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侦探小白
    七夕节早就过了,中秋节也遥遥在望,前几天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雨,今天却意外的放晴了,雨后的太阳格外明媚,照在湿透的树木上,透过树枝洒在被雨打落的树叶上,树叶上还沾着没有蒸发完的雨水,有的叶子还是黄色的,叶子下面的草坪却还是绿油油地。祁胜男在人民公园里散步,看着这景象,心里暗暗喜欢,加上雨后的气温还没回升,甚至有一点秋天和冬天感觉。

     她刚刚从一家咖啡馆出来。几天前有一个人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说有事想和她商量,她很好奇,今天准时赴约,谈完了,脑袋却是蒙圈的。

     咖啡馆里,祁胜男很好奇地问对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那人笑笑不说话,递了一沓纸过来,祁胜男接过来看了一眼就惊呆了,第一页竟然是自己的简历,教育背景,工作经历都在上面,更不用说什么电话和邮箱啥的了。

     “你这些是哪来的?”祁胜男有些愤怒。

     “要得到这些资料很容易。”对方微笑着回答,是一个穿着休闲运动装的男子,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四十上下的年纪,看起来深不可测。

     “你找我做什么?”祁胜男盯着对方的眼睛,有一种看你要耍什么把戏的意思。

     “你不用着急,你是祁胜男对吧?我们想请你加入我们公司。”对方的眼神很真诚,指了指祁胜男手里的纸说,“下面是前一阵网络上大量转载的文章,是你写的吧?里面的祁亚男是你自己对不?”

     祁胜男低头翻开下一页,才看见自己写的那篇发泄文章就躺在那里,“你们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我加入你们?”

     那个男人并不回答她的问题,笑着从随身携带的黑色资料袋里拿出了一个名片盒,抽出其中一张,双手递了过来,“我叫张小明,是溯源的创始人。”

     祁胜男迟疑了一下,接过名片细看,只见深蓝色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字印着:张小明,溯源工作室室长,后面是电话号码。

     “溯源?你们是做什么的啊?上面也没写,还有你的名字,上面张小明,我怎么觉得是个假名字啊?”祁胜男张口就来,连草稿都没打。

     “呵呵,还真是没有看错,你还真的有做这行的潜质啊。”对方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端起桌上的意式浓缩喝了一小口,看得祁胜男都皱起了眉头。

     “你不觉得苦吗?看着都苦。”祁胜男就快捂着鼻子了。那个叫小明的人微微一笑说,“看来你问题不少嘛,请你继续看下面的资料就能知道你所有问题的答案了,请。”对方伸出双手,做了个标准的请的姿势,祁胜男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对方却也不恼,也附和着轻声笑起来。

     祁胜男难耐好奇,翻过自己写的那篇文章,看见了还有两页资料,上面写着:溯源工作室,CD为数不多正规注册的私人侦探调查机构。看过了所有的资料,上面不仅介绍了溯源的经营范围,还写上了曾经调查成功的案例。

     看完后,祁胜男终于明白了,对方大概找她就是看了她的文章觉得她有潜质做侦探,所以调查到了自己的电话,约自己出来,想拉自己下水。

     她歪着头看着对面的小明不说话,上上下下打量着,而那个叫小明的人和她对视了很久以后说,“好吧,你赢了,我叫张朝风,张小明是我的化名。”祁胜男倒是被吓了一跳,“什么?”

     “你还真是做侦探的好胚子,我都栽你手里了。”对方却又笑了起来,“我仔细看了你写的这篇文章,觉得你适合做我们这一行,后来我们发现你现在在找工作,于是,我们决定邀请你加入我们。”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祁胜男笑着端起点的热牛奶喝了一大口,瞬间一半就没了,对方又笑起来了。“你笑什么啊?”

