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监听器一
    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站在泳池边上,戴好泳镜后,姿势优美地跃进了泳池,很多人的视线也随着转移到了女子入水的地方,但那里除了女子撞击水面留下的波痕,什么都没有了。很快,有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也跃进了水里,“噗通”一声,连那些水波都没有了。

     在十多米开外的地方,冒出了一个戴着粉红色泳帽的小巧脑袋,捋一把脸上的水,看向了对面深水区。

     深水区里基本上都是熟识水性,游得很好的人,男的女的,在水里如同一群金鱼,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游累了就停靠在某处休息。

     在深水区和浅水区的分界栏杆附近,有一个头戴深蓝色泳帽的男子正停在泳池中间,不时还将脑袋伸进水里好一会儿,他的脑袋附近不停地冒出泡泡,就像鱼缸一样。

     粉红色的浴帽渐渐靠近那个还在吐泡泡的人,停在浅水区的男子对面,用手掬起一捧水,隔着栏杆泼在了对面的深蓝色浴帽刚刚冒出水面的脑袋上。

     “哗~~~”刚刚一冒头,就被祁亚男浇了一脸水,蔫兔却没有任何反应,只用右手食指贴在嘴唇旁边,低声说,“嘘~~~~”

     “怎么了?”祁亚男还很是兴奋,学了很多次,溺水很多次的她没想到这次真的学会游泳了,还是标准的蛙泳,只不过会游着游着就变成潜泳在水底消失了,但好在姿势还是蛙泳,以前的她总以为自己是永远学不会游泳了的。

     “一会儿我先走,然后过十分钟你再走,杨军已经离开泳池了。”蔫兔小声地说完,又把头埋进了泳池。

     “真的啊?我都没发现。”祁亚男一脸懵圈。

     “你要记着,我们不是来游泳的,下次要留心。”蔫兔一个猛子,不见了,只留下这很轻的声音钻进了祁亚男的耳朵。

     “对哦,我们不是来游泳的。”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从停车位缓缓开出了,后面紧跟着一辆蓝色的别克,别克后面是一辆黑色的长安,跟小火车一样相继汇入了午后的车流,隐没不见。

     两个红绿灯路口后,白色的宝马车左拐上了出城高速,那辆黑色的长安车隔着几辆车慢慢地跟着,也上了高速。

     出城后,来到边远郊区的农家乐区域,渐渐地停了下来,而那辆黑色的长安却不见了。

     杨军从宝马车后座上下来,对着司机说了些什么,就走进了其中一家农家乐,宝马车很快也离开了,农家乐门口空无一人。

     这已经是杨军这个月第三次来这里了。

     前两次蔫兔和祁亚男分别去过那家农家乐,菜很可口,去的人也很多,但这次蔫兔在车上说,不能老是和杨军一起出现,“会打草惊蛇的。”

     “那怎么办,就这样放弃吗?”

     “不会。”蔫兔说完从随身的双肩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耳机,戴在了祁亚男的耳朵上,里面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还夹杂着很多的脚步声,外加一只狗在吠,“杨先生,你又过来了啊,真是荣幸。”

     “这不是那家农家乐的老板的声音吗?”祁亚男回头问蔫兔。

     蔫兔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点点头,“是的。”

     “你收买了老板啊?”祁亚男摆弄着耳机线,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蔫兔仰头靠在椅背上,眯上了眼睛。

     “哦,对,你是一只铁公鸡。”祁亚男转过头,也不再看蔫兔,低头仔细听耳机里杨军对老板说照旧,老板豪爽地说好嘞。

     “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祁亚男听着耳机里不停地啜泣声和酒杯与酒瓶的碰撞声,都昏昏欲睡了,她实在觉得无聊极了。

     “他手表上粘了监听器。”蔫兔闭着眼睛说。

     “这也行?”祁亚男一听瞪大眼睛,忽然来了精神,“你怎么可以接触到他的手表呢?”

     “秘密。”蔫兔又开始露出那种坏笑了。

     晚上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不断地打在车窗上,很快,车窗上的雨点就连在了一起,继而变成一条小溪缓缓地流了下来,仿佛谁的泪水忘记了擦。

     “我好饿啊。”祁亚男已经打了无数个哈欠,“我能先去吃饭吗?”

     “那你去吧。”

     “谢谢蔫兔哥,给你带一份。”祁亚男打开车门立即跳了下去。

     “不用了,我有这个。”蔫兔扬了扬手里的电子烟。

     夜色已经很浓了,加上下雨的缘故,空气里满是土腥味,店里的灯光冒出来,有一种家的温馨。

     点了一份面,端上来还没吃几口,蔫兔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一边吃面一边接了,“喂?”

     “别吃了,赶紧回车上,他的司机来接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