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别假惺惺
    正在难过得撕心裂肺的时候,蔫兔竟然来电话了,“喂?”祁亚男还带着哭腔。

     “快过来吃饭吧,我一个人吃不了。”原来蔫兔跟着杨军同在金园饭店吃饭,结果杨军的老婆宋姐出现了,两口子一起吃完饭离去,而蔫兔一个人点了很多很多菜,一个人吃有点浪费,于是打电话喊祁亚男一起过去吃。

     无论多么痛苦,或者难受,只要有好吃的,心情马上会阴转晴,何况是在金园饭店,祁亚男欢脱地冲出酒店打车奔赴餐桌。

     十分钟不到,出租车已经停在了金源饭店楼下,祁亚男风一般地到达了二楼,却见蔫兔在一个角落,点了六个菜,吃饭的背影很是神圣。

     祁亚男坐在蔫兔对面,蔫兔递给她一只空碗和一双筷子。

     “他们呢?”祁亚男拿着筷子问。

     “走了。”

     “宋姐也来了?”

     “嗯,一起吃过走了。”

     二人不再言语,埋头苦吃起来。

     下午的时候,祁亚男换了蔫兔,蔫兔回去休息,祁亚男去跟着杨军汽车的定位仪蹲场。杨军一直在自己的公司里未见出来,祁亚男也在对面大厦的咖啡厅灌了无数的咖啡。

     正无聊呢,微信传来提示音,打开一看,是田然发来的信息:老婆,什么时候回来,老公想你了。

     祁亚男看到这里,中午吃的大餐差点都从胃里跑出来,她极力忍住自己的恶心,回复了一条:我不回来了。

     田然在那边问,为什么。

     祁亚男想了想,想起了那曾经他用来堵自己嘴的话:不为什么。

     却不想田然的脸皮果然够厚,他问:不为什么是为了什么。

     祁亚男并未再回复,而是把手机丢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没过几分钟,电话自己唱起了歌曲,祁亚男将铃声按成了静音,并不接电话,如此反复三次后终于安静了。

     祁亚男点开李秋梅的微信,问李秋梅:你和田然现在怎么样了啊?

     李秋梅几乎是秒回:我已经将他全面抹杀,他再也找不到我的人了。祁亚男说,我也想这么做,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

     看你自己吧,我反正放手了,你也可以选择和他在一起。

     看着李秋梅发过来的这段话,祁亚男觉得稍微有那么一丁点莫名其妙,就回复了一个问号。李秋梅的账号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却一直没有发过来什么消息,祁亚男想也对,自己的事情,总归还是要自己拿主意,和别人是没关系啊。

     她又点开田然的对话框,你来A市看我吧。

     田然很快就秒回了,内容就一个字:好。

     这一天,杨军没有去农家乐,也没有去谈生意,而是和员工一起准时下班回到了自己家的小区,祁亚男在杨军家的小区门口守着,一直无聊得想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祁亚男迷迷糊糊地正打瞌睡呢,突然听见车窗玻璃上传来笃笃笃的声音,惊醒后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交警服装的年轻人正在看着车里,祁亚男流着口水睡得快把脖子扭断了,那交警手还不停的敲着窗玻璃。

     祁亚男浑身一激灵,直接点火开车一溜烟跑了,剩下那个小伙子在后面大喊:哎,你别跑啊,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不能停车而已啊......

     能不跑吗?我可没驾照啊!祁亚男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大喊。

     第二天早上,祁亚男还在跟周公意淫各种黄粱,突然被手机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拿起来一看,才早上六点多啊,“靠,这是要闹什么幺蛾子?”

     祁亚男挂了电话,电话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祁亚男再挂,再响,再挂。没一会儿,微信提醒又来了,睁开半只眼睛,却见田然发来信息说:我现在到了A市了,你住哪里?

     这几个字的威力让祁亚男瞬间清醒,立即回复:什么?

     回复过后,祁亚男发现,李秋梅在夜里三点十一分的时候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你也不用假惺惺地装作为了我好,一开始明明知道我和田然的关系,你却装作是他同事,然后套我的话,我放手了,你们要不要在一起这种话就不要再来烦我了,无论怎么说,你只是一个入侵到我们感情里的第三者,我不喜欢你,你们也不要再来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