     “你上嘴唇上沾了牛奶。”对方笑得很是开心,祁胜男听了立即拿出包里的小镜子一照,我的天,还真的是,上嘴唇一圈白白的牛奶沫,很是滑稽,想到被陌生人看到了自己的窘态,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你还真是可爱啊,那个叫田然的男人太没福气了。”张朝风看她红着脸很不自在,一口气喝光了自己的意式浓缩,说了这么一句。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听张朝风提起田然,祁胜男更局促了,那篇文章引起了海啸般的后果,到现在她的微博粉丝都超过五十万了,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如今听人又提起,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我只是想记录一下狗血的经过,没想到会遇到那样的事情。”

     “这些都不重要,我们现在邀请你加入我们溯源,你看你有什么想法?”张朝风问。

     “没有想法。”

     “没有想法?”对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从旁边的黑色资料袋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她说,“不用着急回答,这里面是我们最近新接的一个案子,你拿回去看看,给你一星期时间,一周后给我回复就行。”

     祁胜男被震惊了,“你这样不怕泄露你的委托人的秘密吗?”对方看着她,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你一定要好好考虑,不做这行太可惜了,至于你刚刚的问题,你回去看看案子就知道了。”对方站了起来说,“感谢你今天出来会面,我会期待你的回复,不要让我失望哦。”说完还伸出手来说,“来,一定要握个手。”

     祁胜男也跟着站了起来,把出了汗的手在裙摆上蹭了蹭,才和张朝风轻轻握了下手,张朝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轻轻晃了晃,就抽手了,说“不好意思哈,我一会儿还约了人,今天我们的会面就到此为止吧。”祁胜男点点头,等着对方先走,没想到张朝风站着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说“我送你。”

     从咖啡馆出来的祁胜男一直在蒙圈,但又不好在大街上看资料,于是立即走到了不远处的人民公园,找了个没人的椅子,拿出档案里的案子来看。案子叙述很简单,A城的女子徐小珍失踪已经六年了,家里人等一开始可以立案就报警了,也一直在寻找,但至今还是没有徐小珍的下落。徐小珍的家属提供了一些资料,一些徐小珍失踪前的照片,徐小珍失踪后警察的查找经过和结果,里面有警方对徐小珍失踪前见过她的人的询问记录,还有徐小珍的交际圈子的调查结果,以及各种交通工具的出行查询结果。

     家属的要求就八个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看完后,再看张朝风给自己的溯源的资料和自己的简历和文章,她觉得哭笑不得。前几天

     还有人找她,问她能不能讲讲和田然李春梅之间事情的具体细节,说想把这个事情写成电影剧本,她果断拒绝了。但微博上一直是一种人仰马翻的狼藉,很多的转发,私信,赞,和评论,她看过一些私信,甚至都有人跟她说自己的感情困惑,请她帮忙查一下自己自己的男女朋友或者配偶是否出轨,她觉得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自己只是写下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狗血事情,自己连自己的感情都没能保住,却有人找她商讨感情上的事宜,这不是找瞎子问路吗?

     如今,连侦探这行的人都找到自己了,还邀请自己加入他们!

     她无奈地笑了笑,就留下自己的简历,把其他的纸页全部撕得粉碎,装进档案袋的袋子里,丢进了垃圾箱。

     她在公园里乱逛着,想着最近的找工作频频受挫,也是很烦恼,不想走着走着看见了这绝美的景色,顿时心情好了起来。

     吃过晚饭,一边散步一边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区,却没想刚刚走到小区门口,一个之前一直在小区门口的公示栏前面看文件的人走了过来,她抬头一看,立即惊讶了起来,那人竟是田然。

     田然抓住她的手腕说,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祁胜男用力挣脱,“用不着你管。”并瞪着他“你来这里做什么?”

     田然却不回答,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外走,祁胜男一直想挣脱,但奈何田然抓得很紧,根本挣不脱,只好放弃抵抗,一边走一边说,“你放手,我跟你去就是了。”

     田然看她妥协了,就放轻了手上的力气,但依旧没有放手,只拉着她来到一辆白色的车前面,打开副驾驶就让她进去,祁胜男顺从地进去了,田然关上门,从前面绕到驾驶室门口,就坐进了车里来。

     “你买车了?”祁胜男觉得车里的空气都要结冰了,田然面无表情,也不说话,直接就发动了车子。

     田然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没听见,没有回答问题,用眼角瞟了她一眼,也没说话。

     “你要带我去哪里?”祁胜男看向田然,田然的脸一直没有表情,但她看到了田然的耳朵在慢慢变红,那说明他是一直在忍着情绪,每次他开心或生气但隐忍不发的时候,他的耳朵和脖子就会慢慢变红。

     田然依旧没说话,外面的地方渐渐有些眼熟了,慢慢地车停下了,却是前些日子搬离的地方附近。田然停好车,说,“等一下。”然后就下车了,又绕过车前,过来给她开车门:“下来吧。”

