几对桌椅,别无他物。

     除了张朝风的办公室在那有花草的一面,其余的人办公室都在对面。蔫兔和祁亚男都是一人一间,祁亚男的办公室就在离楼梯口最近的地方,而蔫兔的办公室却在张朝风办公室对面,这排办公室的最里面一间,中间还空了四间办公室。

     工作室里除了他们三个人,还有一个同事,只是不经常在。蔫兔在带她熟悉环境的时候提过一句,代号夭夭灵,是个男的,办公室在蔫兔的隔壁,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因为祁亚男自从来溯源工作室开始,一次也没见过。

     二楼和三楼在与楼梯相接的地方,从窗户两边的窗台开始,顺着楼梯围了一圈深棕色的弧形栏杆,接通楼梯的左边和楼梯的栏杆相连,二楼窗户的右侧的围栏也开了一个口子,通向了三楼。

     再往下就是一楼了。

     一楼一进门就是宽敞的门厅,门厅的右边是接待处,但是没有任何标志,只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接待处的旁边是等候区域,长长的深棕色布沙发靠着墙壁的走势,除了门厅这面空着,其他的三面靠墙都是沙发,也只有沙发。

     接待处对面的左边是空着的,什么也没有。那接待处和对面的墙壁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走过接待区域,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地上和之前的接待区域一样,都铺着深棕色的地毯,走起路来很安静。

     走廊的两边是一个一个的接待室,共有十间。每个接待室的门上只有一块铁皮牌,上面只有从1到10的数字,门和门框也是和地毯一样的深棕色,都紧紧关着门。

     走完那条长长的接待室走廊,迎面是一扇落地窗户,直达三楼的阁楼,窗户的区域是凸出去的,就像是建在外面的电梯间一样,在整个小楼的外侧。窗户外面围了一道深棕色的过膝栏杆,上面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叶子,显得走廊里有点暗。那窗户的左半边是旋转楼梯的入口,楼梯两侧还是深棕色的铁艺栏杆,楼梯是木头的,被刷了深棕色的清漆。去二楼和三楼都是从这里走,一路爬楼梯,一路可以看窗户外面的爬山虎叶子。

     右窗户右边的地方是空着的,还是什么都没有。

     祁亚男又再次在整个小楼里转悠了一圈,时间还是太早了,才早上七点多。我还是出去吃个早饭吧。

     于是祁亚男关上大门就出去吃饭了,那小楼的大门看着很破败,却安装有脸部识别技术,只有识别过的脸部被门口的摄像头扫描过后,门才会自己打开,除了张朝风,其他人谁也没有钥匙。

     等祁亚男吃了早饭,围着周围的街道走了一圈回来后,发现一楼的接待处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旁边有一个小男孩,蔫兔正在对她说着什么。

     祁亚男冲蔫兔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去了。结果刚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泡好茶呢,就接到了蔫兔打来的电话。

     那对母子我安排在了一号接待室,你过去接待吧。

     我?我这我从来没有接待过啊。祁亚男拿着茶叶袋子不知道说什么,还指着自己的鼻子,都忘了自己是在接电话,不是当面说话。

     凡事都有第一次的嘛,毕竟选择了做这个工作,有些事还是需要去做的。

     蔫兔的话让她无话可说,那好吧我一会就过去。

     蔫兔又嘱咐说,不要磨蹭太晚哦,人我已经安排过去了,一号接待室。

     祁亚男答应着,也不知道要需要带什么,就带了一支录音笔,一个记录本一支笔,再带上自己的茶杯,就顺着楼梯去了一楼。

     你好。

     推开一号接待室的门,接待室里,只有两张三人长沙发靠墙放着,中间是一张小茶几。女子和那个小男孩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女子的背挺得很直。小男孩的手,紧紧的抓住女子的胳膊,好像很紧张。

     女子见祁亚男进来,立即站起来说,你好你好。祁亚男赶紧说没事您坐您坐,女子这才有点歉歉然地坐下了。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祁亚男坐在另一边的沙发爱上,问。

     对面的女子,抬头看了看到门口,有点犹豫的样子。

     祁亚男明白女子在顾虑别人可能会听到,就对女子说,放心吧,我已经关上了门,这个房间是很隔音的,外面的人是听不到我们的谈话内容的。

     女子这才笑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我开始说了。

     祁亚男点点头,女子清清嗓子,正要说的时候,祁亚男突然想起没有录音,于是就打断了女子,哦,不好意思,请稍微等一下。

     她从包里拿出录音笔说,不好意思我刚刚忘了录音了,你能接受录音吗?这个录音不会让别人听到。

     女子说这没什么,于是女子正式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原来女子叫张晓慧,今年三十二岁。旁边的小男孩就是她的儿子,名叫张大宝,今年九岁了。

