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次日,凝雨揉着脑袋缓缓坐起来,看清周围环境时很无奈的愣了:她不知道自己在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居然还会睡的没有一丝警惕,自己就那么相信蓝鳞家绝对的安全吗?

     没有找到蓝鳞的身影,心里涌起小小的失望关上房门,一转身却发现蓝鳞的俊脸近在咫尺,她往后一跃,低吼道:“你怎么都不出声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还附带着一个大大的白眼蓝鳞则是一脸的无辜样:“冤枉啊,明明是你自己想事情想的太投入,怎么能怪我呢?”看凝雨有发飙的迹象,接着说:“凝雨睡了这么久是不是饿了,我们出去吃饭”

     凝雨正有火没处发,听到这句话心情奇迹般的好了起来,微微一笑,带着绝对的狡黠:“不出去吃,你给我做”她打赌,他绝对不会做饭蓝鳞一听,急了:“真的要我做吗?出去吃多方便”原谅他,他实在是,真的不会做饭啊要知道,长这么大,他都不知道厨房长什么样

     谁知凝雨的倔脾气上来了,看着蓝鳞手足无措的样子,心情格外舒畅故意不满的嘟囔着:“不行不行,外面的不好吃,就吃你做的!”

     “好好好,我做!”蓝鳞被逼无奈,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姿态无奈的走进厨房,看着大大小小的厨具觉得头有两个大了,他只好打电话给于浩宸求救,小声的说:“宸,那个,做饭应该怎么做?”于浩宸大惊道:“不是,你鳞大少居然要做饭?哦~我知道了,是凝雨让你做的,听好......”

     于浩宸在电话中传授着,外面的凝雨不放心的走在厨房门外,忽然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她一惊,不确定的问蓝鳞:“鳞,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啊,我进去帮你”蓝鳞连忙说道:“不用不用,你就在外面乖乖呆着”

     在他的意识中,凝雨只是一个要受保护的女孩,一定不会做饭,那就让他一个人受罪就好可是他不知道,凝雨除了杀人、开车之外,做饭也是一绝

     凝雨听到蓝鳞的话,确定他不会有什么事,正要半信半疑的走开,手机铃声又传进耳朵:“修,什么事”凝雨的语气恢复一贯的平静冰冷“主,是萧薇儿,她是银域的杀手,奉命暗杀欧阳凌风”修温润的声音传来

     她就知道,萧薇儿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把她带回冰魅,交给汐处理,她明白的”(在凝雨美叶不在总部时,汐管理帮派及产业澈管理雨叶集团)凝雨的声音愈加冰寒接着利索的挂断电话

     处理掉这个人,月和哥哥就可以没有顾忌的在一起了

     不一会,蓝鳞端着一盘黑乎乎的东西从厨房出来脸色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雨,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吃,不然还是扔了,咱们出去吃...”话中已是带了恼羞成怒谁知凝雨没有等他说完,一把抢过来,拿起筷子就往嘴里送,一边还在说:“能不能吃吃了就知道了,等出去我就饿死了”

     往嘴里送进一口她蓦地呆住了,实在是太难吃了,自己实在是高估了动手能力不强的鳞大少了不经意的抬眼,看见蓝鳞手上点点烫伤,心中一阵心疼嘴里连连说着:“好吃,好吃”蓝鳞不相信的问道“能吃吗?”接着就去抢凝雨手里的碗,凝雨避过蓝鳞抢夺的手埋怨道:“我饿了,你都不让我吃”顺便抛去一个哀怨控诉的可怜表情以最快的速度吃完,跑上楼大吐特吐

     蓝鳞看着凝雨几近落荒而逃的背影,回到厨房不顾满地狼藉,直直走向那一锅黑黑的不知名的饭,尝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这么难吃,凝雨怎么吃进去的?这吃进去胃怎么受的了,他可不想自己刚出院,凝雨又进去想着就是心如刀绞,凝雨,真是他蓝鳞的劫,这样的凝雨让人如何不爱?

     这一次蓝鳞没有猜错,刚吐完的凝雨胃里一阵绞痛,在父母去世后,凝雨得了严重的厌食症,在风照顾她的两年里稍稍有些好转在风走后,厌食症好的差不多,可是一直胃不好,吃饭很少,也很讲究想她堂堂冰魅宫主什么时候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蓝鳞跑上来时就看到凝雨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瘫倒在床畔绝美的脸皱成一团,像是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蓝鳞吓得赶紧跑过去,极尽轻柔的把凝雨抱起来放在床上,柔声问道:“雨,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告诉我啊,我去,我去叫医生来”蓝鳞紧张的口不择言正要起来却发现凝雨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

     凝雨虚弱的张开嘴:“别去了,一会就好了,你陪我......”蓝鳞不得已又躺回床上,大手轻轻的揉着凝雨的胃部,为她缓解着疼痛一边心疼的说着:“难吃就别吃了,我又不会怪你,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非要勉强......”蓝鳞在喋喋不休中发现凝雨一句话都没有说,慌乱的低头才发现凝雨已经睡着了,如玉般的小手紧抓着自己的领口,让他无法离开

     蓝鳞看着这个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心中又是一阵疼痛算了,反正晚上在沙发上没睡好,就趁这会儿补眠!蓝鳞心安理得的搂着如易碎瓷娃娃一般的凝雨,准备进入梦乡去找周公凝雨的小脑袋往蓝鳞的怀抱深处蹭一蹭,如同小猫一样可爱

     蓝鳞睁眼看着这难得的美景,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她的凝雨,真是可爱呢这么美好的女孩子,是他蓝鳞的,这种感觉,真好!

     蓝鳞带着这样的念头,脸上挂着傻傻的笑,眼中满是能淹死人的温柔宠溺入睡

     如果,能一辈子就这样,未尝不是件好事他在最后一个念头闪过后彻底把自己陷入梦乡