     祁胜男看着他,他依旧面无表情。于是就不再看,起身要下车,却不想头撞在了车门口,于是田然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地疯狂大笑起来。

     “笑个屁啊!”祁胜男揉着被撞的地方,推了田然一把。田然关上车门,锁了车,说,走,跟我去吃饭。

     “我吃过了。”祁胜男还在揉被撞的脑顶,那里已经冒了一个包出来,最近老是被撞,真是流年不利,今天又遇见这个麻烦鬼。

     “那就看我吃。”田然拉起她的手,霸道的说。

     前几天七夕的时候,田然突然用陌生电话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已经从新疆调回来了,要陪她过七夕节。祁胜男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们早就分手了。”

     “我有同意吗?”田然的霸道又露了出来,以前祁胜男犹豫的时候,总是被田然霸道地做了决定,并且让她放心,有我呢,跟着我就行,他经常那么说。

     其实,祁胜男以前之所以会有以后想依赖田然的想法,也是这些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不仅细心温柔,会敏锐地体察她的想法,还会霸道地替她做决定,她觉得安全感爆棚,放心地去爱去相信他,却不想他给自己了一个永生难忘的七夕节礼物。

     祁胜男本来以为不接电话就可以了,田然就没办法了,没想到田然却找到了她新租的小区,还直接到家门口敲门,为了不影响同租的室友,她只好出去。

     田然没有问她任何问题,径直带她去了元旦的时候,他带她去的第一家餐馆吃饭。祁胜男说自己根本不饿,田然却根本不听她讲,点了和元旦一模一样的餐食,端过来,坐在祁胜男右边,牵起了她的右手。

     祁亚男是从小的左撇子,吃饭写字都是用左手,以前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坐在一排,祁胜男的右手拉着田然的左手,然后祁胜男用左手,田然用右手,一起吃东西。

     祁胜男立即想撇开,却不想田然握得很紧,没能成功。“别人都看着呢。”田然小声说。

     祁胜男只好不再挣扎,静静地被抓着右手看他吃完了饭,才一起出来,田然没说任何话,默默送她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区,说,回家注意安全。

     原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却没想就是出去看他吃饭,祁胜男于是放下心回去了。

     今天又来找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还把自己拉到他租的小区附近,又是要干什么。

     田然说完“我同意了吗?”之后,就拉她去了附近的一家串串店,看他一串一串地吃,她在旁边翻着白眼。

     吃完后,田然拉着她去了之前租好的家,里面还是祁胜男走之前的模样,祁胜男费力做的摆设还在原来的位置,都没有变动。

     “搬回来吧。”田然从后面搂住她的腰。

     “不。”祁胜男看着自己用心布置的家,扭着脖子到处看。

     “扔了这些吧,然后退租吧,你搬回你爸妈家。”祁胜男走到餐桌边,摸着餐桌上的花瓶,里面是已经枯萎的玫瑰花,是七夕那天田然非要给她,被她丢在小区门口的那束。

     “不想回去住。”田然依旧橡皮糖一样黏在背后。

     祁胜男没有再说话,耳边是田然的呼吸声,很急促,两只手也开始不老实地上下游移。

     祁胜男抬手就是一巴掌,“干什么呢?!”

     “今晚别回去了,睡这吧。”

     “做梦。”

     田然死活不放手,祁胜男拿大拇指和食指的指甲轻轻揪住田然左手上的虎口,轻轻那个一扭,田然龇牙咧嘴地放开了手,“狠心的女人。”

     祁胜男立即夺路而逃,却不想田然忍着痛又捉住了她,把她推着抵坐在了沙发上,接着整个人压到了她身上,一只手捉住祁胜男的两只手腕举在头顶,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脸不让动,然后田然小巧的嘴唇就压了下来,盖在了相比之下祁胜男比较大的嘴上,呼吸甚是急促。

     “你要做什么,我们都分手了。”趁着田然舌头被咬了一口,疼得龇牙咧嘴吐气的间隙,祁胜男大吼,却不想这句话刺激到了田然,“我没答应就不算分手。”

     完了,又要被吃干抹净了,看来要早点搬家或者离开CD了,祁胜男无奈地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时,祁胜男发现自己身上裹着毛巾被,很是整齐,被裹得像一个粽子,身上被捂得出了一层薄汗,她起来到处都没见到田然的身影。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立即在客厅沙发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抓起包就跑,却没想在三楼和二楼的楼梯口撞见了田然,又被抓了回去。

     吃完田然买回来的早餐,祁胜男说:“我得回去准备一下,今天有个面试复试,很重要。”田然问,“什么公司,周六还会面试?”