     十年前22岁的张晓慧,经过别人的介绍,和当时二十五岁的张达才认识了。两个人家庭情况都差不多,两个人互相也比较有好感,交往三个月之后就结婚了。

     结婚没多久,张晓慧就怀孕了。张达才说,我想出去打点工赚点钱,等到孩子出生以后我们两个手头也宽裕点,你就不用过得太辛苦了。

     张晓慧内心很是感动,觉得自己嫁了个贴心的男人。她开心地为张达才打点行囊,还将家里为数不多的一点积蓄,大部分都塞进了丈夫的行囊里,生怕在路上,丈夫会钱银短缺,丢了男人的面子。

     第二天张晓慧亲自送张达才出门,还叮嘱他在外面不要太劳累,要早点回来,自己和孩子等着他回来。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竟然是张小辉最后一次看见张达才。

     十年来,张达才除了每年给家里寄一笔钱,往家里打一个电话,除此之外杳无音信。

     每次打电话来,张达才就问问家里怎么样,关于他自己的问题,从来没有回答过。

     祁亚男不禁问张晓慧,那你们这么多年都没有去找过他吗?

     张小慧立即回答说,找了啊。怎么没找,每年都出去找的。每次他挂了电话,我们就立即打电话过去,那边要么没人接,要么就是有人接了说公用电话。他打来电话的地方天南海北哪里都有,根本就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我们也好几次去他打来电话的地方找,还去周围的地方找,如今都十多年了,一直都没找到。

     那你现在怎么想到通过我们去找他呢?

     张晓慧理了理耳边的碎头发说,因为我想离婚了。

     祁亚男听说,给张晓慧提建议说,就算他不在,也是可以离婚的啊,去法院起诉离婚,不到庭宣判离婚,再经过一定时间的公示就可以啊,不用非得去找到这个人。

     张晓慧点点头说,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找到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解决,所以,我想请你们帮忙,看你们能不能找到他。

     祁亚男了解了这一情况,请张晓慧母子在接待室里稍等,她去问一下。

     出了接待室,看见蔫兔还待在接待处,于是过去问他,小明来了吗?蔫兔点点头说,早来了,祁亚男听说,立即去了二楼。

     张朝风听了祁亚男的说明,说可以接这种案子,然后收费标准说明的给说了一下。

     祁亚男听完后,回到接待室,跟张晓慧说明了情况,张晓慧说完全能接受,只要能找到张达才就可以。

     于是,找蔫兔签了委托协议和合同,张晓慧和张大宝母子就离开了,离开之前千恩万谢的,如果你这边能帮我们找到,就十分感谢了。

     祁亚男说,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既然接了这个案子,就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虽然不敢打包票说一定能找到,但是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如果实在找不到,也会退还一部分委托金。

     这倒没什么,最好是能找到他吧。张晓慧说完,对张大宝说,大宝,来给姐姐说再见。张大宝虽然眼神里依旧有点怯怯的,但还是很乖巧地说,姐姐再见。

     祁亚男本来就有点喜欢这个大眼睛的小男孩,听他这么说,忍不住蹲下去,摸了摸大宝的小手说,大宝再见。

     送张晓慧母子出去后,祁亚男站在门口,望着张晓慧用手抚摸着张大宝的头,两个人一起走路的样子,相依为命这两个字就在心里浮现出来。

     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回到一楼,蔫兔还是待在接待处,祁亚男觉得奇怪,就走过去问,蔫兔,你怎么不上办公室去啊?

     哦,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事,就在这的沙发上待一会儿就行,你要上去就上去吧。蔫兔头也不抬地说。

     那我也不上去了,上面只有张朝风一个人,我又不了解他,你不上去我就和你在这里一起待着好了。祁亚男一屁股坐在了那接待处的沙发上。

     一时间很是安静,整个楼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祁亚男拿起手机打开了微博,刷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就说,蔫兔哥,咱这里有WiFi吗?

     蔫兔没有回答,祁亚男回头看,却发现蔫兔竟然伏在那办公桌上睡着了。

     没办法,心疼归心疼,祁亚男还是用流量刷着微博,粉丝数量已经达到七十二万,评论和点赞,私信转发的提示在手机上不停地跳跃,祁亚男心里一阵阵心疼,又对那些流言和评论十分感兴趣。

     她看完一条有一条,正看得起劲呢,却听手机收到了一个来自运营商的短信,说本月流量已不足10M,让她叠加流量包或者采取相应措施。

     祁亚男这才决心放弃刷微博,在关闭流量前,她依旧习惯性地发了一条微博,嗯,正式成为一名侦探。

     然后就关了流量,叫醒了蔫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