     祁胜男一愣,“今天是周六吗?”

     田然玩味地一笑,“你自己看啊。”

     祁胜男并没有看,她强装镇定地说,是个侦探公司,所以不分周六周日的。

     “是吗?”田然一脸怀疑。

     “不信拉倒。”祁胜男并不再解释,起身想走。

     刚刚走到门口,田然堵在了门前,“我陪你去。”

     祁胜男本想拒绝,却被拉到了车上,“地址是哪里?”

     祁胜男想起所有的资料全被自己丢在了垃圾桶里,发愁怎么说呢,突然见包里有一张深蓝色的卡片,摸出来一看,“耶!在这里!”居然是张朝风的名片,照着名片念了地址,田然没说话,一个油门就上路了。

     在路上偷偷给张朝风发信息说想今天来公司谈谈,张朝风很快回复说,自己就在办公室,随时欢迎她去。

     “呼!”祁胜男这才放下一颗心,总算没有被戳穿,不然都不知怎么办了。

     到了名片上的地址附近,找了很久才找到,那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小楼,很高,有点像欧式的石头房子,还有很多阁楼,只是楼身的颜色黑黢黢的,西南面的墙上全是爬山虎,外面看上去很是破败,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张朝风听说她到了,就说来接她。

     很快,破败的小楼中间的那扇门开了,张朝风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招手示意她进去。田然看她被接进去,发微信说在车上等她。

     张朝风有点出乎意料,“你这么快就想好了?”

     “嗯,想好了,我不会加入你们。”祁胜男立即回复。

     “你确定?你现在租房子已经花了你身上的三分之二的钱,现在都毕业两年了,你确定如果一直找不到工作的话,你的钱还够用吗?难道还要向父母要钱吗?”张朝风却说了这样一番让祁胜男目瞪口呆而戳中心口的话。

     “你为什么会对我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

     “因为我是侦探。”对方云淡风轻。

     “你凭什么调查我啊!”祁胜男很生气,“我要去告你侵犯隐私权。”

     “我只想你留在我们公司。你现在不是也在找工作吗?为什么不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呢?据我所知你已经面试了十几家公司了,都没有被录用,我们愿意现在就录用你,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张朝风转动着手上的钢笔,不疾不徐地说。

     “你们这里这么破落,能出多少工资啊,你既然知道我现在没多少钱。”祁胜男只好胡说一气,她想应该这是他们的死穴吧。

     “你想要多少?”张朝风反而问她。

     “一万。”祁胜男伸出一个手指头。“月薪。”

     “你别逗了,你面试的那些职位每个月撑死给你四五千,你在我这开口就要一万。”

     “那两万。”祁胜男开玩笑地加上了一个手指头。

     “好,可以,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张朝风喝了一口茶,竟然同意了。

     “你脑子瓦特了吧?别逗了,一万不行,两万?”祁胜男哈哈大笑。

     “没有,我们这里月薪最低是两万起步,其他的看案子提成。”

     “我靠!”祁胜男站起来爆了粗口。

     “愿意加入我们吗?”张朝风再次问。

     “好啊。”祁胜男拍了桌子。

     “行,那我给蔫兔说一下,明天给你安排办公室和宿舍。”张朝风露出了早就知道你会答应的笑容,把钢笔放回桌上的实木笔筒里说。

     “还有宿舍?”祁胜男的张开的嘴巴基本上可以塞一个茶叶蛋。

     “是的,楼上空着好多阁楼,晚上回不去的时候,和不想回去的时候,可以住宿舍。”

     “那你这个溯源工作室一共有几个员工啊?”

     “加上你和我,一共四个人。”张朝风笑着。

     “男的女的?”祁胜男还想问。

     “其他问题,明天早上蔫兔会告诉你的,早上九点半来这里就行,我会跟他讲。”

     “哦,好的,谢谢了。”

     “别客气,明天见。”

     “再见。”祁胜男出门关上张朝风办公室的门,“我竟然答应了?这是真的吗?”她一边轻抚胸口,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那扇破落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